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電影 ﹥翻轉幸福 Joy

延伸閱讀

珍妮佛勞倫斯談《翻轉幸福》

一個自力更生的女人,在四十年中,由夢想家變為家庭主婦、又成了企業鉅子,她學著去相信自己的想法、去爭權、去維護自己的理想。

珍妮佛勞倫斯談《翻轉幸福

翻轉幸福》的故事給了珍妮佛勞倫斯一個全新、她從未詮釋過的角色:一個自力更生的女人,在四十年中,由夢想家變為家庭主婦、又成了企業鉅子,她學著去相信自己的想法、去爭權、去維護自己的理想。小珍妮佛雖然才25歲,卻已憑著她寬廣的戲路及細膩的角色詮釋聲名大噪,像是《飢餓遊戲》的女英雄凱妮斯艾佛丁,及大衛歐羅素執導的《派特的幸福劇本》中,為她贏得奧斯卡金像獎的年輕寡婦角色。她也以《冰封之心》中追捕自己父親的女孩,及《瞞天大佈局》中高利貸主的好妒妻子等角色入圍奧斯卡。

不過,《翻轉幸福》的世界卻和這些電影與眾不同。小珍妮佛很興奮能演出羅素電影中迄今為止最複雜的女性角色,並探索這樣一個即使在大家得放下偉大夢想時、仍持續鼓舞著大家的角色。她詮釋下的女主角喬伊是不斷演進、拒絕被單一形象定型,無畏的創造者、疲憊的單親媽媽、冷靜無懼的談判能手、沮喪的女兒,也是在顧及這一切形象之中才發現得來不易的快樂女人。小珍妮佛說,能探索這個角色的全部對她來說像是種召喚,有部分原因也是因為能和羅素合作。

「我會因為上百萬種原因為大衛做事。」小珍妮佛解釋道。「他打電話給我、問我『你要不要演發明魔術拖把的女發明家的故事?』我想,大衛手上這角色真不可思議。我知道這角色一定會很不一樣。滿滿的都是大衛的想像。不只是一個女人的成功奮鬥史,也讓妳了解到即使達成目標後、幸福快樂的意義何在。」

羅素談到,為何會認為相當於他藝術創作靈感的小珍妮佛是飾演喬伊的不二人選時說:「我一直覺得珍妮佛有個老靈魂。我和她因合作《派特的幸福劇本》相遇,當時心想『她是二十歲還是四十歲啊?』我感覺,她可以都是。她一直是唯一可以扮演喬伊的人選。她心胸寬大,靈魂奔放且充滿創意。身為一名藝術家,我見過她能扮演各種背景的角色,也能帶來超乎計畫或預期的表現。而就我個人來說,

我向來樂見她大步開展她的演藝之旅。」在這部電影中,這是趟新的旅程。「這部電影是她第一次主演以人物情感為主的劇情片。」羅素說。「這次的表演著重於捕捉人物心靈的廣度。她花了很多功夫和精神去掌握這樣的表演能力–用的不是聒噪或很外顯的方式,靠的是內在巨大的能量。她帶領我們認識喬伊,那個最脆弱而又溫柔的她、最激烈而最具母性的她,寬容度和忍耐力都極強,也死忠護衛她的家庭和公司。她必須和那個滿腦子奇妙

想像的小女孩心靈相通,然後進入一個仍保有熱血精神,但為生活所困而沮喪的年輕女子的世界,然後,再進入一個願意為生活賭上一切的成熟女人的世界。」勞倫斯為此深深著迷,喬伊竟如此專注於滿足她家人的需求,之後,她又突然為自己跨出了勇敢的一大步。

