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星際救援》絕美星際,闇黑人性


《星際救援》全片演技上完全看布萊德彼特獨挑大樑,細膩演出詮釋片中主角與父親之間又愛又恨,與妻子疏離的婚姻生活,以及遇險前後的闇黑心情起伏變化,另外就是攝影方面,將目眩神迷的絕美星際,與無限孤寂冷冽的宇宙拍得讓人眼睛一亮!

<一分鐘影評>

「我不知道是要找到我的父親,還是最終想忘了他...」

布萊德彼特(Brad Pitt)監製與主演,2019年9月20 日在台上映的太空科技電影《星際救援》(Ad Astra),故事時空背景設定在不久的將來,當人類航太科技已成熟到登陸月球如家常便飯,火星上已有人居住,往返地球與海王星只需要幾個月的年代。電影除了展現太空片必有的尖端科技,所能企及那讓人神往無垠的絕美星際外,更聚焦在故事主人翁,一位子承父志,表現傑出心理素質卓越的美國航太工程師少校的心理狀態描摩,他奉命前往海王星,尋找當年因尋找外星生物,卻消失在宇宙星際中多年的父親。

但原本看似只是一樁前進太空,單純動人尋親的故事,背後卻隱藏著不為人知的絕對機密,究竟此行真正的目的是甚麼? 跟航太工程師父子之間,又有怎樣的關係? 就是導演詹姆士葛雷(James Gray)想要透過本片,傳達給影迷們隱藏在絕美星際之中,令人畏懼的闇黑人性。

全片演技上完全看布萊德彼特(Brad Pitt)獨挑大樑,細膩演出詮釋片中主角與父親之間又愛又恨,主角與妻子疏離的婚姻生活,以及主角在遇險前後的闇黑心情起伏變化,另外就是攝影方面,將目眩神迷的絕美星際,與無限孤寂冷冽的宇宙拍得讓人眼睛一亮,幫電影整體成績加了不少分!



太空司令部、心理測試、太空站、太空船與 太空車,
仙王號、利馬計畫 、火星、 海王星、騷動叛變與核彈,

我不知道是要找到我的父親,還是最終忘了他...

劫難過後,我會活著,也會學會愛與分攤。

2019年9月20 日在台上映的太空科幻電影《星際救援》(Ad Astra),耗費10餘年籌備構思,由導演詹姆士葛雷(James Gray)執導,布萊德彼特(Brad Pitt)、湯米李瓊斯(Tommy Lee Jones)、麗芙泰勒(Liv Tyler)與唐納蘇德蘭(Donald Sutherland)領銜主演。

電影《星際救援》片名Ad Astra,並非英文,而是源自於一句拉丁諺語” Per Ardua Ad Astra”,整句諺語翻成中文有「前往星空是困難」的含意,而其中的Ad Astra,在拉丁語裡,有「前往星空to the stars」的意思,也就是全片描繪的飛越星空展開救援大行動。

導演詹姆士葛雷(James Gray)表示電影《星際救援》(Ad Astra),以兩部電影《2001太空漫遊》(2001: A Space Odyssey,1968),加上《現代啟示錄》(Apocalypse Now,1979)為本,融合之前兩部口碑與票房俱佳的科幻電影《星際效應》(Interstellar,2014),與《絕地救援》(:The Martian, 2015)時空回溯與太空冒險的特色,故事講述一位子承父志的美國航太工程師,如何在同為航太工程師的父親,為了尋找外星智慧生物,於宇宙星海失蹤多年後,奉命與全新團隊整裝再次出發前往海王星,負起尋找與救援父親的太空任務。


但當他踏上太空之旅的過程中,就不斷遇上各式各樣的兇險與挑戰,特別是來自不明究裡的突波干擾襲擊,所引發的生死風暴,全片完全由布萊德彼特(Brad Pitt)獨挑大樑,他飾演表面上看似心理素質良好穩定的傑出航太工程師少校羅伊‧邁克布萊特(Roy McBride),在與人保持距離微笑以對的背後,有著他不為人知的成長陰影,因為太空失事多年不在他身旁的父親,造就了他被人遺棄,不懂愛與責任分攤的行事作風。

