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我愛故我在!《我是你的完美男友》和機器人談戀愛看懂人類的那些小事


《我是你的完美男友》不只金獎無數,還佳評如潮,讓人不禁好奇這次的機器人主題到底玩出什麼新高度。除了見識到它集各種世間人與機器人碰撞出諷刺刻板印象卻又清新可人的幽默,思緒也陷入它從機器人視角反映出身為人類各種細微情感的深度描繪中。

也許可以打造專屬你的完美伴侶,但世上會有完美的關係,以及完美的……你自己嗎?

我是你的完美男友》(2021)先是由瑪倫艾格特在三月的柏林影展上抱回最佳主演獎,十月也於有德國奧斯卡之稱的德國電影獎斬獲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劇本與最佳女主角獎。不只金獎無數,還佳評如潮,讓人不禁好奇這次的機器人主題到底玩出什麼新高度。然後就在觀眾滿場、上半場笑聲也滿場而不用擔心只有你在笑的金馬影展上,見識到它集各種世間人與機器人碰撞出諷刺刻板印象卻又清新可人的幽默。

而這一切幾乎都拜主演機器人男友湯姆的丹史蒂文斯所賜,雖然在德國奧斯卡上未抱回影帝大獎,但他成功塑造出時而似人非人的詭異機械感與浮誇的仿人肢體動作,還時而散發出真假難分的人情味。就算和瑪倫艾格特主演的艾瑪一樣理性壓抑,也會忍不住融化。此外,飾演機器人公司員工的桑德拉惠勒向男女主角進行伴侶諮詢服務時,也有畫龍點睛的趣味橋段。然而,到了後半場便不再爆笑聲四起。不是電影的梗玩完了,而是思緒已陷入它從機器人視角反映出身為人類各種細微情感的深度描繪中。

我是你的完美男友》的笑點製造機丹史蒂文斯桑德拉惠勒

它抓著你的衣角,一起走出電影院,潛入許多想法無預警入場的日常。所有知道其存在之理所當然,卻不見得能百分百接受的落寞、自私、渴望與矛盾,也許會像片中主角艾瑪一樣,由自己自我剖析後說出口時自覺聽來可笑,但那就是最真實而無法被設計編碼、仿製的人性啊!

我是你的完美男友》的片名乍聽之下很愛情,但它講的不只是愛情,更是用愛本身去回視一個人存在的各種樣貌。原來那些最私密、難以啟齒的心緒,從能全然抽離情感的機器人立場來看,是可以暫且輕易撥開盤根錯節的羞恥感,直視也無需羞愧的自然與真實。甚至從沒有小我才能全然客觀的機器人身上發現:正是因為無法像機器人一樣完美,才會不甘直接萬事完美卻又總在追求完美的路上。

所謂自私,是因為身為獨立個體而有著以自己為本位的思考。有小我,便會有渴望;有渴望,便會有失望的落寞。但會因為落寞就不再渴望嗎?除非處在對人生全然絕望的狀態,不然仍會踏上那條請不要直接給我幸福、讓我自己追求幸福的路上。聽起來很矛盾,但或許人們的目標取向只是表面上重視結果,內核其實更享受的是過程。所以當我們看著艾瑪回憶起青春的暗戀情事,那份曾經的落空與此刻希冀的留白,呼應了她講過的那段話:「無法滿足的渴求,以及對幸福的追求,不正是人性最初的根源嗎?」


我是你的完美男友》預計於2022年在台正式上映,如果不介意被劇透,以下和大家分享和機器人男友隔著大銀幕談戀愛而意猶未盡、反覆思考的情節與人生課題,歡迎繼續看下去:

• 實現小我叫自私,也許只有機器人才能輕易完成大我吧?

艾瑪是研究古老文字的專家,當湯姆以他的萬能機械腦查出艾瑪和團隊埋首苦幹多年的研究主題,在即將發表前,已被他國的研究者捷足先登,懊惱與痛苦的感受淹沒了艾瑪。她腦中盡是晚人一步、多年努力都白費的念頭,湯姆卻說研究結果能為世界開展視野,她怎麼會自私地只在乎自己的成就。而這不就是平常自己感性與理性的掙扎、主觀與客觀的對話?可惜的是很少人能即刻切斷自我感覺的神經,完全客觀地只看向大局。畢竟對人類而言,生存在世的意義比起整體的福祉,更是時常自問的困惑所在。

• 你可以不要那麼完美嗎?

