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她們》觀後感:小婦人的現代再創作


撇開片商把《小婦人》取為《她們》到底是取好還是取差,新的片名用意其實或多或少是要呼應葛莉塔潔薇這次新版的「新」感,用現代白話替經典做了一次再創作,賦予經典活潑、生動的新面貌。

小婦人》是美國女作家露意莎梅奧爾柯特(Louisa May Alcott)的經典小說,敘述女孩們的故事,從女孩們的生活與所思所想,論及女孩長為婦人的成長。

多年來,《小婦人》影視舞台劇動畫改編甚多,幾乎每隔一段時期,就有電影版本重新製作,每次都有當代年輕受矚目的女星參與演出。這次由葛莉塔潔薇改編與執導的《小婦人》,台灣翻譯片名為《她們》,未延用原本譯名,讓電影中文預告上線時也掀起不小話題,觀眾討論除了對葛莉塔潔薇的改編好奇外,便是百思不解為什麼片商好好的《小婦人》名字不用,取了《她們》。


撇開片商到底取好還是取差了,新的片名用意其實或多或少是要呼應葛莉塔潔薇這次新版的「新」感,一種重新的詮釋,導演選擇用現代的白話替經典做了一次再創作,使新版劇中人物的互動、對白用詞都頗為現代。尤其,葛莉塔對《她們》的創作,很難不聯想到珍奧斯丁的《傲慢與偏見》、由漫遊者文化出版的200週年經典重譯紀念版,將舊的中譯文裡的詰屈聱牙與艱澀,轉化為活潑靈動與可被理解的全新面貌。葛莉塔《她們》的馬區家四姐妹瑪格、喬、貝絲與艾美比過往的版本更拉近與觀眾的距離,她們的生活、鬥嘴與想法,呈現上彷彿與現代差異不大,也令觀眾更容易理解。不過這樣的現代改編,優點是賦予經典活潑的、生動的新面貌、新的看見,缺點卻是讓對時代劇相當熟悉的人,難免覺得偶有時空錯亂的不適,而感到略為出戲。


這次葛莉塔潔薇編導的可圈可點,對新版的改編有四處特別令人印象深刻。首先,是畫面敘事的表達。聖誕節早晨,一幕特別以馬區一家姐妹提著大包小包的早餐,路過教堂與上教堂的人,突顯她們與上教堂的人走不同的方向,表達了她們的善行是受母親馬區太太的教導,並且身體力行的在實際的生活中。

其二,是打碎故事的線性時間,符合電影二小時片長所能表達的極限。以四姐妹的年輕舊時光和四人各奔自己道路的現在時空相互交織,讓原本可能像流水帳的故事,經過剪輯,將不同時間重複發生的平凡事件疊加顯出其意義,能突顯書中字句「昨日的紛擾與今日的重量,終將成為我們明天的豐厚回憶」之感。甚至也利用了這種敘事結構,在片尾揶揄了女人非嫁不可的結局。

其三,是豐厚馬區家最小的女兒──艾美。艾美的成長與她對現實的洞悉,恰恰對照著喬的寂寞與理想,而艾美對現實精準的掌握與盤算,加上梅莉史翠普飾演的精明姑姑,讓這部電影裡的女性不會過分偏向喬與母親的理想前衛,而是保有一種腳踏實地,維持平衡。

其四,是用極短的篇幅,很生動有效並精準的勾勒出喬與佛列德(路易卡瑞) 飾演)的爭執,喬不滿佛列德評斷她的作品,喬大發脾氣,佛列德卻冷靜的回應,一靜一動間,讓觀眾自然而然意識到「這兩人說不定很合」的暗示,也很快的表達了角色的性格、鋪陳兩人的愛情。


簡言之,葛莉塔潔薇賦予《她們》的新的魅力,就宛如片中場景般,男人各個呆站在原地,看著馬區家四姐妹散發的活力與友愛。葛莉塔潔薇這回頗為成功的改編,讓這部經典作品充滿了新意與不同以往的感動。

作者:Angela

相關文章


本期焦點-【v.740】 2020/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