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電影 ﹥絕處逢山 The Mountain Between Us

延伸閱讀

關於電影

驚心動魄的旅程.扣人心弦的愛情。兩人的相愛是使他們最終得以生存的最大原因。

在同名小說《絕處逢山》中,作者查爾斯馬丁描繪出一種懸念,兩個毫不相識的陌生人,在承受巨大壓力下,如何坦然面對並信任彼此。這個故事一層一層的剝開兩個獨特的個體,兩人逐漸受彼此吸引,最終走向相愛一途,這引來奧斯卡獎提名製片《關鍵少數》彼得切寧的興趣。故事的核心,也探討了人性的善意、相互關心及付出,提醒我們時時保有希望,並活在當下。

這位資深製片五年前便從馬丁手上買下翻拍版權,希望能將這個故事搬上大銀幕,再創《齊瓦哥醫生》及《遠離非洲》等經典。

「我對於能做一部大製作的愛情故事感到興奮,」切寧說。「我對這個故事描述兩個受創的角色,共同歷經災難後他們的人生如何改變感興趣。這是兩個受困於我們能想像的最糟狀況,而兩人的相愛是使他們最終得以生存的最大原因。」

在任何狀態下,艾莉絲馬丁和班巴斯都是最不可能被想在一起的組合。兩人都是工作狂,也在各自專業的領域是佼佼者,而兩人之間的共同點也僅止於此。

艾莉絲生性大膽、無懼、好勝,是一位不按牌理出牌、絕不妥協於常規的攝影記者。一如往常,她一直工作到最後一刻才要飛回紐約與她交往已久的男友馬克結婚,卻在婚禮前一天受困愛達荷州。當她知道班機因惡劣的氣候被迫停飛,她決定另謀他法,與一位陌生人一起包了一架小飛機,飛往各自的目的地。

班巴斯是位知名的兒童外科手術醫師,他正前往紐約,為隔天一場大手術做準備。他講究嚴格精準、非常教條式與中規中矩的生活方式,不管是私領域還是公領域。即便不情願搭上小飛機,但眼下確實也沒別的辦法,他只能將就。這個決定造成了接下來無數令人膽戰心驚的事件,也使兩人最終走向緊密的結合。

飾演艾莉絲和班的分別是現今最知名的演員,一位是奧斯卡獎得主凱特溫絲蕾,另一位是金球獎得主伊卓瑞斯艾巴。

「兩位都是世界級的演員,」切寧說。「將這兩人擺在這齣緊張刺激又情緒滿溢的故事中對我來說意義重大。兩位對這部電影的投入都極高,兩人對於能與對方合作也都非常開心,期待一同拍出一部高質感的作品。」

溫絲蕾這幾年來的作品累積,已經高到無人能敵的程度,她時常提到希望能演出較為「霸道」的角色,而這次艾莉絲這個角色對她來說再適合不過。「她就是那種如果自己的聲音不被聽見,她便絕不罷休的女子,」溫絲蕾說。「她曾到過戰區,從事時常必須跟時間賽跑的工作,連夜不睡是家常便飯。她是個勇敢的女子,非常的勇敢。」

在艾莉絲身上,她看到這個角色展現出無比的無懼,當她的處境跟班一樣的慘時,她心智上的堅毅也是幫助她最後生存下來的關鍵。「我第一次讀到劇本時,我其實對艾莉絲和班都產生很大的興趣,」溫絲蕾說。「我喜歡這對從影片開始到結束都必須互相扶持的兩個角色,我從未讀過這樣的劇本。我也相信故事中說的,在無法衡量預測的狀態下人是會變的。你可以深刻體驗某個經驗,然後從此你的人生因此改變了,也必須放棄幻想如果這一切沒發生人生又會變成怎樣。這兩個角色一同經歷的是那麼的多,這點很吸引我。」

另一方面的伊卓瑞斯艾巴,因飾演BBC頻道影集《路德探長》而爆紅,主演的電影包括《無境之獸》和《曼德拉:漫漫自由路》,而這次也同樣受到班這個角色的吸引,這位男子是高富帥的代表。「這個故事,以及兩位主角共同經歷這趟非常艱辛的旅程,在在的吸引著我的注意,」他說。「我覺得這非常戲劇化的故事能讓我好好表現,同時我也從來沒主演過愛情電影,所以對我來說是一大挑戰。」

「這電影告訴我們,沒有人能算準在什麼樣的情況下能遇到真愛,」艾巴接著說。「事實上,有時候最無法想像的情境,可能更是讓自己思考是否能愛上某人,因為彼此同樣陷在最不堪的狀態。身為一位演員,你比須盡可能的設身處地想像那個角色經歷了什麼,而班經歷了非常多。他的私生活一團混亂,而就在困於山中時,情況越變越糟。」

要將這個既充滿愛情又有生存主題的故事說好,切寧以及另一製片傑諾托品決定找上巴勒斯坦裔的導演哈尼阿布阿薩德,這位奧斯卡獎提名導演最有名的作品便是他的外語作品《奧瑪的抉擇》及《天堂此時》,這兩部政治主題的電影都談論到有關生存權利及強權壓迫。

