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電影 ﹥意外 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

延伸閱讀

電影劇本

《意外》的核心是蜜兒芮德與艾比鎮警長之間的衝突。

而《意外》的核心,便是蜜兒芮德與艾比鎮警長之間的衝突。「這故事是關於某個程度上都沒有做錯任何事的兩人之間的戰爭,」麥可唐納補充道,「這也是為什麼整部片充滿著緊張氣氛與戲劇張力。」

那些緊繃讓我們看到當憤怒找不到出口時會發生什麼事,而當緊繃越疊越高,電影也開始了關於分裂、氣憤與道德動搖等主題的辯證。

麥可唐納問:「當你面對失去,心中憤怒卻是無語問蒼天的狀態,你會怎麼做?不管是有建設性或充滿破壞力的方式,為了發聲你會怎麼做呢?這是個有趣的議題,當情況不能再糟、不存半點希望,你決定讓湖面起漣漪持續到曙光出現。我認為這是這部電影與其他犯罪電影最不同的地方,因為一直有個潛在主題『如果犯罪案終究無法被解決呢?』」

或許對麥可唐納來說,最大的挑戰便是在故事帶著的黑色喜劇成分,與蜜兒芮德強大意志主導的任務中找到平衡。他相信幽默仍在,黑色或嘲諷的部分都是,即便他讓他的角色們沈浸在沈重的痛苦、不公不義及面對改變這件事頑強抵抗的環境中。

「蜜兒芮德女兒的遭遇既悲傷又嚇人,我覺得最重要的是在不改變其喜劇框架的情況下,讓蜜兒芮德的掙扎與永不向絕望低頭的主題維持整部片的一致性,」麥可唐納說。

麥可唐納這種特殊的風格混搭,是讓眾多演員急切地想與其合作的主因。演員群之一盧卡斯海吉斯觀察到:「馬丁寫的台詞居然能同時具備娛樂與寫實的特質,對能演到他戲的演員來說根本夢想成真。他的文字真摯動人,根本就像莎士比亞的文學了。」艾比柯妮許補充說道:「馬丁的寫作很生猛,不是謎霧幻鏡般的騙人把戲,而正相反,是紮紮實實的真相。」

這部電影,根據麥可唐納的說法,是他寫作經驗中最悲劇的一部,但同時也是個找尋希望的過程。「故事的起點很悲傷,但其中也有很多喜劇成分,甚至有很多感人的部分,」他回想。「我想這是我看人生的方式,當面對生命中的悲傷,我通常習慣找到事件的光明面,並用幽默來處理絕望。」

製片葛蘭姆布羅德本特,同時也在《殺手沒有假期》與《瘋狗綁票令》與麥可唐納合作過,這次與麥可唐納及彼得切寧共同製作,對於電影成品的評論:「這是一部悲喜交加、別出心裁的作品」。

布羅德本特回想起麥可唐納對於平衡兩者的拿捏:「我認為這本事來自馬丁過去在劇場的訓練,」製片說。「我們還在現場,他好像在腦中已經跳到幻想觀眾會有怎麼樣的反應。馬丁的作品中,你可以很清楚的想像他寫出的文字,以及他的演員給出的表演,都會得到觀眾的共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