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皮諾丘的奇幻旅程》觀後感:人何以為人的童話


馬提歐賈洛尼藉《皮諾丘的奇幻旅程》還原義大利式童話的精采,在皮諾丘的故事裡,詮釋著人何以為人...。一塊渴望活下去的櫻桃木,被做成木偶,最終學會明辨是非而成為真正的男孩(人)。

《木偶奇遇記》是義大利原作者卡洛柯洛帝(Carlo Collodi)連載給兒童看的作品,據說原本打算讓故事中的小木偶皮諾丘,被狡詐的惡棍──狐狸跟貓活活吊死在樹上,但連載時遭喜歡小木偶的讀者們強烈反對,只好改動劇情,讓皮諾丘從樹上被解救,讓皮諾丘願意好好上學,有了勇氣,也不再被狐狸跟貓欺騙,最後有個Happy Ending。

其實卡洛柯洛帝讓小木偶被吊死的原意極為合理,試想,一個突然有10歲男孩外表、憑空被造出來的木偶,不懂得善惡、也不會明辨是非,不努力學習又貪玩,光有男孩形體外貌,離真正的男孩(人類)還差得遠;對苦口婆心提醒他要聽父親話的蟋蟀,竟然還頑劣的用槌子加以攻擊,這樣令人頭大的非人木偶,遇到狐狸跟貓被吊死,也只是剛好而已。

不過,迎合讀者喜好續寫出書的《木偶奇遇記》,之後不但家喻戶曉,也流傳百年,被改編成許多版本,最知名當然屬迪士尼《木偶奇遇記 (1940)》,絕大多數人對皮諾丘故事印象都來至於此。而義大利導演馬提歐賈洛尼(Matteo Garrone),他的出身讓他的新片《皮諾丘的奇幻旅程》改編不走夢幻美好的迪士尼版,而是嘗試回歸義大利原著版本。

皮諾丘的奇幻旅程》還原義大利經典童話《木偶奇遇記》,劇情改編貼近原著

電影《皮諾丘的奇幻旅程》描述窮困的木匠傑佩托看到了街上馬戲團的木偶戲,靈機一動也想找一塊木頭,做出最好的木偶。正巧,一塊渴望存活、不想被砍成柴火的櫻桃木,被輾轉送給了傑佩托。傑佩托將木頭刻成了男孩形體的木偶,木偶的胸腔奇蹟似地有了心跳也會說話。

傑佩托將木偶當作自己的兒子愛護,給他取名皮諾丘,帶他上學,但不懂善惡是非的皮諾丘只想玩樂,他偷偷離開學校,到學校旁的馬戲團看木偶戲,卻不小心被木偶戲老闆帶走…更捲入一連串的學習與冒險。

導演馬提歐賈洛尼最早作品帶有義大利新寫實主義色彩,爾後2015年將寫實與想像混合,執導歐洲早期童話《異色童話集》;2018年《狗奴人生》則像現代寓言故事;2020《皮諾丘的奇幻旅程》又回到童話。馬提歐賈洛尼在這些作品中,都採寫實的客觀描繪、象徵的手法,故事核心都關注人的內心精神。《皮諾丘的奇幻旅程》與前作《狗奴人生》在核心上相似,但呈現上又像相反的故事。《狗奴人生》描述定居在貧困城市、替寵物(狗)美容的男子,在週遭暴力之下越活越失去尊嚴,越活越像狗般只想討人歡心;《皮諾丘的奇幻旅程》卻是描述渴望活下去的木頭,被做成木偶,最終學會明辨是非而成為真正的男孩(人)。

木偶皮諾丘由素人演員費德里科埃拉皮(Federico Ielapi)飾演,木偶外觀視覺讓人驚嘆

馬提歐賈洛尼選擇讓皮諾丘外觀與視覺上是十足的木偶樣,非人的外觀是故事重點,能讓觀眾站在觀察的角度,有空間思考皮諾丘的行為對錯。另一方面,皮諾丘因為沒有具備「人的資格」,電影就讓他通過一個又一個誘惑與考驗,待他一一努力得到資格,變成為人。其中,皮諾丘也遇到各樣在人的外型上不夠完整像人的角色,和皮諾丘有所對照,例如受操偶師擺布的其他提線木偶、亂判決的猩猩法官(可惜導演沒有拍成恐龍法官)、慢動作的蝸牛管家,以及缺少勇氣的人面鮪魚。而電影最輕易勾起人情感,讓小木偶皮諾丘想回家,由羅貝托貝尼尼(Roberto Benigni)飾演的老木匠傑佩托。羅貝托貝尼尼稱職地擔當了慈父,興奮喊著自己有了兒子,又為木偶兒子在寒風中交出外套、替兒子換得上學的課本。

相對的,電影中的藍仙女(瑪琳華特飾演),看起來雖然和藹可親,但為人嚴厲許多,是非極度分明,不斷告誡皮諾丘要用心學習,要上學,才會從木偶變成人類長大。

奧斯卡影帝羅貝托貝尼尼飾演小木偶創造者,也是父親,老木匠傑佩托

馬提歐賈洛尼在皮諾丘的故事裡,詮釋著「人何以為人」,藉由非人的角色,去述說像人或成為人的過程,切題小木偶的童話。然而,也有研究指出,原作者卡洛柯洛帝的小木偶似乎更藏有政治性,他提醒孩子要努力向學,避免被操弄──而最原始的《木偶奇遇記》恐怕真正想告訴我們,認真學習知識及道理,其實都是為了避免被講話天花亂墜、腐敗不顧窮人的政治家們所操弄。這麼一說,貓跟狐狸的惡棍形象,多少與政客負面特質重疊,愛畫大餅、追逐私利與使騙術,小木偶最後總算能拒絕再被他們欺騙。

馬提歐賈洛尼藉《皮諾丘的奇幻旅程》還原義大利式童話的精采,攝影、美術設計、場景調度,都有一定水準,也強調了人何以為人的核心。不過,如果說看完《皮諾丘的奇幻旅程》在感動和一些啟發之餘,總覺得還少了一點什麼,或許...《皮諾丘的奇幻旅程》還原上,可能真的少了一點政治的隱喻。

作者:Angela

本期焦點-【v.775】 2020/0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