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電影 ﹥移動迷宮 The Maze Runner

延伸閱讀

關於製作

由威斯柏和美術設計馬克費斯切拉所發想設計,迷宮的高牆既現代而又古老。

從爬滿藤蔓、數百呎高的迷宮之牆往下看,可以看見幽地鬥士親手打造的營地,電影的美術團隊將《移動迷宮》化為真實。迷宮幽地和移動迷宮都是打造出實景再以特效強化。

由威斯柏和美術設計馬克費斯切拉所發想設計,迷宮的高牆既現代而又古老。高聳建築攀附的藤蔓、看似空蕩的通道,隱藏著既使是最強悍與老練的幽地鬥士也畏懼的威脅。這些隱藏的生物,孩子們稱為鬼火獸 ? 雖然從來沒有人真的見過,但它會獵捕任何待在迷宮太久的人。這表示這些男孩必須在迷宮關閉之前離開迷宮,因為從來沒有人能在迷宮裡撐過一晚。

費斯切拉談到關於設計理念與如何建造真正的迷宮布景。「在電影中,我們有許多迷宮的場景,當然我們真正能搭建的部分十分有限。於是我想到了一個模組化的概念。我們可以重新安排這些布景,製造出完全不同的通道與出入口,可以滿足劇情中的許多需求。透過不同層次的青苔與藤蔓和其他元素,我們可以讓它看起十分不同,當成迷宮的其他部分。」

他繼續說明,「我們把迷宮高牆建了十六呎高,因為我們有高度限制,而且可以給燈光提供足夠的空間。特效將它們延伸為一百呎高。」美術部門的一大工程任務便是設計出一個實際的迷宮大門。「每扇大門都是二十呎深、二十呎高,並開出二十呎的通道,」費斯切拉說。「它們都是機械操作,所以可以隨著鏡頭真正開啟與關閉,也可以讓演員真的跑過它們,這也讓電影比起在藍幕前演出更具動感。」每扇大門重達七千磅,而大門的移動仰賴特效團隊成員。「這是個充滿挑戰性的裝置,尤其是我們得在遠離我們大本營的現場進行它。」他補充道。

費斯切拉以一種獨特的方法讓每個幽地鬥士小屋看起來真實而獨特,符合每個角色。「我想的最後一件事就是希望它能看起來像是由一個人所設計孕育。我希望每一棟小屋都有個人色彩,所以我們讓不同的成員來設計每一棟不同的小屋。」

而設計團隊精彩地利用了充分的建築材料,「我們收集了幾乎搭布景時剩下的所有東西。彷彿幽地五金店就開在我們自己的後院,這讓我們省了不少時間。每當我們需要什麼東西時,我們就跑進林子找。」
在故事中,飛毛腿從他們日常的冒險探索中累積了對移動迷宮的瞭解,而迷宮室就是他們將這些知識全盤倒出的地方。「我覺得地圖室應該有些隱蔽,不是在迷宮幽地的明顯位置,於是我們選了樹林中的深處,那裡非常漂亮而且林葉茂密。」費斯切拉說。「那裡有些霧氣,而顯得更帶神祕感。我們決定實景拍攝地點在路易斯安那,同時是室內也是室外,我們可以讓那些光線透過枝枒縫隙,透過牆壁可以感受到那些茂盛的枝葉。」

有時候藝術靈感甚至可以強化原本的作品。費斯切拉解釋,「地圖室的中心就是地圖桌,這也是我在這部電影中的得意之作。飛毛腿們進入迷宮,然後帶回他們的筆記和手繪地圖,然後他們在大桌上拼湊這些資訊,這也讓他們彼此產生某種聯繫,你也可以看出迷宮的佈局。我認為這是一個很棒的機會能讓觀眾以3D的方式看到迷宮的範疇。我想說,如果幽地鬥士真的用木棍跟樹枝建出一個迷宮的模型,這就是他們記錄的方式,不是很棒嗎?於是我們最後造出了這張美麗的八呎大桌,以及兩吋半小木棍完成的迷宮完整模型,他們甚至還做了迷宮幽地的迷你版本在正中間。它看起來非常原始,卻是一件美麗的藝術品,等你回頭來看,你就會發現迷宮有多麼龐大。」

至於鬼火獸,這些守護移動迷宮無盡長廊的怪物,戈弗雷保證會是令人難忘而且恐怖的。「我們全都非常喜歡鬼火獸的一點就是,他們充滿了生化感。這是某種生物,然後科學家在替它移植了一些危險的裝置 ? 譬如說金屬腳和螫刺。他們看起來非常非常嚇人。」

森林茂密的迷宮幽地的實際拍攝地點,為在路易斯安那的聖弗瑞安斯維爾(St. Francisville),從巴頓魯治大約一小時的距離。這片蒼翠蔥鬱的偏遠地區,對於電影團隊和演員來說同樣的具有挑戰性。史多曼列舉了主要的幾項:「各種的毒蛇、昆蟲、蚊蠅,酷熱、濕度高、泥濘、大雨……感覺像是七原罪齊聚一堂。」(蛇真的不是開玩笑,電影團隊請來的養蛇人在拍攝的三週中,忙著清移了好幾十隻致命的水蝮蛇、響尾蛇和銅斑蛇。演員和劇組成員都沒有被咬,所有的蛇在兩棲類旅館中休息之後,全都安全地被放回原地點。)

在實際拍攝開始時,威斯柏讓年輕演員們一同進行野外求生訓練,忙碌的宿營,令人難忘的部分包括了突來的風暴,還有壯觀的打雷閃電。戈弗雷這樣的野外經驗,「在演員之間打造出一種羈絆,足以反映書中的角色們。」他同時也認為這樣的地點提供了演員與劇組一次體驗蠻荒的機會,嘗試一種「不仰賴科技的求生冒險。這些角色自己準備食物、準備棲身之處,彼此照顧。我覺得遠離科技,完全生活在荒野中自有其吸引人的一面。」

隨著拍攝過程結束,戈弗雷重申為什麼威斯柏是執導《移動迷宮》的最佳人選。「威斯柏令我印象深刻的第一件事就是,看了他的短片《Ruin》-- 充滿了想像力,還有把那個世界化為現實的承諾。他完全理解湯瑪士所經歷的一切。」

原作者詹姆士達許納也同意這點。「威斯柏和我從一開始溝通,我幾乎立刻知道這個人可以感受到我想傳達的畫面。他的熱誠、激情、忠於原著的精神都非常令人印象深刻。我對他完全地信賴。」

反思這個故事的吸引力,達許納表示,或許是因為「持續無法預測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我希望我的讀者,還有現在包括了電影觀眾,可以感受到當湯瑪士進入迷宮幽地時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