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電影 ﹥茱麗葉 JULIET

延伸閱讀

導演介紹

侯季然政治大學廣播電視研究所畢業。從大學時期便在「台灣電影資料庫」擔任研究助理,並持續發表影評。現為自由編導,創作範圍包括文字、攝影與電影

導演 侯季然

「愛情存在的時間很短暫,而愛情最純粹的時刻,往往在我們未說出口的想像裡。可是,我們卻非常可能為了在自己反覆想像中越來越俊美的臉孔與聲音,狂喜、震顫、心碎、絕望,在內心上演無數次的告別與原諒,終至奉獻出所有我們能奉獻的,不計後果。

這種種過程,對方總是毫不知情。而我們所追求的,不過是,愛情被確認的那一個短暫片刻。

在我看來,這種事世界上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發生。」

政治大學廣播電視研究所畢業。從大學時期便在「台灣電影資料庫」擔任研究助理,並持續發表影評。現為自由編導,創作範圍包括文字、攝影與電影。作品常與時代記憶相關,影像風格強烈而詩意。2003年首部個人影像作品《星塵15749001》拿下台北電影節百萬首獎,2005年完成紀錄報廢摩托車的短片《我的七四七》,獲得香港IFVA獨立短片競賽Asian New Force大獎;2005年以重新定義台灣70年代末期「社會寫實電影」的紀錄片《台灣黑電影》,入選東京、釜山及鹿特丹等國際影展,並入圍金馬獎最佳紀錄長片;2010年個人首部劇情長片《有一天》入選柏林影展青年論壇單元,也被選為金馬奇幻影展閉幕影片。

導演 沈可尚

「愛情的歷程,是一個圓。
有的圓,一筆就劃完了;有的圓,要花一輩子雕刻,才能從起點劃到終點。
沒有一個圓長得一樣;但每個圓似乎也都相仿。

於是我漸漸明白,愛情的心悸,其實是這個圓中無數當下的吉光片羽。
也漸漸理解,其實每一個圓的起點都是幸福的,經過種種歷程,要不要;該不該劃下一個圓,還是決定永遠地停下來,不再往前。
是一種自覺;也是人生的學習。

所以,<兩個茱麗葉>這部片,是獻給曾經不想往前,歷經煎熬,最終又鼓起勇氣,追求愛情的自己和所有人。

至於正在劃的圓,到底該怎麼劃,劃多久。誰知道呢?」

台灣藝術大學電影系導演組畢業。1999年以劇情短片《與山》獲得台灣金馬獎最佳短片,並入圍法國坎城影展「Cinefodation」單元。2001年的《噤聲三角》則奪得台灣金穗獎最佳實驗電影,並獲多個國內外影展邀約。此後投身電視廣告及紀錄片領域,累積廣告及MV作品無數。2003年完成首部紀錄片《親愛的,那天我的大提琴沉默了》,同時其攝影上的表現開始被注目,廣受台灣導演邀約擔任攝影師,並多次獲攝影獎項。2006年拍攝的《賽鴿風雲》,是首批由美國國家地理頻道監製,於全球一百六十個國家播映的台灣紀錄片,除入圍台灣紀錄片雙年展台灣獎,也獲台灣金鐘獎最佳攝影提名,並榮獲金鐘獎非戲劇最佳導演。2009年完成首部電影紀錄片《野球孩子》,獲亞太影展最佳紀錄片獎、紀錄片雙年展「台灣映像首獎」,金馬獎最佳紀錄片入圍,也入選瑞士尼恩國際影展、韓國EBS國際紀錄片影展之競賽單元。目前手上有多個戲劇及紀錄作品拍攝中。

導演 陳玉勳

「<還有一個茱麗葉>講的是中年人,而且是一群失意的中年人的故事。

『光陰似箭、時光匆匆』是小學時作文最常用的句子,但當時的小學生怎能知道這句子的真實感受?當年在畢業紀念冊寫下『鵬程萬里』那些祝福話的小學畢業生,二、三十年後已經確定自己的人生不是小時候想像的那樣了。
在『鵬程萬里』之後,也許日子過得不是很如意,但只要活著,日子或許會有不一樣的一天。
回想過去十幾年,我竟想不出自己做了什麼事,就像一本漏光的新底片,裝上攝影機後,什麼也沒拍下來。
於是,我回來拍電影了,電影雖然不是我的最愛,但中年的我已經明白,只有讓攝影機繼續轉動,在這本漏光的底片當中也許還能拍到一點有意思的片段。」

畢業於台灣淡江大學教育資料科學系。喜歡繪畫和重金屬搖滾樂,大學畢業之後進入「民心工作室」,從事電視劇的實務工作,曾經擔任電視單元連續劇「佳家福」、「母雞帶小鴨」、「小市民的天空–我們算不算是天使」、「納桑嘛谷-我的家」的編導。1995年執導電影處女作《熱帶魚》,全片喜感十足,連綁匪都顯得討喜可親,但是在嬉笑聲中,又不著痕跡地痛批許多不合理的社會現象,初試啼聲即獲瑞士盧卡諾影展藍豹獎、法國蒙貝利耶電影節最佳影片金熊貓獎,及金馬獎最佳原著劇本獎。同年還獲得中國時報二十一世紀青年百傑獎。1997年完成第二部電影《愛情來了》,以一貫輕鬆幽默的手法,處理現代男女對愛情的渴望,並獲選日本東京影展青年導演競賽單元,及金馬獎最佳男、女配角獎。《熱帶魚》及《愛情來了》兩部電影,可見他擅長拍攝小人物喜劇。還曾出版漫畫《飛天烏龍記》,作品充滿童稚幻想,提供功利社會的人們一個可供作夢的世界,一個兒童與成人皆能理解的童話。

近年來主要從事廣告拍攝,曾獲得多次電視廣告金鐘獎、時報廣告金像獎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