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電影 ﹥公主與狩獵者 Snow White and the Huntsman

延伸閱讀

《公主與狩獵者》選角:公主與皇后

製片工作始於2011年秋天,地點在英國,選角指導露西貝文開始從全世界尋找合適的演員,為新版的白雪公主童話注入生命。

以絕世美女的血施咒:動作冒險片的選角過程

喬羅斯、莫瑟、桑德司想打造的電影,不僅要流傳百世,還要拍出格林童話的精神、風格與調性,必須呈現出格林兄弟兩百年前構思的故事靈魂。製片工作始於2011年秋天,地點在英國,選角指導露西貝文開始從全世界尋找合適的演員,為新版的白雪公主童話注入生命。選角指導先解決最邪惡的角色:拉維娜皇后。拉維娜的母親是女巫師,而她也逐漸和黑暗勢力打交道。拉維娜從小就被惡煞擄走,她唯一能施展的權力,就剩下那絕世美貌。雖然母親幫拉維娜施過血咒,讓她躲過歲月的摧殘,她卻從此必須吞噬年輕女傭的青春,才能維持血咒的魔力。

她蠱惑並殺害白雪公主的父親馬格納斯國王以後,霎時阻擋她的死亡之路,打亂生命的平衡,邪惡勢力就如同癌症病毒,蔓延整片國土。但她的殘忍何止如此。拉維納想得到一勞永逸的長生不老,就必須取下白雪公主的心,因為…白雪公主變成這片土地上最美麗的女人。桑德司說到大家對拉維娜掌權的看法,以及拉維娜在這部經典童話的象徵意義:「惡皇后象徵死亡,而她想盡辦法阻擋自己的死亡降臨。她想長生不老,結果把整個王國搞得失去平衡。反觀白雪公主,她象徵生命力,狩獵者的使命則是讓大地回生。只要推翻惡皇后,這個世界就可能回復以往,有生有死,這個國家也會一如往昔」。

本片跨海邀請奧斯卡得主莎莉塞隆來飾演童話裡的惡皇后。桑德司談到為什麼選擇莎莉塞隆:「莎莉的演藝成就有目共睹,她的美貌驚為天人。她的條件勝過千千萬萬的演員,無疑是權力與美的化身。她綜合了柴契爾夫人與名模凱特摩斯的氣質」。桑德司解釋本片的象徵手法,以及莎莉塞隆如何把這些象徵如實呈現:「完美的象徵符號就應該放大呈現。任誰都想回味惡皇后說著『魔鏡呀魔鏡』,所以我們要讓觀眾看到威嚴與美麗兼具的皇后」。喬羅斯回憶製作團隊的選角過程:「我們一開始就決定莎莉了,我和她合作過。我們直接前往她拍攝廣告的片場,等她休息。她穿著四吋細高跟鞋走過來,穿著時尚,我當時心想:『桑德司一定會目瞪口呆』」。

喬羅斯很感謝莎莉塞隆答應接拍這部電影。莎莉塞隆為了融入角色,不惜嘗試高難度的劇碼,例如泡在噁心的黑油池。「莎莉完成她對自己的嚴苛要求,她是多種元素的化身:控制欲、賞心悅目、威嚴」。莎莉塞隆很喜歡惡皇后的角色,因為這個慘遭背叛而傷痕累累的靈魂展現出複雜的人性──這種角色不小心詮釋,就很容易陷入刻板印象。莎莉塞隆稍微解釋惡皇后的背景故事:「母親從小就灌輸拉維娜,她必須長保青春、維持美貌,這才是最美的她。她發現魔力就是她的救命藥,而這就是她的命運」。

莎莉塞隆認為,雖然拉維娜「本性殘暴」,又「為了長生不老,一心一意想取得白雪公主跳動的心」,但她的人性並沒有完全喪失。她跟導演桑德司都看出這部經典童話提出的難題。她說:「拉維娜發現她想要的東西,明明是她改變人生選擇,就能夠得到的東西。一切只因為她選擇這樣活著,選擇種下這些因,才會走到這個地步,所以她不可能善良,那不是她的選項」。白雪公主痛失母親,父親娶了拉維娜,又發現新皇后厭惡自己的純真與同情心。白雪公主被鎖在高塔七年,終於長大成人,眼看殺父仇人以鐵腕統治全國。但這位美女學會了射箭、養獵鷹與騎馬,不僅逃離監牢,還找到身懷絕技的夥伴。她終於等到保衛人民的時機了。她發誓她會成為人民的武器,並說服同伴和她一起打敗拉維娜。

