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猩球崛起:終極決戰》衝突感動最終章:解你的猩猩臉盲症


讓人幾度潸然淚下又破涕為笑的《猩球崛起:終極決戰》,描繪的不只是異族間的戰爭,同族間甚至是個體的內心交戰,如實反映衝突、感情並存的社會。本文還將介紹成功牽動觀眾悲喜情緒的角色們,了解其關係和象徵意義,就算有猩猩臉盲症也不用怕。

猩球崛起》(2011)來到最終章《猩球崛起:終極決戰》(2017),首集以凱撒的誕生帶來猩族覺醒(崛起)的契機,續集《猩球崛起:黎明的進擊》(2014)點出和平與戰爭只在一念之間,以及異族間、同族間的複雜情感。最終章沒讓身為猩迷的筆者失望,使人幾度潸然淚下又破涕為笑,上一集複雜的情感仍在,並延展為更具張力與矛盾的「動物性」交戰(以《猩球》系列來講更為廣義的「人性」)。

不只是異族間的戰爭:每個人心中都有凱撒與柯巴

敵我不同,但交換立場後彼此所要的其實一樣。在龐大的生存需求與物競天擇下,渺小的動物選擇「理性」多一點還是「感性」多一點,或者將某一方發展到極端,才是導向相異未來的關鍵。

此次的交戰不只是異族間的戰爭,更包含同族間的背叛和交鋒、個體的內心拉扯,以及猩流感的蔓延和突變、大自然的反撲。「戰爭不是由我而起。」凱撒堅定道出的那句話,說明生存的一切,他想保有物種平等、不被恣意剝奪的生存權。身為猩族領袖,他多出來的是保護猩族的責任,但他亦是丈夫與父親,無法永遠保有不感情用事的理性。



愛恨同根生,建立於信任的達成或毀滅。凱撒的昔日夥伴柯巴從小被人類抓去做實驗而痛恨人類,凱撒則曾擁有人類關愛的成長歷程,因此凱撒可以相信人類仍有善的一面,柯巴只能看見人類惡的一面。直到恨與恐懼點燃對立的火苗,消磨異族間、同族間脆弱的信任,一發不可收拾,演變成凱撒決定步上復仇之路的局面。



「我跟柯巴一樣嗎?」過程中,凱撒內心不斷掙扎自問,死去的柯巴因而陰魂不散的出現。其實每個人心中都有凱撒與柯巴,只看被何種外在情境所觸發,觸發後誰將戰勝誰。而上校對於生存理念的堅持,何嘗不是另一場內心交戰的極端發展。上校對凱撒丟下一句「你太感情用事了。」對比他當下走火入魔的理性,其實正因過去他曾受感情用事之苦,而決定拋下感性,擁抱讓他目標明確、純粹,不再傷痛的理性。



社會的倒影:異同的衝突與感動

猩球崛起》系列之所以迷人,是任何人都能從中看到社會倒影的真實面,小至族群大至國族,人們看似不同,從另個角度切入又是如此相似。假若抽掉得讓人們區分甚至對立彼此的某樣本質(種族、階級、性別、國籍……),或許還是能擁抱、尊重彼此。《猩球崛起》系列以「跨物種」這般極大化的差異,描繪社會關係的衝突與感動,《猩球崛起:終極決戰》則將這兩者正負情感推向極致。

因為相異,而以弱肉強食的野蠻法則欺壓它族;儘管相同,仍因抱持不同信念、自私或恐懼分道揚鑣,甚至成為敵人。但仍能看到為了同伴挺身而出、犧牲的深厚情誼;儘管物種不同,也願意以小小的舉動給對方安全感與歸屬感,甚至為敵方的陣亡心酸落淚。這並非矯情,而是知道撇開立場不同,其實彼此沒有不同,都是為了珍視的事奮鬥,只差在是否把事做絕了。


三分半帶你回顧《猩球崛起》系列,進入最終章

觀後專區:解你的猩猩臉盲症

猩球崛起:終極決戰》做了讓觀眾滿足的ending,過程中出現的角色們也各個有血有肉,成功牽動觀眾的悲喜情緒。這邊為大家記下筆者忘不了的猩猩、人類們,了解角色關係和其象徵意義,就算有猩猩臉盲症也不用怕。不過由於絕對會牽涉到劇情,還沒觀影的朋友若想保留驚喜與初識感,請觀後再看。

凱撒家族

凱撒在《猩球崛起:黎明的進擊》中建立家園,和克妮莉亞結為夫妻,並生下長子藍眼。到了《猩球崛起:終極決戰》,藍眼已長成能為猩族尋覓下個家園的青年,身邊多了需要被照料的弟弟克里利斯,以及在危急時刻能臨機應變的聰慧愛人蕾克。蕾克和克妮莉亞一樣,會在頭上戴著羽毛飾品。


左圖:克里利斯、凱撒、克妮莉亞。右圖:藍眼、蕾克

凱撒的忠臣夥伴

紅毛猩猩莫里斯可說是凱撒從《猩球崛起》以來的心靈摯友,他的智慧總能安撫凱撒迷失方向的心。洛基是凱撒的得力助手,有勇亦有謀的他以計謀進入敵營,才得以和凱撒共謀出路。金剛盧卡看似憨直勇猛,其實有顆柔軟的心,他為人類女孩別上花朵,以單純而真心的行動化解異族間的隔閡。壞猩猩則和凱撒一樣,會講一口流利的語言,曾在動物園生存的他因為生性頑皮,被人們叫「壞猩猩」而得名,他的出現為具有悲壯色彩的《猩球崛起:終極決戰》增添不少趣味,是幾度讓筆者破涕為笑的大功臣。


左圖:莫里斯、盧卡、洛基。右圖:壞猩猩

其他猩猩的象徵意義

在《猩球崛起:終極決戰》與人類同陣營的金剛雷克斯是為了求生存拋下尊嚴的代表之一,本屬凱撒陣營的白毛金剛冬天則是雷克斯的前身—「恐懼」。恐懼是面對敵方威脅時的必經關卡,需要勇氣與智慧才有機會勝出,一旦臣服於恐懼,能支撐自己活下去的只剩「自私」。沒有人不自私,只差在成分的多寡,因此能看到被人類恣意使喚、貶低稱呼為「驢子」的雷克斯,其實內心也有擺盪,數度猶疑的眼神透露出他無法同上校那般走向極端。


左圖:雷克斯。右圖:冬天

人類

上校不是部份英雄電影裡非白即黑的大反派,儘管無法認同其極端行徑,他的過往與深藏的情感仍是有溫度的,因而使這個重要度僅次於主角的反派,更具立體感與說服力,同時讓人自問:「為了維護信念、顧全大局,你願意犧牲多少?」。

人類女孩諾娃是猩流感突變者,失語的她代表著「異族能相知相惜、互相尊重」的情感延續。《猩球崛起》照顧凱撒的科學家威爾、《猩球崛起:終極決戰》主張和平共存的水壩工程領導人,都讓凱撒相信人類有良善面的存在,可惜終究得分離。《猩球崛起:終極決戰》諾娃的出現或許得以彌補遺憾,給予所有生命和樂共處的希望。


左圖:諾娃(盧卡為諾娃別上花朵的那幕筆者超感動)。右圖:上校

作者:Joanna

相關文章


本期焦點-【v.610】 2017/0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