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2019坎城影展:得獎結果分析(上)


奉俊昊《寄生上流》拿下金棕櫚獎,成為史上首位獲得此殊榮的南韓導演,可謂眾望所歸。奉俊昊端出了一部雅俗共賞、商業與藝術達到完美平衡的大師之作,在娛樂效果十足之餘,其實透露了更深層的社會批判。

第72屆坎城影展於5月25日晚間落幕。

金棕櫚獎由奉俊昊的《寄生上流》(Parasite,CatchPlay發行6月台灣上映)拿下,成為史上首位獲得此殊榮的南韓導演,可謂眾望所歸。影片在〈銀幕〉雜誌獲得了3.4的高分,去年李滄東的《燃燒烈愛》也開出了相近的高分,最後卻未獲評審團青睞,僅得到影評人費比西獎。今年由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領軍的評審團看法倒是和媒體影評一致,堪稱近年來罕見。而奉俊昊的確端出了一部雅俗共賞、商業與藝術達到完美平衡的大師之作,得以讓評審團和媒體影評無異議通過。影片描述一家四口過著無業遊民的生活,兒子意外獲得在上流家庭擔任家教的機會,他們開始密謀進入上流家庭,卻牽扯出一連串意想不到的事件。在荒謬喜劇的基調下,逐漸走向懸疑驚悚,層層轉折的劇情令人拍案叫絕又毛骨悚然。奉俊昊用影像將社會階級具象化,在娛樂效果十足之餘,其實透露了更深層的社會批判。

評審團大獎頒給了瑪蒂迪歐普(Mati Diop)的《大西洋》(Atlantics,Netflix發行),這不僅是她的首部長片,更是坎城史上第一位入圍主競賽的非裔女導演。故事關於一對情侶,男子因為建商拖欠薪資不得不出海賺錢,女方則因家庭壓力必須嫁入有錢人家,她盼著男友歸來,神祕事件卻在她週遭不斷發生。影片跳脫非洲電影經常以寫實手法呈現的苦難,添入了驚悚懸疑的奇幻色彩,透過詩意影像,反映當地貧富差異、社會階級等問題。做為長片處女作,《大西洋》的表現不俗,但獲得評審團大獎似乎有點超乎預期。另值得玩味的是,儘管Netflix和坎城之間的問題尚未解決,所出品的影片無法參賽,但Netflix卻在市場展以買片的方式,直接購入了《大西洋》的全球版權。

評審團獎則有兩部影片並列,一部是法國導演拉德利(Ladj Ly)的《悲慘世界》(Les misérables,海鵬發行), 也是以首部長片之姿入圍並得獎。影片以寫實手法,跟隨警方深入巴黎的移民社區,從尋找一隻小老虎開始,引發一連串警察和幫派間的混亂與暴力。拍攝紀錄片出身的拉德利,在場面調度上展現了驚人的功力。另一部是同樣有著極端暴力場面,類型完全相反的奇幻驚悚寓言《Bacurau》,由巴西導演克雷伯曼東沙費侯和其前作《水瓶女人心》的藝術指導胡里安諾杜內耶斯(Juliano Dornelles) 共同執導。巴西一個偏遠村落在google地圖上消失,一連串滅村陰謀詭計和家園保衛行動也隨之展開。全片瀰漫著西部片氛圍,視覺強烈、節奏怪異,試圖呈現巴西政治問題及反帝國殖民的隱喻,堪稱本屆競賽片當中最耐人尋味的一部片。

最佳導演由曾兩度獲得金棕櫚獎的達頓兄弟以《年輕的阿罕默德》(Young Ahmed,捷傑電影發行)拿下,達頓兄弟再次展現對邊緣族群的關注,這回的主人翁是一名信奉伊斯蘭教的青少年,為了成為更虔誠的教徒,他試圖刺殺「不夠純正」的阿拉伯語老師而被送入少年感化院,在勞動與輔導的洗禮下,他是否真能改變想法?這部算是達頓兄弟中規中矩的正常發揮,以一貫的寫實手法將鏡頭跟隨主角的一舉一動,演員的表現亦可圈可點。然而一些心理轉折上稍嫌說服力不足,讓媒體們似乎對這項結果並不是非常認同。但導演以精簡的故事主軸帶出伊斯蘭社群、青少年問題等社會現狀,加上張力十足的結尾,依然是一部出色的可觀之作。

作者:Emma Chen

本期焦點-【v.709】 2019/0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