這段只需三週測試機器人伴侶是否可行的實驗戀情,在艾瑪因為事業挫折買醉回家的夜晚有了第一次又好氣又好笑的爭吵。湯姆完美的一切都讓艾瑪感到厭煩,他紳士有禮、浪漫撩人、把居家生活打理地有條有理,激起本來只想敬而遠之、態度疏離的艾瑪反骨的挑戰心,想看看他到底有沒有內建生氣功能、換成她主動求愛會是什麼情況。看似歇斯底里、無理取鬧,其實正扣問著太完美而毫無差錯,怎麼會有磨合的火花與更多的可能?無需努力、垂手可得的幸福,怎麼去感受自己值得擁有?

榮獲柏林影展最佳主演獎的瑪倫艾格特將艾瑪從對談情排斥、陷入到覺醒的細微情緒演得絲絲入扣,相當具感染力。

• 失去不可怕,最怕連回憶都不剩。

遇到機器人公司為艾瑪量身打造的理想男友,艾瑪也不為所動,並非不會愛了,更多的是曾愛過了之後一直藏在心底揪著她不放的落寞,始終沒有散去,甚至隨著舊愛的生活變化而日漸膨脹。電影起初就在她和一位舊識之間巧遇時的微妙氛圍,以及湯姆一到她家問起牆上那幅畫時埋下伏筆,原來舊識就是舊愛。艾瑪從容以對從家裡被載走的那幅畫物歸不再屬於彼此的原主,甚至能大器參加舊愛與其新歡入住新屋的喬遷派對,點燃她崩潰燃點的卻是一張她一直留在身邊的失去證明。如今對方的新歡不只追平她和舊愛曾經擁有的紀錄,還可能不會失去地超車。儘管當初留下的已是失去的證明,但失去至少代表對方的回憶裡會留下她的存在,但連這份失去都能被全然取代,僅剩的回憶還有她的位子嗎?

• 對白總是自言自語的獨角戲。

愛除了去愛人,會不會其實更需要的是藉由一段關係去感受自己的存在?艾瑪因為自己曾經的存在會從舊愛心中完全抹去而痛苦,也在湯姆整夜尋遍她的過往足跡只為找到她而被深深觸動。當自己的存在成了所愛之人的地圖,確實是難能可貴的美好。但看著艾瑪怕湯姆著涼而為他蓋被子、早起為他準備早餐,本來洋溢著幸福的笑容卻垮下了一滴淚。原來她很快就意識到這段新戀情完全不能認真,不僅是因為經過三週測試後就掰了,更多的是湯姆仍是機器人,他沒有需求、他的回應全是系統的設定。她就像歌曲〈獨角戲〉中那個孤單角色,所有回應、互動都是電腦程式所導出的一場獨角戲。沒有和另個個體實質碰撞而無法預測的生命交會,她的對白其實總是自言自語。

• 一個人的存在是由誰定義的價值?

最讓艾瑪回歸純粹狀態的時刻,是她一週回老家探望父親一次的日常。屋後那片靜謐的樹林、屋裡有些失智症狀的父親,以及和她共享童年與青春初戀的妹妹。在那裡,她能卸下心防,和湯姆分享舊照片裡曾暗戀的男孩,和湯姆以最貼近大自然的姿態享受生命中單純的喜悅,在草地上睡著、赤腳在綠地上奔跑。光是這樣存在著,就足以讓對成就的追求、舊情的落寞隨風消散。這一切脫離世俗定義的純粹直到父親家遭竊,竟被警方說家裡沒有珍貴的東西可偷時被硬生生打碎。

「連每張照片都很珍貴好嗎?」雖然站在竊賊角度來看確實一文不值,但聽在曾生活於此的艾瑪耳裡卻是種羞辱。一個人的存在很難與社會完全切割,因此終其一生總是在反覆的撞擊間不斷重新定義自己。所以一個人存在的價值該由誰來定義?或許是外界,亦是自己。但也因為所有人的量尺都不同,何來絕對的完美、絕對的價值?或許存在是隨著生命歷程所浮動的,是追求過的努力身影、是逼近幸福或與之擦身而過的嘆息、是身處其中的純粹喜悅。一個永遠無法被定義的生存狀態。

作者:Joanna

本期焦點-【v.839】 2021/1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