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如果還來得及明白愛不是佔有,撲殺無法永久—《我的神秘狼朋友》


獨活的幼狼遇上母親過世後不再說話的女孩,他們成為支撐彼此走過傷痛的心靈支柱,是朋友更是家人。猶如童話般的故事竟改編自導演聽聞的真人真事,《我的神秘狼朋友》帶觀眾神遊到遠方仙境的同時,還以客觀的角度深入了解人類與大自然之間的兩難與取捨。

一望無際的草原,低頭吃草的羊群。在暮光灑下的大地,突然湧入使塵土飛揚的一列車隊,劃破人類與大自然之間界線逐日模糊而稍得的片刻寧靜。

我的神秘狼朋友》(2021)拍下美麗到令人屏息的牧場和原始山林,使人沉醉到一度忘了還身處戲院。帶觀眾神遊到遠方仙境的同時,又將狼群與人類家庭的兩條線,對照鋪排出狼與女孩都面對著殘酷命運的現實—失去至親。他們也因為曾經的失去,在陰錯陽差下有了交會。獨活的幼狼遇上母親過世後不再說話的女孩,他們成為支撐彼此走過傷痛的心靈支柱,是朋友更是家人。直到發現這是場把狼當狗的誤會,再度出現的別離課題,會如何引領他們體會成長的陣痛,明白愛的真諦?

想不到這猶如童話般的故事,竟然改編自導演丹尼斯英伯特聽聞的真人真事。電影結尾時放上初識幼狼只有三歲的原型人物和狼從小到大的合照,原來真實世界的三歲小女孩有個把幼狼錯認為幼犬而將其帶到女兒生命中的父親,而幼狼的名字就叫「Mystère(神秘)」。導演愛慘這個故事,於是將幼狼的本名沿用到電影中。


如果還來得及明白撲殺無法永久:

在看過幾部人與野生動物相遇的動人故事中,《我的神秘狼朋友》不只是風格平易近人、溫馨有趣的家庭電影,同時也讓觀眾以客觀的角度深入了解人類與大自然之間的兩難與取捨。在人類為了生存往山上開發、畜牧的同時,山上的生物們也面臨到棲地縮減,甚至產生狼群為了生存侵入牧場咬死羊隻的狀況。電影並未像黑白分明的童話故事,將某一方定為邪惡的代表。從萬物皆有靈的觀點出發,會因為小女孩和幼狼一起長大而萌生的情誼,憐憫因為地盤和食物的紛爭而成為部分牧羊人撲殺目標的狼群;從牧羊人的觀點出發,也能理解家中牲畜一而再,再而三被狼咬死的損失與痛苦。人類與大自然是否還有平衡的可能性?

(下一段有劇透,請斟酌閱讀。)

講到這點就要切入這部片其中一個打入我心的部分:電影中提到狼群必須有領袖領導的習性,若失去領袖將會成一盤散沙,更容易沒有組織性地各自行動,而增加羊群受害的頻率。這是認為撲殺狼群並無益於永久解決問題的另一派牧羊人提出的觀點。或許這也不是最佳的平衡之道,但在找到更適合的方法前,也許還來得及救撲殺狼群所引發的失衡與反撲。甚至,關於人類如何與大自然共存,也許終其一生不會有一個最好的平衡定點。但時刻因應萬變,不就是讓智慧隨之升級的進化嗎?


如果還來得及明白愛不是佔有:

我的神秘狼朋友》除了對於生態議題的理性討論,超越物種的友誼以及關愛卻不令人窒息的親情,都感性而觸動人心地讓人感受到愛不是佔有是多麼彌足珍貴。看到片尾那句「獻給我的父親」,便深刻體會故事中的小女孩因為父親留給她喪母後的復原空間、同時讓她知道父親相伴左右的愛,而和狼朋友神秘在經歷離別與驚險時刻後,能明白與實踐愛不是佔有的真諦。

小女孩和她的父親都面對受傷的靈魂—幼狼和小女孩。小女孩和她的父親也曾不知所措、不甚完美,但他們都以尊重另個生命的獨立性去愛著對方。讓我不禁回想起學生時代被打動到主題曲此刻就在腦中重複播放的《狐狸與我》(2007),那段像是小王子與狐狸般的相遇,描繪兩個生命從陌生、猜疑到拉近距離的可喜與可貴,卻也更真實地傳達出佔有並不是學會尊重對方的愛。雖然兩部電影中的小女孩遇上的生命,一個有從小就相處的依賴,另個則有長大才相處的疏離。相同的是隨相處建立起的信任與關係,仍會因有意或沒意識到的錯誤而崩解或結束。


而現實拍攝過程也是如此。動物訓練師布拉妮女士帶領動物們表現出真實的模樣而非操縱手段去呈現《狐狸與我》的動人片刻;主演《我的神秘狼朋友》小女孩的珊娜凱爾,則和飾演其父親的文森艾巴在開拍前的準備時期,恰巧碰到保護區的母狼生幼狼,於是如電影情節般和幼狼們互動,培養出特殊的人狼情誼。導演丹尼斯英伯特還發現狼群已將珊娜凱爾當作自己人,不只進食前會分食物給她,有時未入戲的狼群也會看到珊娜凱爾出現就配合演出。被導演視為救星的珊娜凱爾這麼說:「剛開始的時候確實會有點懼怕他們,不過當我們開始互相信任時,我們就像彼此的同伴一樣!」戲裡戲外都體現了這部片關於愛的核心價值。

作者:Joanna

本期焦點-【v.846】 2022/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