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超日趕美的漫改韓片《與神同行》超車4看點


來勢洶洶的韓國奇幻大片《與神同行》,這部引領影迷一窺陰間地府七道審判的奇幻電影,有著符合大製作的壯觀、動作場面,和東方人又愛又怕,引人入勝的陰間地府。其中貫穿全劇中心的,更有東方思想精神「未知生,焉知死」,由死觀生,探問人的仁德。

來勢洶洶的韓國奇幻大片《與神同行》,這部引領影迷一窺陰間地府七道審判的奇幻電影,在韓國、台灣上映前就締造不少話題性,既是改編韓國極高評價的網路漫畫,再來電影又刷新南韓影史最高製作預算(斥資400億韓幣),又囊括明星陣容河正宇車太鉉朱智勳李政宰等,儼然製作是向西方漫威電影看齊的氣勢。

與神同行》電影描述的是正直的消防員金自鴻因工殉職,陰間的三位使者一一出現在他面前,準備帶領他通過七位閻王的審判。如果七個審判都順利通過,不須接受刑罰,他便能轉世。金自鴻因為是難得的「貴人」(死人中正義等級很高,很有機會全通過審判),陰間使者積極想助金自鴻轉世成功。然而,被稱為貴人的金自鴻,在審判的過程,過往埋藏的心事卻也一一被揭露。


符合大製作的壯觀場面、動作場面
好萊塢的商業大片能不斷吸引人買票進場的誘因,就在於它的「大」,利用特效與場景打造出一個將想像化為眼見的絢麗世界,雖誇張但真實,讓人彷彿親身經歷。韓國電影市場顯然懂仿效他人優點,走上國際化,近年幾部電影製作趨向好萊塢。

在電影《與神同行》中,七個審判之地皆創造出震撼視覺的地獄景觀,讓人看見嘖嘖稱奇的刑罰奇景,即便真有一些部分特效仍不夠逼真,也利用快速運鏡、剪接切換,不叫人留下印象。動作場景部分,更由河正宇朱智勳兩位陰間使者擔當(陰間使者即我們熟悉的陰差),兩人穿著似《駭客任務》的酷勁黑長大衣(好犯規),一人帥氣拿劍,一人手持長刀,對抗攔路阻擋金自鴻的陰間怪物,加上兩人有不少英雄落地的姿勢,戰鬥之姿頗有另類復仇者聯盟的既視感。


東方人又愛又怕,引人入勝的陰間地府
承上,大製作如有寓教於樂的傳達,帶新意和令人共鳴的故事,便會受到喜愛。好萊塢電影技術益發精進,但劇本套路卻火花漸少,久了被影迷膩煩,如今大製作反配上東方神話的經典元素和東方傳統,並以21世紀現代來演繹(非《長城》的歷史劇劇本),就有耳目一新之感。

這回《與神同行》以陰間地獄的設定和閻王組織的世界觀最引人入勝,打破令人好奇的神秘性。觀眾能隨主角一一巡禮七個審判「謀殺、怠惰、欺騙、不公正、背叛、暴力、不孝」,並親見七位閻王。其中一位小閻王還由《屍速列車》小演員金秀安擔當,咬著彩色棒棒糖施行殘忍拔舌審判的反差感,成電影一大看點。


有洋蔥,共鳴的家族親情
屍速列車》及《與神同行》中,韓國能走出自己的特色有跡可循,兩者間共通點,是在走著國際化同時警覺保有自主的文化模式,從仿好萊塢的外殼包裝下,骨子裡頑強留自身文化傳統的語境。根深柢固的儒家思想成了助力,消化了外來文化侵略,吸收己用,使內外相輔相襯。這也令韓國影視的劇本,向來存在自己獨樹一格的論述。

在《與神同行》改編刻畫最為深刻的,並非人死後對生前所犯的罪的辯證,而是探討生前在有限中的所作所為──人的影響,孔子的「未知生,焉知死」便在其中,電影如漫畫觀點,由死觀生,探問人的仁德。核心以主角金自鴻與家人、母親的互動,母親的生養及動人的生離死別課題中,帶出應及時把握生前的重要傳達,同時地,也回應了儒家最根本之道──孝。這些片段,想必會對台灣影迷來說十分感同身受。


耗時6年籌備製作,韓國漫改電影成功了
日本在漫畫改編成電影的漫畫真人化,有著水土不服的現象,近年更尤其明顯,也引發諸多探討分析失敗原因。關鍵之處可能「成也蕭何,敗也蕭何」──日本漫畫作品的原著劇情、角色豐富度及影響之大,從二次元轉化到現實就有一定困難度,遑論拍攝成一部電影,更考驗功力,簡直像不可能的任務。

對電影《與神同行》來說,它的包袱沒有日本原著沉重,反有空間揮霍改編的幅度,它將漫畫改編為電影上、下兩集,並以最適合電影娛樂的形式呈現,例如各個閻王的外型和許多陰間地獄的部分做出全然不同的更動,讓陰間地府的外觀趨於傳統神話感,留下陰間使者的現代性,並適時穿插幽默段子,更重要的,是在角色刻畫上成功讓觀眾對主角金自鴻與三位陰間使者產生關心,甚至在結尾時,更期待《與神同行》的下集多著墨三位陰間使者與陰間地府審判制度的探討。

作者:Angela

相關文章


本期焦點-【v.633】 2017/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