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2019坎城影展:得獎結果分析(下)


今年的評審團不吝大膽予以新秀及好作品鼓勵,主席阿利安卓表示,電影應該要能夠反映現實世界,但這並非唯一的重點,電影本身自己會說話。2019坎城頒獎名單大概是近年來與媒體預期相去最不遠的一次,也算功德圓滿。

儘管《痛苦與榮耀》(Pain and Glory,傳影發行8月上映)獲得極高評價,阿莫多瓦依然無法憑藉該片拿下生涯首座金棕櫚獎,最終由男主角安東尼奧班德拉斯在一片激烈競爭中登上影帝寶座。他飾演頗具名望的導演,健康狀況正走下坡,從一場舊作的放映開始,勾起了過往回憶,現實生活交錯童年記憶、昔日戀情交織慾望啟蒙。全片可說是阿莫多瓦對於自我人生的回望,褪去了以往作品的濃烈張狂,卻多了幾分溫柔的內省與包容,十分動人。

最佳女演員則顯得有些預料之外,頒給了《小魔花》(Little Joe,東昊影業發行)的英國女演員艾蜜莉碧崔( Emily Beecham)。她曾以《達芬妮愛迷走》(Dafne)獲得多項女演員獎,這次飾演一位身兼單親媽媽的科學家,她開發出一種新的植物物種,若是好好照顧,可以讓主人感到快樂,但是除了快樂,似乎還產生了別的影響……。奧地利導演潔西卡賀斯樂以強烈的視覺風格,打造出色彩繽紛的奇幻世界,在敘事及表演則處理得極為冷靜,營造出心理懸疑,日本作曲家伊藤貞司充滿東方元素的實驗音樂,更為全片增添詭異氣息。

法國導演瑟琳席安瑪(Céline Sciamma)以《燃燒女子的畫像》(Portrait of a Lady on Fire,東昊影業發行) 首度入圍競賽,首映後佳評如潮,金棕櫚和最佳女演員都有呼聲,最後僅拿下最佳劇本。影片背景設定在18世紀,諾耶米梅蘭特飾演的女畫家來到一座島上,要為阿黛兒艾奈爾飾演的富家千金畫一幅肖像,短短幾天的相處,兩人間的曖昧情愫也逐漸滋長。看似簡單的劇情,在加入情感細節之後顯得豐厚飽滿。後段千金、畫家與女僕打破階級藩籬,互相扶持的女性情誼亦充滿力量。除了深刻沉穩的劇本,優美如畫的影像、恰如其分的配樂,以及兩位女主角精湛細膩的演出,可說是本屆最揪心的愛情電影,亦毫無懸念地獲得酷兒金棕櫚獎。

伊利亞蘇萊曼睽違十年終於推出長片新作《It Must Be Heaven》,獲頒特別提及獎。他在片中演出自己──一名沒沒無聞的巴勒斯坦導演,並持續展現對巴勒斯坦國族問題的關注。他旅行到巴黎和紐約,希望能為自己的影片找到投資者。在精簡的構圖、短篇漫畫的節奏中,拼貼出巴勒斯坦的日常生活,以及巴黎、紐約的社會文化觀察,幽默口吻其實藏著尖銳諷刺,荒謬的現實令人拍案叫絕。伊利亞蘇萊曼作為一個外來者,試圖在全球化之中探尋自我定位與國家未來。本片同時也獲得了影評人費比獎的肯定。

除了電影本身的藝術成就,能夠反映出政治現狀、社會議題、公平正義的影片,特別受到今年的評審團青睞,主席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亦表示,電影應該要能夠反映現實世界,但這並非唯一的重點,電影本身自己會說話。綜觀今年的得獎名單,昆丁塔倫提諾、泰倫斯馬力克等大師作品雖頗獲好評卻顆粒未收,新人如瑪蒂迪歐普拉德利受到重視,顯示評審團不吝大膽予以新秀及好作品鼓勵,整體大概是近年來與媒體預期相去最不遠的一次,也算功德圓滿了。

作者:Emma Chen

本期焦點-【v.709】 2019/0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