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電影 ﹥聖母峰 Everest

延伸閱讀

山的呼喚:將真實事件搬上大銀幕

1996年5月的悲劇在當時是聖母峰史上死亡人數最多的山難,世界各地的媒體被事件中彰顯的人類耐力所震撼,許多暢銷書和紀錄片也以它為題材,卻不一定符合事實。

聖母峰是地球上最神聖的高山,海拔超過五哩,接近747噴射機的飛行高度。它險峻無情的山峰讓喜愛冒險犯難的登山者前仆後繼試圖攻頂,迎向最大挑戰。1996年5月的悲劇在當時是聖母峰史上死亡人數最多的山難,世界各地的媒體被事件中彰顯的人類耐力所震撼,許多暢銷書和紀錄片也以它為題材,卻不一定符合事實。

強克拉庫爾寫的《聖母峰之死》於1997年出版後不久,Working Title製片提姆貝文讀了這個故事便對它產生興趣。記者強克拉庫爾在1996年5月隨羅勃霍爾的冒險顧問遠征隊登聖母峰,他第一次寫下這起事件是在《戶外》雜誌。提姆貝文的製片夥伴艾瑞克費納也對這個題材有著濃厚興趣,兩人發現和Working Title簽有長期發行合約的環球影業恰好擁有和事件相關的其他所有權。包括貝克威瑟斯寫的《Left for Dead: My Journey Home from Everest》,這本書給了製片群靈感;還有羅勃霍爾和妻子珍亞諾最後一通衛星電話的通訊紀錄。雖然這起事件中的登山者家屬對此悲劇多年來保持低調,但他們和製片群一直有聯繫,等待時機成熟將事件搬上大銀幕。

提姆貝文表示:「首先我們找了大衛布里薛斯,他1996年為了拍攝聖母峰的前瞻性IMAX電影也在山上。我發現他擁有最棒的相關資料。這是許多版本當中的一個,相當引人入勝。其實很多人都寫過或說過當時發生了什麼事,有點像魔術方塊,每次轉動都會出現不一樣的排列組合。這部電影拍出來也會有成為其中一個版本的風險,不過Working Title很用心在製作。」原本這部電影預計在1990年代開拍,由史蒂芬戴爾卓執導演筒,但到了2011年才真正將各個元素集結起來,準備搬上大銀幕。

賣座電影編劇威廉尼克爾森和賽門鮑弗伊共同寫出了深刻感人的劇本,加上先進的視覺特效,不用讓演員和工作人員暴露在危險之中就能捕捉事件發生當天令人震撼的場面。提姆貝文和艾瑞克費納此時開始和導演巴塔薩科馬庫聯繫,他當時在洛杉磯拍攝馬克華柏格和凱特貝琴薩主演的Working Title動作驚悚片《禁運品》。本片另一名製片妮琪肯蒂斯巴恩斯說:「巴塔薩是絕佳的導演人選,他不遺餘力的忠實重現這個故事。」導演巴塔薩科馬庫在家鄉冰島有極高聲譽,不但擅長動作片也很能駕馭劇情片,他的背景也讓他很熟悉寒冷天氣,知名作品包括:《冰點下的幸福》、《飛向天堂》、《冰島犯罪現場》和《救女心切》。巴塔薩科馬庫拍完《禁運品》後,接著執導《深淵》,這部氣氛恐怖的電影描述一艘漁船在冰島沿岸翻覆,唯一的倖存者活下來的真實悲劇故事。

深淵》在2012年入選為奧斯卡獎最佳外語片,顯示出導演捕捉大自然殘酷面的功力。巴塔薩科馬庫讀了《聖母峰》劇本之後相當興奮。「我對風景和天氣再熟悉不過,」他表示。「在冰島,大自然近在咫尺。火山爆發和雪崩經常吞沒村莊,提醒你大自然力量的可怕。我曾花好幾個星期騎著馬越過冰島杳無人煙的高地,因此一直很想拍一個故事,描寫人類在大自然的極端環境中,會展現什麼樣細微的人性。他們和大自然涉入愈深,愈能進一步發掘自我。

