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電影 ﹥猩球崛起 Rise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

延伸閱讀

為凱撒注入生命

為了打造凱撒與牠所居住的世界,Weta Digital所被賦予的重任,就是帶領觀眾前往從來不曾看過的世界。

為了打造凱撒與牠所居住的世界,Weta Digital所被賦予的重任,正如他們在《阿凡達》與《魔戒》三部曲的成就,就是帶領觀眾前往從來不曾看過的世界。《猩球崛起》資深視覺特效總監喬萊特里(Joe Letteri),曾獲4座奧斯卡金像獎,他解釋:「《阿凡達》中,詹姆斯柯麥隆(James Cameron)創造出一個無人曾體驗過的完整奇幻世界。《猩球崛起》的困難度則非常不同,在某種程度上,甚至令人更加望而生畏。我們採用部分我們拍《阿凡達》時研發的科技,創造真實、一眼就能辨別出的世界──當代的舊金山。包括猩猩、場景等所有一切事物,都得感覺真實無誤,因為我們正在探索一則以現實世界為基礎所寫的故事,並非徹頭徹尾的科幻故事。」

萊特里提到魯柏華爾特很支持以現實為基礎的故事與特效概念。「魯柏對我們所有人灌輸一個整體的想法,我們要把逼真的猩猩與現實世界結合。所以,我們一切從頭開始。這對《浩劫餘生》系列電影是新鮮的嶄新作法。我們以大家熟知的模樣表現靈長類動物,另外賦予牠們超乎尋常的智慧與微妙的人類性情特徵。」

對萊特里而言,《浩劫餘生》在某種程度上就像視覺特效藝術家至高無上的聖盃,因為1968年原作的壯觀視覺與主題,都建立起電影試金石的地位。「對我而言,」萊特里說,「《浩劫餘生》是如此一部經典且深受喜愛的電影,所以能夠參與起源故事──回溯一切的來由──這構想非常有意思,尤其是能把焦點放在我們的主角凱撒的觀點上。」

Weta Digital運用最先進的工具表現幾可亂真的猩猩樣貌。世界級的頂尖動作捕捉藝術家──演員安迪席克斯(Andy Serkis)參與本片,為凱撒注入細膩、情感、靈魂、智慧與內心。席克斯對《猩球崛起》的貢獻不容小覷,華爾特說:「安迪席克斯就像我們這個世代的查理卓別林。我的意思是他是少數能夠完全讓現有視覺特效科技發揮得淋漓盡致的演員,因為他完全瞭解科技的全部潛能。我認為有些演員對動作捕捉心存畏懼,因為他們認為自己的表演,會與電影的實際畫面分離,但是其實恰恰相反。安迪瞭解每一樣細微動作──他在攝影機前的每次呼吸、每次小小的肌肉運動,都是用視覺作闡釋。電影本來就是視覺媒介,如果你能讓你的角色用最少量的話述說一則故事,才是最理想的。」

到了電影第二部分,「凱撒變成了囚犯,」席克斯表示,「牠從一個充滿愛的環境中被送走,感覺被遺棄。牠被曾經情同父母與家人的人類,拒於千里之外,被關在聖布魯諾庇護所的牢籠中,圍繞在牠身邊的是這群心理不正常的瘋狂生物。牠開始質疑自己的身份認同。接著牠鼓起勇氣起而領導、統領其他猩猩,我認為此時牠邁入了第三階段── 也就是革命。牠運用智慧激勵這群猩猩,激發自身的勇氣與力量領導牠們。在我的演員生涯中,這真是場不同凡響的歷程。」

凱撒角色的外表精確度,象徵另一場截然不同的旅程。補捉真正的猩猩動作時,精準、訓練與專注是首要之務。特效指導泰瑞諾特利(Terry Notary)曾是名聞遐邇的「太陽馬戲團」(Cirque du Soleil)藝人,他在幫助負責動作捕捉的演員型塑角色時,居功厥偉。諾特利本身也為其他幾名關鍵的猩猩角色,擔綱重要的表演捕捉工作。

動作捕捉演員在角色的情感與肢體詮釋上,突破全新境界,Weta Digital特效小組也把他們在《阿凡達》使用的革命性技術,延伸到《猩球崛起》中。Weta Digital首度走出經過機器控制且密閉的攝影棚環境外,在戶外場景拍攝視覺特效。

萊特里解釋:「在《阿凡達》中,我們使用動作捕捉連身衣與頭具,捕捉演員的臉部表情,獲取演員的完整動作。本片中,我們則是首度將動作捕捉完全整合在實景動作捕捉中,藉此消除視覺特效與真人實景的界線。《猩球崛起》的工作重點,就是動作捕捉與演員彼此間的互動。我們在後製時再來搞定其餘名副其實的視覺特效。」

Weta Digital設計出新式可攜帶式動作捕捉設備,能架設在不同場景中。視覺特效總監丹雷蒙(Dan Lemmon)指出,有史以來第一次,他們「能直接在陽光下捕捉這些動作。」

「本片直探人類身為萬物之首最原始的恐懼,也就是被其他種族掠奪、進而佔領世界,我們也提出疑問:這一切到底是如何造成的。」魯柏華爾特作結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