桑德司知道他們必須拿捏好白雪公主的角色。他們改編古老的童話故事,把原本柔弱的小女孩變成戰士,身為製片人,絕對不能模糊掉白雪公主的人格特質與人生經歷,否則現代觀眾會認不出她。本片觸及現代女性努力解決的問題:孤獨、成長、信任、愛,以及美的力量,當然還有人生免不了的衰老。要找到演員飾演拉維娜的強勁對手,真的很不容易。製片人想找的演員,必須能夠詮釋白雪公主性格的兩個面向:故事前半部要演出白雪公主的純真、無邪與溫柔,後半部要展現公主驍勇善戰的一面。

製片人發現有幾個年輕女演員絕對能演好前半部,卻不相信她們能詮釋堅忍不拔的人格。年紀稍長的演員也有類似的問題。雖然能演好驍勇善戰的士兵,卻無法滿足電影前幾幕的需要,演出與世隔絕的禁臠。最後尋遍全世界終於發現克莉絲汀史都華,能夠勝任這個複雜的角色,她的代表作就是在《暮光之城》飾演貝拉,製片人決定找她飾演人見人愛的白雪公主。桑德司談到這個選角:「克莉絲汀很有演戲天份。她目前為止的作品都很棒,很多觀眾因此認識她,卻也加諸她刻板印象。她只演過現代劇,沒演過史詩電影,所以這是她再創演藝高峰、大放異彩的機會。兩個目標同時達成」。

喬羅斯解釋他的選角考量:「我們一致認為,白雪公主不應該羞答答的,而應該懂得自我保護、果決、有自信,就像聖女貞德。我們原本想仿造《魔鏡夢遊》,鎖定不知名的演員。不過,桑德司和我最後決定飛到紐西蘭,《暮光之城》最後一集的拍攝片場,找克莉絲汀深談。我們都覺得她很適合,她後來也確實也演得很好。她花了四個月學習騎馬,又花了四個月練習英式口音」。克莉絲汀史都華介紹我們耳熟能詳的白雪公主:「我們不打算顛覆白雪公主的形象;我們仍保留她原本的個性。她一再提醒我們,人能夠善良到什麼地步」。克莉絲汀史都華也和莎莉塞隆意見一樣,很肯定劇本對權力與美的詮釋。

克莉絲汀史都華說:「我很期待飾演一個眼裡沒有自己的角色,她只關心別人,我目前飾演過的角色,至少都能讓我意識到自己,例如一個女孩如何克服自我本位,化為成熟的女人。但白雪公主完全沒有自我意識,拉維娜剛好相反,這剛好能詮釋人們如何追尋生命之美」。克莉絲汀史都華也很欣賞編劇對白雪公主的詮釋。這個角色困在遇弱則強的幽暗森林裡。她說:「我崇拜強悍的角色。白雪公主不是為強而強的角色。她很陰柔、很善良,我喜歡飾演觀眾願意支持她,甚至忍不住把飲料甩在地上替她加油打氣的角色」。

這是克莉絲汀史都華首次飾演女英雄,而且是特別的女英雄。克莉絲汀說:「白雪公主起初是失魂落魄的受害者。直到她逃出監牢,才慢慢變成女英雄,但她還是不為自己而戰。彷彿心理有無法填補的缺口。動作角色通常很自以為是、報復心強,但她相反。我從來沒看過這種人,真的很有趣」。克莉絲汀知道這部片是大製作,也準備好迎接各種挑戰。例如,白雪公主逃亡的那一幕,克莉絲汀必須整個人泡在封閉的下水道,裡面有無數的老鼠。當時倫敦天氣酷寒,她竟然要從兩層樓高的地方跳下水池,展開逃亡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