開眼eWeekly ﹥Content

《勇敢復仇人》酸辣美學


昏迷前,只有男友得以剝開她的衣服,恣意撫慰親吻;昏迷後,衣服被人剪開,肉體有人翻動磨磳,意識無法判明是誰在行動,肉體的記憶因而甦醒,卻是迷亂地迷航了。

表現愛情濃烈的手法很多,尼爾.喬丹(Neil Jordan)在《勇敢復仇人》中卻選擇了最不合宜的時分,表現最濃烈的思慕。


場景是在醫院的急診室。


即將結婚的女主角茱蒂.福斯特偕同男友去公園溜狗,卻在公園的假山隧道中遇到惡漢襲擾,男友被打死,她被打暈,警方接獲報案後,火速將她送醫。


渾身是血的茱蒂,傷勢有多嚴重?醫生不知道,剪接她的衣服,緊急治療,實屬必要。但是神思恍惚之際,茱蒂卻覺得是男友在解他的衣褲,親吻撫摸她的身體。


這種極不協調,極為矛盾的情緒很像猛然喝了碗酸辣湯。


最悲哀,也最緊急的時刻,為什麼心頭卻會想起最甜蜜的時光?


這是既悲又酸的荒謬美學。不協調的對比,不合宜的場合,絕對比正常的論述與表現,更能吸引人心。急救就是急救,出人意料的對比影像,反而逼使觀眾去審視面對茱蒂的心。


昏迷前,茱蒂關心的是自己和男友的安危,懸念無解,即使奄奄一息,卻還掛念著對方,不能說出口的,只能在腦海裡奔跑的,都是愛。


昏迷前,只有男友得以剝開她的衣服,恣意撫慰親吻;昏迷後,衣服被人剪開,肉體有人翻動磨磳,意識無法判明是誰在行動,肉體的記憶因而甦醒,卻是迷亂地迷航了。


不是以前曾經蜜甜濃烈,肉體不會銘刻這款觸摸的記憶。正因為這樣愛過,一旦人事全非,茱蒂的心頭才會湧現排山倒海的悲愴巨浪,再難分辨究竟是不捨、召喚、或者祈禱了?尼爾.喬丹的電影美學把演員和觀眾都逼進了生命的死角中了。


康復後的茱蒂回到兩人同居的公寓,唱盤上還是昔日兩人聆賞的情歌,再聽一回吧,茱蒂放下唱針,音樂響起,男友的肉身魂魄似乎又在臥床空間上復甦了起來,可是才剛蜜甜,隧頭的噩夢片段立刻就插隊進來,讓人驚慌,讓人不想再面對。


歌不能再聽了,消失的何只是男友?還有那段記憶。恨的陰影就這樣悄悄吞噬了茱蒂的心靈。


人都愛過,人都痛過,尋找新的美學,如何讓很難再有新意的愛與痛,凝聚重新讓人咀嚼回味的能量,其實考驗著所有的影像創作者,尼爾.喬丹的錯置美學,就是一張漂亮成績單。

作者:藍祖蔚 【藍色電影夢】

本期焦點-【v.136】 2007/0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