「哈尼最棒的特質就是他的做品充滿人性,他也不懼怕談論多元議題,」托品說。「他希望能挖掘人們情感的最深處,不管是愛情或是恐懼或是危機或是痛苦。他非常有說服力的在作品中展現。當我們發現他不僅能將這項特質帶進這部作品,他更進一步希望將這部作品的規模做得更大,我們因此感到非常安心。」

絕處逢山》中,哈尼阿布阿薩德首次嘗試執導這部大成本、大製作的電影,關於一對男女在惡劣的環境中為自己的生存奮鬥著。「這個劇本談論的是關於人性最美的部分,以及他們為了生存願意多相信、多愛素昧平生的陌生人,」阿布阿薩德說。「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很有趣的案子,確實也是我職涯以來最大的電影。跟過去拍小成本電影有非常多的不同,卻也有很多相似之處。不過說到底,不管是大電影或小電影,最重要的還是把故事說好。」

溫絲蕾對於這位勇於衝撞體制導演早期的作品非常熟悉,因此更想與他合作。「我之前就看過哈尼的作品,而且超愛他說故事的方式,」她說。「他用一種非常簡單的敘事方式,來談論極重且複雜的情感,這往往在一般電影中是很難呈現的。這些電影時常在討論有關衝突或悲劇,然而他卻總是能用很輕的方式在他的作品中展現,甚至能帶著幽默。在極致危急的狀態中,不管是悲劇或是苦痛,都是極有可能從中找到幽默元素的,這點是我對他在處理作品時最欣賞的部分。」

絕處逢山》的故事從艾莉絲與班搭上那架包機,並在由鮑布里吉斯飾演的駕駛於途中中風導致墜機後,一切戲劇性的劇情便展開了。當班第一次從殘骸中爬出,他以為只剩他一個人,對眼前的狀態感到絕望;更糟糕的緊接而來,艾莉絲受到重傷,將近兩天昏迷不醒。班運用他的醫學專業確保她的傷口受到妥善的醫治,當她總算清醒,他建議他們停留在原地確保安全,並深信救援很快就會到來。然而艾莉絲卻不這麼想,她記起駕駛從未正式申請這次的飛行,也就是說他們如果要生存下去,只能靠自己,而且動作要快。

「班的角色比起艾莉絲,大部分的時候都是趨於保守的心態,」溫絲蕾說。「所以他當然希望就留在原來飛機殘骸處,並期望有人前來救援,但艾莉絲說:『我們必須自己脫離這個慘況,看你是要跟著我走還是我自己走。』她的勇氣以及不成功逃出決不罷休的堅持,也是讓這個故事得以繼續走下去的主因。」

為了能活著走出這片山,艾莉絲和班得走過漫漫長路及挺過重重障礙。帶著必須的裝備,兩人踏上冒險之途,身旁還有駕駛忠心的寵物狗陪伴。這過程非常緩慢,在旅途上因各式突發狀況,兩人變得格外依賴彼此。她強壯的心智及他健壯的身材相互互補,共同撐過這段險途。

「整個故事中,兩人絕對時常看彼此不順眼,但那也因此將兩人綁得更緊,」溫絲蕾說。「他們必須合作,他們必須拋開那些歧異,直到他們發現無法失去彼此。」

他們也同時開始認識彼此最私密的人生故事,不過表達能力超強的艾莉絲還是比內斂的班更來的多話。她提到她一直到最近才答應嫁給由德莫麥隆尼飾演的馬克;而班這邊則是偷偷地藉由聽手機中的古典音樂,來懷念因癌症已逝的妻子。他們開始無私的體貼彼此,面對危機,誰也不願意丟下誰。

「這是一部關於愛情的電影,」製片大衛瑞迪說。「這段關係的開始,兩人就像陰陽兩端。當他們開始共同面對危難和挑戰,他們的角色也開始從彼此的身上學習更多、成長更多。艾莉絲變得不那麼尖銳,班也變得比較堅強,他們為了存活共同努力。」

「這完全就是愛情故事啊,」托品補充說。「這也是這部電影中最美麗的部分之一 ? 當你和某個陌生人一同經歷了最悲慘的情況,世界上沒有其他人能比這個人更快更親密的了解你。如果事發之後對方愛上你了,在這一切最慘的經歷後,從此再也沒有另一個人能如此的與你相連。」

就像艾莉絲和班,溫絲蕾和艾巴面對角色處理的方式也完全不同,但卻同樣的投入。「我很在意台詞,必須確定我們有完整的了解每句台詞的意義,」溫絲蕾說。「艾卓瑞斯會說:『別管那些啦,重要的是大家的專注力,是整體的氣氛。』我們必須試著適應彼此的工作習慣,這兩樣特質都非常重要,幫助我們電影的完整拍攝。我們從彼此身上學到很多。」

「凱特為艾莉絲這個角色注入深度與透明度,」艾巴接著說。「她對劇本字字斟酌,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分析劇本以確保大家都有共同程度的細節了解。當兩個角色要一起度過那樣的困境並談場戀愛,深究細節變得非常重要,因為觀眾會將所有細節看透。凱特非常謹慎也很真誠,她將自己完全獻給這個角色,我們都是,我們必須這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