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小飛象》演員們的平行時空


電影劇情大半在預期中進行,不過有融入些專屬於提姆波頓導演的「觀點」,故事令我想起導演之前的《黑影家族》或《怪奇孤兒院》或《剪刀手愛德華》等,都是外表不被大眾接受的角色,找尋心靈的避風港(夥伴),同時找到自己的內在力量。

「牠看起來不太神奇。」
「光憑外表看不出來。」

霍特和妻子安妮是麥迪奇兄弟馬戲團台柱,表演雙人馬術,他們育有兩個孩子米莉和喬,一戰爆發後,霍特接受徵召入伍,戰爭期間,霍特失去一隻手臂,安妮則因病過世;戰爭結束後,霍特重返馬戲團,受命照顧團長剛購入的母象珍寶,珍寶生下一頭外型奇異的小象呆寶,呆寶有著一對巨大耳朵;米莉和喬在照顧呆寶過程中,發現牠的飛行能力,馬戲團團長留下呆寶,並將不具商業價值的珍寶賣掉;飛天大象引來夢想國遊樂園老闆范德維爾注意,他提出高價與麥西合夥,內容全面升級,打造更華麗精緻的馬戲秀,包括讓空中飛人女郎柯蕾騎乘飛天象的噱頭,以吸引更多觀眾入場;究竟,呆寶能否與母親再次重逢、霍特與子女的感情會有什麼波折、范德維爾的全新馬戲會否獲得成功?

提姆波頓(Tim Burton)導演的《小飛象》比我預期的好看,故事令我想起導演之前的《黑影家族》或《怪奇孤兒院》或《剪刀手愛德華》等,都是外表不被大眾接受的角色,找尋心靈的避風港(夥伴),同時找到自己的內在力量;小飛象與霍特一家是對照組,呆寶的奇異大耳朵,對照的是失去手臂的霍特面對他人眼光的不自在,電影裡,呆寶需要羽毛的幫助才能飛天,但飛天是呆寶與生俱來的能力,無需羽毛的幫助,一如本是馬術師的霍特,即便失去一隻手臂,他依然擁有騎乘與駕馭馬兒的能力;此外,呆寶失去母親,對照的是米莉與喬的處境,出於對母親的思念,使得姊弟倆得以理解並願意幫助呆寶尋母;而呆寶的特異能力,呼應的是米莉對科學的興趣,他們都在擁抱真正的自己前,受到外界異樣眼光的批評與打壓;霍特與呆寶關係的改變(逐漸學會信任),其實也是霍特與女兒關係的改變。

「你的孩子不需要你完美無暇,他們只要你相信他。」

再者,麥西和范德維爾都是貪婪的商人,眼中只有財沒有感情,前者可以拆散珍寶與呆寶母子,後者可以拆散麥西與他的馬戲團團員,麥西唯有在面臨相同困境,才能真正了解珍寶與呆寶的痛;另外,范德維爾和霍特是兩種(極端)不同典型父親的演繹,前者鼓勵孩子追求自我與不擇手段的成功,後者壓抑孩子的發展空間,既是控制也是關愛,夾在兩種教養之間,探討新世代日後會變成怎麼樣的大人(不擇手段的商人或是壓迫式的大人),我們從片尾眾人齊心帶領呆寶找到自由,訴說的正是米莉與喬未來的不同出路與新的發展性。



「千萬別讓別人說你做不到什麼。」范德維爾。

整體來說,《小飛象》拍的算中規中矩(結局收得有些草率),它的畫面眩目迷人,原版動畫的粉紅大象遊行被改成唯美的夢幻泡泡球、小飛象第一次在眾人面前飛翔時,我想起《外星人》飛向月球的經典場面,單純又美好的夢(其實看得有些熱淚盈眶);電影劇情大半在預期中進行,不過有融入些專屬於提姆波頓導演的「觀點」,例如范德維爾說:「現代娛樂不是我們去找觀眾,而是讓觀眾自己來找我們。」、范德維爾提議跟麥西合夥(但掌控權在范德維爾手上),他開出的條件之一是會保留麥西馬戲團的所有團員,雙方合作未久,范德維爾便下令開除麥西的團員,因為他們沒有「價值」,留著只會佔用資源;想想,夢想國遊樂園根本是暗黑版的迪士尼樂園啊(看向每一部漫威電影的超級收益、以及收購福斯後,迪士尼可能的裁員動作),想來,只有迪士尼可以這樣老神在在地酸自己,觀眾依然繼續捧場他們家的電影!

最後,《小飛象》的演員選得有意思,有種「同一個角色的不同平行時空發展概念」:飾演霍特的Colin Farrell,他的角色像是《大夢想家》裡的父親一角延續,但最後有一個好的結局(順利振作);飾演柯蕾的Eva Green,她在《怪奇孤兒院》裡會化身成飛鳥,而在《小飛象》裡,即便沒了翅膀,依然借助道具或小飛象幫助,繼續在空中翱翔;范德維爾是個愛將別人家的東西佔為己有並且打磨的更有噱頭擴展出更多商機的貪財(聰明)商人,嗯,這不就是Michael Keaton在《速食遊戲》裡的角色翻版嗎(只是把麥當勞改成馬戲團);至於飾演馬戲團團長的Danny Devito,這不是他第一次在提姆波頓導演電影裡演馬戲團團長囉(另一部是《大智若魚》)。

最後的最後,夢想國大馬戲團表演項目之一:粉紅象巨大夢幻泡泡秀!覺得大象能在空中飛翔很神奇?我反而覺得彩色泡泡能夠在空中跳舞、融合、變形更神奇,哈哈。

作者:香功堂主 【香功堂】

相關文章


本期焦點-【v.701】 2019/0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