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獅子王》觀後感:今夜,你感受到大貓的愛了嗎?


擬真的大貓真獅版《獅子王》讓1994年舊故事中的非洲場景、所有動物寫實化,迪士尼再次施展了他們最得意而擅長的視覺魔法,一切憑空以特效創造如動物星球頻道中的野生觀察影像。不過迪士尼沒料到,讓獅子開口說話、甚至唱歌,反讓真實有了瑕疵。

迪士尼25週年紀念、全新擬真的大貓真獅版《獅子王》,再次將喜劇版王子復仇記推上大銀幕。這部新作賦予1994年舊故事中的非洲場景、所有動物寫實化,迪士尼施展了他們最擅長的視覺魔法,一切憑空以特效創造出宛如動物星球頻道中野生動物觀察的影像(無論肢體形貌都真實細膩到令人眼眶濕潤),我們彷彿聽到電影公司自傲的誇口,20多年前辦不到的技術,現在通通辦到了,他們畫出跟真的一樣的獅子,還讓獅子開口說話,甚至唱歌。


新版《獅子王》的故事與1994年動畫版本如出一轍,它仍是莎翁哈姆雷特悲劇的反面,榮耀國裡的獅王木法沙被覬覦王位權力的弟弟刀疤所害,刀疤成為新王,木法沙之子辛巴流亡,在彭彭與丁滿的幫助下,抹除內心的傷痛與責任,以逃避來享受及時行樂,順應而為,奉行Hakuna Matata哲學;但在長者拉飛奇的引領下,辛巴重拾他的名字和原來的身分責任,回到榮耀國面對刀疤,母獅莎拉碧沒有改嫁給刀疤,辛巴的愛人娜娜也在旁邊協助,他們驅退了刀疤跟鬣狗,辛巴成為獅子王,生下小獅,再次生命生生不息的循環。


整體上,2019新版保守和忠於舊版,劇情未更動與核心有關的情節,開頭的〈Circle Of Life〉分毫不差的分鏡構圖,清楚透露新版只是原版一模一樣的復刻,同時喚起曾觀賞動畫的觀眾們的記憶,企圖以視效最擬真的形式,讓觀眾再次感受這個故事,從「真」的動物來述說。

新版甚少有更動,唯一更動的只有刪減或替換不適合在真獅版出現的場景,例如1994的刀疤把犀鳥沙祖關在籠子的一幕,在新版出現會顯得荒謬。新版也增加了舊版沒有的場景與台詞,讓刀疤與娜娜、莎拉碧的配角背景與個性更立體,娜娜暗中逃離榮耀國找救兵;刀疤要求莎拉碧嫁給他;獅子鬃毛經過生態系的循環,落到長者拉飛奇的手中,得知辛巴仍活著的消息,都以不影響原本劇情的前提下,期望讓《獅子王》的故事能更臻圓滿,也更突顯故事的內核──面對身分責任並承擔責任。

有趣的是,新版呈現角色,在「真的動物」的元素到位,卻沒有選擇讓動物不開口說話,僅修改動物的表情偏向真實性,不會像人類流淚與大笑。迪士尼這次擬人化運用到「擬真的動物」身上,就像《銀翼殺手2049》中創造了一個虛擬卻如同真實的嬌伊,再多的真實,其實只是希望滿足觀眾的感受,給觀眾愉悅的感覺,以假亂真;但當觀眾越分辨什麼是假和什麼是真,當感覺太過真實的動物竟開口說話,上演哈姆雷特劇,這分真實在觀眾眼中便有了瑕疵,變得虛假起來,人們知道是假的,情感就能抽離的「出戲」;相反地,對很能入戲新版的觀眾來說,電影開頭的復刻便至關重要,看過1994年版的觀眾在看到小獅子辛巴誕生和到峽谷的相似鏡頭,或許已經隱約升起坐立不安和焦躁感,知道將要再次感受到什麼。經由新版的畫面,看過舊版的觀眾在腦中重塑經典的劇情和意義、被過往的劇情感動和笑。換句話說,新版的擬真反而缺乏了真實與新的意義,片中唯有真實感動的時刻其實是木法沙將掉落谷底的死前,和獅子沒有台詞、獅子雙雙前腳躍起打鬥的時刻。


曾以《與森林共舞》創造好評與票房的導演強法洛,再如何改編,這個擬真大貓版都只能再現經典,曾經流淚的地方淚水仍舊止不住,最多在笑點上有些新的發揮,配樂更加澎拜,配音卡司創造話題。新版的《獅子王》的出現,似乎最大的意義,是讓我們懷念起迪士尼曾在1994年創作出劃時代的經典,能不斷流傳給下一代的故事。

作者:Angela

相關文章


本期焦點-【v.715】 2019/0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