湯米李瓊斯(Tommy Lee Jones)、唐納蘇德蘭(Donald Sutherland)與麗芙泰勒(Liv Tyler) 三位老中生代的演員,在片中都只是配角,戲分少得可憐,演技發揮的空間極其有限,電影《星際救援》(Ad Astra)全片就是布萊德彼特(Brad Pitt)獨挑大樑,完全就看他一人如何詮釋片中主角個性、主角與父親之間又愛又恨,還有主角與妻子疏離的婚姻生活的闇黑心情起伏,包括主角在遇險前後的心態變化。

年輕時以俊美外表耍帥演出,讓人印象深刻的布萊德彼特(Brad Pitt),近年隨著歲月增長,也不斷努力充實自己的演技,也不怕英雄見白髮,戲裡戲外的成績有目共睹值得肯定,這次在電影《星際救援》(Ad Astra)片中挑戰飾演的這個角色 --- 一位從小失去父親關愛,而封閉自己與外界接觸多年的航太工程師少校羅伊‧邁克布萊特(Roy McBride),其實是個非常高難度的角色,他,除了在銀幕上肢體必須呈現在太空失重的演出外,還有很多高難度的內心戲。


布萊德彼特(Brad Pitt)在片中很努力地,透過不斷地以與自己對話或獨白的演繹方式,來傳遞主角內心深處多年積累下不為人知的深層心理狀態,完整呈現出外表平和但內心卻極為壓抑的工程師繁複情緒的起落變化,尤其是最後與分別多年父親重聚的對白,再到最後大難不死回到地球與妻子重聚的情事,每個轉折環節的心理變化都考驗著他的演技,以偶像出身的他來說,算是演來起承轉合條理分明,但當然也還有很大的成長空間,也因為片中太多獨白的片段,讓整體的劇情轉折方面稍嫌沉悶。

但幸好在攝影方面的表現讓人眼睛一亮,導演詹姆士葛雷(James Gray)特別禮聘曾以《敦克爾克大行動》(Dunkirk,2017)入圍奧斯卡最佳攝影的伊特范霍伊特瑪(Hoyte van Hoytema)擔任攝影指導,他將片中很多發生在太空站、太空船內外,甚至是火星、海王星與回歸地球過程上,人與人、人與獸之間的攻擊事件,拍得緊湊有序,又充滿宇宙星際獨有的美感,也透過這些或讓人目眩神迷的絕美星際色澤,或太空冷酷死寂的畫面,對比出主角心情的起伏轉變,幫電影整體表現加了不少分。


伊特范霍伊特瑪(Hoyte van Hoytema)選擇了以膠卷底片,來呈現行星的氛圍,他表示:「因為只有用膠卷,才能捕捉更多的影像畫面,也才能得到數位拍攝不會有的細節,像是火星通訊中心、圓頂建築等等,都有營造氛圍的顏色,用略帶橘色的灰色光線帶點霧,來強化濕氣重的感覺。」

布萊德彼特(Brad Pitt)在電影《星際救援》( Ad Astra)的演出貫穿全片,壓抑內殮的情感轉折表現細膩,同時在片中為了拍出人在太空種種的獨特的感覺,還被吊到30呎高處,約3、4層樓的高度,以演出人在太空無重力的狀態氛圍,可說是非常盡業的搏命演出,電影《星際救援》( Ad Astra) 2019年9月20 日在台上映時,將同步推出IMAX、Dolby Atmos與一般數位版不同版本,影迷可依個人觀影品質要求,選擇不同的版本觀看,當然想看最好的畫質呈現,推薦首選就是2019年9月20 日在台上映的電影IMAX版《星際救援》( Ad Astra)。

電影《星際救援》( Ad Astra) IMAX版中文預告

相關文章


本期焦點-【v.724】 2019/0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