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大餓》觀後感:當減肥是為了他人?


今年台灣有佳片,《大餓》帶來了很大的驚喜。電影從女主人公姜映娟的減肥之路,探究生活在這個社會中,有時不得不符合社會期待,才能享有更美好人生的資格。

大餓》是一部台灣電影,題材少見,講述女主人公姜映娟因為體重百公斤,生活面臨許多異樣眼光與困擾,被迫報名減肥課程,讓「人生重回正軌」。減肥中,周遭人不斷告訴她要有毅力與決心,持之以恆的努力,就能減肥成功,改善外表,找到完美的自己。但姜映娟卻在無止盡的飢餓與付出重大代價後,重思減肥對她的意義。


有人云「世上沒有醜女人,只有懶女人」,這句話雖然未在電影中出現,但它無倫何時何地,都伴隨在女主人公姜映娟的身邊,其實電影中處處可見,在她的母親(柯淑勤 飾演)、也是安親班主任的工作與生活態度中,在減肥教練(謝祖武 飾演)的每句每字告誡之中,也在街坊鄰居的交頭接耳和小朋友的價值觀裡。胖是因為懶,因為不動、不懂得節制,姜映娟正因為胖,別人對她的看法與眼光也都針對她的「身材」打轉。電影在開頭的減肥廣告之後,放入一段極有趣而日常的超市採買場景,帶有後設的巧思。在觀眾看著女主角的身材和結帳櫃檯上近百盒的統一布丁,後面走來另一個女客人抱怨布丁都賣完了,這時觀眾與女客人都會揣測,女主角就是因為貪吃,才買這麼大量布丁,難怪胖成這樣;但畫面不久後是女主角在安親班當廚師,採買的布丁原來是給小朋友飯後預備的點心,那些布丁不是她一個人要吃的。

電影也勾勒姜映娟的生活,因為身材帶來多少麻煩與不便,讓減肥的概念慢慢在她腦中成型,成為她想脫離這種「不公平生活」與「霸凌」的唯一解藥,亦即,她必須瘦下來,符合社會的期待,才能得到她人的尊重與沒有偏見的看待。


而符合社會期待才能享有更美好人生的資格,也是不斷在電影《大餓》中被三番兩次提出,電影以減肥成功的陽光快遞男吳浩仁為對照,即便已經有精實健壯的體型,他早已脫離了肥胖外貌,卻仍逃不出肥胖時的心理陰影;他為了持續符合社會的期待,努力避免自己回到肥胖狀態,讓他吃飯時偏執追求身材的標準,以最激烈的方式維持著身材。電影另一個對照,是安親班的男生小朋友有異裝的行為,偶爾躲在旁人看不見的地方穿起女生的衣服。在導演映後QA中,更指出男孩變裝的行為是出自性別認同,期望挑戰觀眾,如果性別認同是天生的,社會的標準對於這些人又該如何是好?似乎也不再只能像肥胖一樣,以「醜女人,懶女人」的努力不努力的二分法去解釋,也連結起女主角內心更深的懼怕──萬一瘦下來的自己天生長的不好看,那該怎麼辦?

電影的結尾雖然女主角外貌沒有絲毫改變,但她對自己減肥有了不同的體悟,而她身旁的社會仍按原先的方式運作,安親班開課、減肥班也照開,故事在一個階段收住,也讓電影停在小品的格局。與電影前半部細膩鋪陳相比,結尾收停的雖略感到倉促,但卻也呼應電影中提及的,「改變社會太難,改變自己較快」,女主角內心的改變,似乎才是電影的核心。


大餓》是新銳女導演謝沛如的首部劇情長片,故事講的成熟流暢,敘事更是台灣電影新生代導演中難能可貴的條理分明,抒情論說兼具,在表現角色內心的幾個手法更是可圈可點。飾演姜映娟的演員蔡嘉茵是台大戲劇系出身,《大餓》是她大銀幕首部作品,詮釋動人,心境更引人共鳴。今年台灣有佳片,《大餓》帶來了很大的驚喜。

作者:Angela

本期焦點-【v.732】 2019/1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