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電影 ﹥給雅各神父的信 Letters to Father Jacob

延伸閱讀

導演&導演訪談

長久以來,我一直都想用溫暖誠摯的態度拍一部以信仰為主題的電影。以一般人為主角,闡述每個人都需要仁慈與寬容去看待他人生活中的缺點;也描寫希望和對生命的尊重,因為這常被人們忽略。

◎導演/卡拉斯哈洛
導演卡拉斯哈洛是得獎常勝軍。1971年出生於芬蘭,畢業自赫爾辛基藝術大學,主修導演與編劇。執導的第一部劇情長片《我很想你》(Elina: As if I Didn’t Exist)獲得了柏林影展的玻璃熊獎;第二部片《戰場上的小人球》(Mother of Mine)遂代表芬蘭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四年後,他再次以《給雅各神父的信》代表芬蘭遠征奧斯卡,短短數年間,就肩負兩次要為國爭光的殊榮,可見芬蘭影壇對他的重視。

在國際上,還不到40歲的他,目前已拿下世界各大影展超過60個的獎項。其中最具意義的應該是2004年獲得英格瑪伯格曼獎,這個獎的得獎者可是由享譽全球瑞典國寶電影大師英格瑪伯格曼親自挑選的。獲得大師的欽點,克勞斯的前途大為看好,他是否能繼承衣缽成為下一個北歐電影大師呢?讓人不禁對他充滿了期待。

◎導演訪談
Q:在你的作品中,有好幾個重複的主題。例如在《我很想你》中,可以看到一個寂寞的主角尋找溝通的管道;《戰場上的小人球》的主人翁伊諾是個想要找到心靈依靠的孩子,在你的最新作品《給雅各神父的信》則是描繪了兩個寂寞的人想要找到溝通管道和內心的平靜。這是你一直以來都有意想要透過作品表達的主題嗎?
A:我在拍攝時其實都沒有注意到這一點,是事後回顧時才發現有這些共通之處,換句話說,這都不是事先計畫好的。你說的沒錯,這部片講的是人們尋找依靠,以及在最不可能的狀況下找到友誼。這部片之所以讓我很有共鳴,是因為我完全理解這兩位主角的感受。我現在是基督徒,但我從前不是,因此我能用教徒和非教徒的角度看這個世界。此外,劇本中有很多主題讓我覺得很熟悉,例如尋找救贖,和在困境中對友誼的渴望。 同時,這個劇本很有電影感,人物發展很完整,而且故事很簡潔,這一點我很喜愛。

Q:你是如何發現這個劇本的呢?
A:其實這對編劇和我而言,都是很大的驚喜。2007年,我因為得了流行性感冒在家休養,我悶得發慌,然後在信箱裡發現了一個裝著劇本的包裹,這個編劇的名字我完全沒聽過。因為芬蘭的電影圈不大,我們都沒有經紀人,因此我們國家的編劇我幾乎都認識。平時如果我收到一個陌生人寄來的劇本,我通常都不會花時間去看,因為我的拍片工作一直都很忙碌。若不是因為感冒,我也不會有休息的機會。在這個契機下,我就隨手翻了前幾頁,然後我就被迷住了。我立刻打電話聯絡那名編劇,拿著話筒的我都還不知道該稱呼他先生還是女士,因為他沒有在劇本上附上任何個人資料,只有一個姓名縮寫J馬克能(J. Makkonen)。通了電話後,發現她是一位年屆四十的女士,從事社工工作,在工作的空檔去電影學校修習電影課程。是她的老師鼓勵她將劇本寄給我,但她不敢抱任何的期望,所以當她接到我的電話時,還以為是班上同學的惡作劇呢。

我們碰面時,我向她表達了我對這劇本的喜愛,並稱讚她創造了很棒的角色和充滿電影感的故事。她同意讓我改寫劇本,因為她是新手,很希望有前輩可以給她指導,我對她也很有耐心。為了表示對她的尊重,我每修改一次,就會把稿子寄給她看。她沒有參與拍攝,因為她不想妨礙我們;她沒有參加首映禮,因為她不習慣站在鎂光燈下。換句話說,她的創作欲望非常單純。她很開心看到劇本被拍成電影,覺得這是上天的禮物。的確是。

Q:片中某些時刻讓人覺得雅各神父和萊拉的角色互換了。一開始萊拉對雅各神父執著於回覆教友的信感到不以為然,但當雅各神父失去的信仰,是萊拉引領著他回到上帝面前。在很多影片中,當某個角色轉變價值觀時,常常會讓觀眾覺得缺少說服力。在這部片中,卻沒有這個問題,你是如何辦到的呢?
A:我想我非常幸運。除了優美的故事,當初這個劇本會吸引我的另一個主要原因是,當我讀到第20頁時,我在腦海中已經決定了飾演兩位主角的人選,他們是我長久以來一直想合作的演員。在拍攝過程中,因為他們的投入讓角色的可信度大增,他們會挑出很多可以讓故事更有說服力的細節,所以我只需要站在一旁誇讚他們的建議。他們兩位真的完全進入了角色。

這部片的主題,也是一開始就吸引我的地方,就是對人類脆弱時刻的描繪,以及人類生命真正的價值。片中當雅各神父離開人世時,他瞭解了無論他的成就如何,都有人愛著他。這是我看待生命的方式,所以也是我最想要傳達的訊息。這部片在2007年年末開拍,當時都還沒有發生金融風暴,也沒人談論經濟蕭條的問題。當影片在2009年四月首映時,老實說我們起初對票房並沒有抱很高的期望,畢竟這是部比較沈靜的藝術片,在芬蘭當地卻出乎意料地受到了熱烈迴響。我想那是因為當時大部分的民眾都沒了工作,生活驟然改變,而這部片的主旨就碰觸到他們的內心。

◎ 導演手記
長久以來,我一直都想用溫暖誠摯的態度拍一部以信仰為主題的電影。以一般人為主角,闡述每個人都需要仁慈與寬容去看待他人生活中的缺點;也描寫希望和對生命的尊重,因為這常被人們忽略。

我之前找了很久都沒找到合適的故事,直到這個劇本跑到我的信箱。要不是那段時間我因為感冒在家休息,我大概不會有空去翻信箱的信件,更不會去讀一個當時還沒沒無名的作家寫的劇本。感謝上帝沒讓我錯過這個故事。

這個故事透過一個被判無期徒刑的女人和一個盲眼神父的相處過程,用審慎的態度和些許的幽默刻畫我熟悉的基督教信仰–日常生活中可以轉變人心的力量;同時也是一股可以啟發和鼓勵我們的力量。

    相關延伸閱讀
  • ◎ 導演&導演訪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