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金馬57《醉好的時光》:一醉解千愁?


《謊言的烙印》導演新作《醉好的時光》,沒有前作的低氣壓,影片情調幽默風趣。話說,《醉好的時光》有讓我想起黃信堯導演的《同學麥娜絲》,兩部片的主角剛好都是中年大叔、都卡在不上不下的生活中。

「人類天生就欠缺0.05%的酒精。」

四個中年教師:馬汀、彼得、湯米和尼可萊,事業停滯不前,學生上課總是興趣缺缺。他們突發奇想,每天上課前小酌幾杯,讓自己放鬆也讓教學更有趣。由於學生反應熱烈,馬汀等人食隨之味,酒越喝越多,行徑也越來越瘋狂...

「我是不是變無趣了?」

謊言的烙印》導演 Thomas Vinterberg 新作《醉好的時光》,沒有前作的低氣壓,影片情調幽默風趣。電影探討中年焦慮。酒精麻醉思想,讓馬汀等人得以短暫掙脫生活中的規矩,重返青春般無憂無慮的心境。然而酒精帶來的快樂只能短暫存在,為了抓住稍縱即逝的「活力感」,只好越喝越兇,最後有了上癮的危機。

醉好的時光》讓我最有感的三場戲,一是四個大叔聚在一起喝酒聽音樂,齊聲讚嘆音樂的美好,彷彿好久沒能好好靜下心來聽首音樂,「享受」音樂;一是開始固定飲酒後,馬汀說自己清醒時也很快樂,他說:「我好久沒有感覺這麼好了。」;一是馬汀與妻兒一起去露營,妻子對丈夫變得熱情感到訝異與驚喜,她有點感慨的說:「我想念我們...很久了...太久了。」



這三場戲不約而同點出相似的困境,馬汀等人(包括妻子)最大的困境不是肉體的老化,而是精神的衰老,失去了對生活的「想像力」,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毫無激情的「活著」。另外,電影裡無所不在的酒類飲料,誘惑著主角們再喝一點再喝一些。事實上,酒精並非惡魔,真正的魔鬼是選擇活在麻痺人生中的自己,放任生活從有點問題、變得糟糕、變得無法挽回。如果無法看清這個真相,便會一再臣服在酒精的誘惑之下。

唯有認清現實(坦然面對問題),才能像邱吉爾一樣,把酒精飲料視為工具(飲酒不是要逃避而是嗜好),而非一頭無法掌控的野獸。畢竟,喝茫了也只是麻痺人的感官,問題的真正根源並未被剷除,只是收藏在酒精的背後,假裝看不見罷了。《醉好的時光》從一群青少年的環湖飲酒競賽揭開電影序幕,又以環湖飲酒競賽收尾,暗示依賴酒精(或其他物品)來逃避問題的不只是劇中的四個老師,而是從年輕世代便開始培養起的「習慣/惡習」......

話說,《醉好的時光》有讓我想起黃信堯導演的《同學麥娜絲》,兩部片的主角剛好都是中年大叔、都卡在不上不下的生活中、都為了改善現狀而努力(但也都嚐到挫敗)等。然而,《醉好的時光》沒有《同學麥娜絲》的悲觀,它最終收拾起自憐,不再逃避問題,勇敢地「跳」出下一步。

最後,一,丹麥一哥(Mads Mikkelsen )的演技精湛依舊,只是跳起舞來,實在看不慣,肢體動作有點僵硬;二,電影對腦波很弱的人很有影響力,看完《醉好的時光》,決定晚上要來好好喝幾杯紅酒,讓自己茫一下!

作者:香功堂主 【香功堂】

本期焦點-【v.784】 2020/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