以我的經驗來說,在這樣的環境中你才能真正了解你的朋友和他們的本質,特別是在遭遇危難時。所以今天有這麼畢生難得的機會讓我可以敘說一個世界最高峰的驚人故事,我當然不會拒絕。」巴塔薩科馬庫表示這個機會深深吸引住他:「我希望盡可能呈現真實面貌。我們現在有辦法讓大家一睹聖母峰不同以往的景色,同時創造角色之間的緊密互動,這是大型製片廠難以做到的。」

他認為這是個彰顯人類成就和具警告意味的故事。「聖母峰是個隱喻,代表人類的企圖心,而這樣的企圖心必須和家庭生活達到平衡。一邊是山、一邊是家,兩者之間的距離遙不可及,往相反方向拉扯。」他很佩服嘗試攻頂的諸多登山者,以及他們在過程中得到榮耀和追求畢生目標的決心。他說:「你可能會問:『為什麼要爬聖母峰?』但沒有人能真正回答這個問題。但你也可能會問:『人為什麼要過活?為什麼要有事業?』即使一個人再有錢,還是需要事業。這是很難回答的問題之一。」

巴塔薩科馬庫很投入在挖掘事件當天世界最高峰發生了什麼事,他認為拍這部片對身體和心理都是一大挑戰。「大家都很熟知這起事件,也有豐富的紀錄,」他說。「但版本有很多種,時常產生矛盾。」他和其他製片以及編劇們共事時堅持要讓故事顧及每個當事人的立場。他們必須尊重那一年五月在聖母峰喪生的八名登山者,述說一個平衡的故事,不去評論或辯解當事人在事件發生前後所做的決定。

稍微解釋一下背景,因為行程延誤造成擁擠阻塞的狀況一直以來都是聖母峰登山客遭遇的問題;山難當天,不同隊伍的34名登山客都打算攻頂,但沒有人料到強烈暴風會突然來襲,因為稍早的天氣非常理想。共同製片大衛布里薛斯和Working Title籌備這部電影超過十年,他也是本片顧問,提供在尼泊爾登山和拍攝的建議。1996年山難發生時,他人在聖母峰共同執導和共同製作後來在1998年上映的熱門IMAX電影《聖母峰》,因此他可以告訴演員和工作人員當時狀況是如何。「我共事的每個劇組人員都很希望能忠實呈現事實並彰顯當事人的角色,」他表示。

另一位協助將故事搬上大銀幕的是關鍵高山顧問蓋伊柯特,他在好友羅勃霍爾遇難當天幫忙調動人力救援,現在則負責冒險顧問公司的營運。柯特和霍爾從青少年時期就一起登山。「對所有擔任高山嚮導的夥伴來說,」柯特說,「1996年的事件帶給我們很大的教訓。我們在事後問了自己很多問題,找出方法避免類似情況再度發生。對整個產業可以說是一種成長。」「羅勃是高山嚮導的佼佼者,」柯特接著說,「但當時這一行還在初步發展當中,先驅者遭遇環境裡的變數也不一定能存活下來。」巴塔薩科馬庫形容拍片的準備和研究為「此生做過最難的事情」,他先是讀了所有可取得的相關書籍和文件,再來和爬過聖母峰的人進行無數場對談,試著了解登山者的心態。

電影製作前期他去了聖母峰一趟,然後到紐西蘭和當事人家屬會面。巴塔薩科馬庫談起他在過程中得到的學習:「我非常感恩能有機會造訪聖母峰,我以前從沒想過自己能像這樣旅行和體驗世界。聖母峰一直是個夢想,但我從未踏上旅程。」其餘兩位製片為Cross Creek Pictures的布萊恩奧利佛和泰勒湯普森,他們上一次和Working Title合作是2013年的鉅片《決戰終點線》。「這次電影製作的合作規模非常大,我們對於最終成果很自豪,」布萊恩奧利佛和泰勒湯普森表示。「聖母峰代表探險和深厚的崇敬,對成功攻頂過的人和在實現夢想的過程中喪命的人都是如此。

這部片深刻描寫在逆境中求生存的狀態,而巴塔薩科馬庫是極少數有辦法在三萬呎的極限環境中呈現險象環生畫面的導演。」製作團隊成員都到齊之後,接下來便開始尋找合適的演員。他們最後集結了完美的卡司,這些優秀演員都準備好面對所有心理和生理上的挑戰,鉅細靡遺的詮釋這個在聖母峰發生的精彩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