「我認為喬伊向來覺得自己必須是家中的支柱,成為家中每個人依靠。」她說道。「她放棄了自己的夢想而去支持其他人,她整個人生裡,夢想幾乎都處於暫停狀態。她把其他人放在優先的地位已久,而她花了一些時間才了解到,她自己內心的聲音需要被聽見、也需要呼吸。也因為如此,我覺得喬伊的故事必須長達四個世代,一個完整的人生常需要這麼長一段時間去創造。喬伊一直壓抑著自己最有創造力的那個部分,直到她最終找到了信念、向前邁進,停都停不下來。當你找到那認識喬伊曼加諾本人也提供了小珍妮佛更多靈感。她沈思著說:「喬伊頭腦裡裝的東西永遠那麼吸引人。她還有上百個發明的點子。」

曼加諾看到小珍妮佛詮釋她本人時則很吃驚。「如果我夢想有個機會挑一個人來扮演我的話,那會是珍妮佛勞倫斯。」曼加諾大笑。「由珍妮佛來扮演我,我感到非常榮幸,尤其是認識了她之後更覺得如此,她是這麼有才華、聰明。我們開始聊之後,我幾乎感覺到她在研究我。當然啦,她當時確實在研究我,因為她平常對小珍妮佛來說,演到喬伊的中年自然會是個挑戰,畢竟中年對她還很遙遠。她解釋著:「一個角色要經歷四個世代(四十年)讓人很興奮,我從沒演過這樣的角色。不過,在大衛的劇本裡,這個角色十分地真實。我觀察到,一個人年紀漸大時,似乎會變得比較冷靜。所以我在喬伊的聲音和神態方面的細小變化上下功夫–她變得更有自信、更圓滑、節奏也更慢。」

羅素發現小珍妮佛在表演上的轉變很明顯。「她年紀變大時,珍妮佛就變了。」他回想起。「她的樣子很不一樣。聲音變了,一切就感覺不一樣了,她改變的方式有點讓我想起了《瞞天大佈局》裡的克里斯汀貝爾。同時,她也演出了喬伊的沈靜,喬伊的奶奶當時就預料這會是喬伊的優勢:在一間房裡,要把大家維繫在一起時,展現出從容不迫的氣場的能力。」

勞倫斯相信,只要見過喬伊曾處於人生的最低谷,就能本能地感受喬伊的成功所產生的影響。「我喜愛大衛的故事的部分原因是,它真的深入了連喬伊都不相信自己的那些年,那時每個人都讓她相信她的夢想既荒謬又蠢,」她說。「我覺得這是述說一個人成功的故事時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要讓大家看到那些年自己沒意識喬伊困惑著如何追尋自己想要的東西,其實大部分原因是,她得同時想盡辦法,讓她那關係緊密卻又麻煩不斷的家運轉。雖然他家人的各種問題快把她逼瘋,她對他們的責任感從沒動搖過。「喬伊和家人間的互動很複雜,因為她愛她的家人到天荒地老,他們也非常愛她–不過,他們並不大依她喜歡的方式支持她。」小珍妮佛大笑著說。「我覺得他們只是試著保護她、不讓她受傷,所以一個人很難反對扮演喬伊家人的一群演員,小珍妮佛認為一定是活力四射的,部分原因是她之前在羅素的電影中已跟其中的許多人合作過。她超高興能成為這固定班底的一員。「一方面,這些演員你都認識,」她說,「但另一方面,我們扮演的是全新的角色,角色之間的化學變化完全不一樣,這讓人超級興奮啊。」

勞倫斯特愛和勞勃狄尼洛再次合作,她這次是演他的女兒。「勞勃一直像是我的大家長,在電影和名利的世界裡拉拔我,我總覺得有什麼問題都可以問他。」她說。「這次他演我的爸爸,真的很讓我感動。更重要的是,和勞勃演對手戲就像開阿斯頓馬丁轎車一樣,完全是另一回事了。」 最重要的是,勞倫斯與羅素間的緊密合作關係,讓她在詮釋喬伊的角色內在時覺得受到支持,而且她表現得更大膽。「這是最詭異但又最有力的合作關係,」她回想著。「不過,感覺大衛知道怎麼打開我的心,我實在很感激他要我演出他的作品、參與他如傳奇般的事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