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坂本龍一:終章》觀後感:生命樂曲將結束的記號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紀錄片《坂本龍一:終章》是音樂大師坂本龍一在突然罹癌,發覺人生旅程靠近死期、在生命樂曲將終結前,重新思索音樂和配樂的概念,從他關注福島、環保等社會議題,和他逐漸衰殘、瘦弱的影像,一環扣著一環,看待他因面臨死亡而回歸原點所帶著的體悟。

2012年在福島被突來的毀滅性海嘯所浸泡的一架演奏鋼琴,貫穿全紀錄片,也比喻了音樂大師坂本龍一2014年突然罹癌的身體與心路。紀錄片《坂本龍一:終章》開頭,坂本龍一小心翼翼碰著被海水朽壞的琴弦和琴鍵,說那是鋼琴的屍體,他把那架將垂死鋼琴重新修復放在紐約的家中,並開始利用那台走音的鋼琴作曲。


而隨著紀錄片,觀眾將一環扣著一環,看見坂本龍一在2014年罹患咽喉癌後,以那架修復的鋼琴創作著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的《神鬼獵人》(The Revenant)。其漫長的配樂尋覓過程,冥冥之中似也呼應他的狀態竟和鋼琴的狀態及《神鬼獵人》的電影文本相互輝映,那描述美國拓荒時期從死亡邊緣回歸,徘徊在生死間和蠻荒/自然搏鬥的獵人,以復仇求生為主旨,實則描繪人與死亡的故事。坂本龍一、音樂和電影三方奇妙的相互契合,《神鬼獵人》也成為坂本龍一在自己作曲風格上的繼往開來,此部之後的電影《怒》的配樂,也繼續承襲著坂本龍一對音樂和配樂萌發的全新概念。

紀錄片在勾勒坂本龍一摸索《神鬼獵人》新概念的配樂,從他逐漸在工作室、戶外錄音,生出雛型的聲音中,一段帶有70、80年代日本流行的電子音樂的風格響起,也稍稍回顧他青壯年的配樂之路。坂本龍一從年幼便展現驚人音樂天賦,成年後心情上追逐著時代潮流,他70年代組樂團Yellow Magic Orchestra,即YMO,採用音樂合成器,製作超越人類極限的電子音樂,紀錄片也捕捉到他的樂團曾在洛杉磯舉辦現場音樂會的片段。而坂本龍一年輕時長相俊美,以青澀的演技演出的第一部電影是《俘虜》(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和大衛鮑伊北野武共同主演,執導的導演是大島渚坂本龍一也為《俘虜》初試電影作曲配樂,也讓他在電影配樂領域中嶄露頭角。他下一部配樂是《末代皇帝》,一開始是受到演出的邀請抵達北京,後來請他為電影其中拍攝的一幕作曲,更後來導演貝納多貝托魯奇(Bernardo Bertolucci)請他為全片配樂,坂本龍一也因《末代皇帝》成為首位拿下奧斯卡最佳電影配樂的日本人。在導演貝納多貝托魯奇另一部電影《遮蔽的天空 (英)》,坂本龍一也擔綱配樂;紀錄片其中一段有趣的花絮,是他在配樂室正準備錄音,導演臨時發表意見,表示不喜歡開頭的音樂,要坂本龍一重寫。坂本龍一當然當場傻眼,說這不可能,沒想到導演貝納多貝托魯奇說:「可是顏尼歐莫利克奈(Ennio Morricone)就辦到了。」坂本龍一聽完,想這導演真敢講,但既然顏尼歐莫利克奈都做到了,他也只得硬著頭皮更改。坂本龍一說,結果他自己卻很滿意那次的再創作。

這種在不自由和有限中出現的電影配樂,同時是具備著挑戰的力道,能創造出動人的全新可能。坂本龍一過去的配樂經驗,在紀錄片中也占據著重要的線索,過去的思考與現在思考交織,各種歷程都提煉著坂本龍一在察覺到死亡靠近時對音樂的改觀。《神鬼獵人》的配樂概念,被俄國名導安德烈塔可夫斯基的《飛向太空》(Solaris)中使用的音樂之父巴哈的聖詠曲(Chorale Prelude In F Minor,Bwv639)為啟發,不再是像電影《俘虜》、《末代皇帝》、《遮蔽的天空 (英)》時期以鋼琴為創作中心,坂本龍一像是被海嘯侵襲的福島大地,學習回到原點,接受其原始的狀態。他以鋼琴作為人造的樂器所發出的聲音和樂器成型的方式,說明人造的樂器的聲音無法長久,鋼琴的一個琴音彈下去,聲音會逐漸走音和發散。


坂本龍一解釋這是人造的聲音渴望回到自然的現象,而他企圖在聲音與音樂開始追尋更具永恆性與不滅的意境,這也充分讓觀眾了解為何坂本龍一的音樂風格近年出現改變,給觀眾更認識他音樂的路徑。坂本龍一在飲食上選擇了水果等較少人工添加的食物,音樂創作上也錄製更貼近自然和原始的聲音,在紀錄片導演史蒂芬諾默薛柏(Stephen Nomura Schible)打散、重組的影片時間線,觀眾也看見坂本龍一過往到如今對生命/音樂、關住人與社會議題的體悟,交互並息息相關。


Coda在樂譜上有提示著樂曲結束的功能。《坂本龍一:終章》片頭出現前,是一段十幾分鐘坂本龍一到訪福島現場、核災的警示,這段過程象徵人類打造的秩序與城市在一瞬間被大自然打回原形,看見被人類限制的東西想重返自然的渴望。遙相呼應著幾年後,坂本龍一聽到身體在瞬間被宣告罹癌的覺悟。接著,銀幕上放著他送給災民的小場地中動人的演奏,曲目是他最初的電影配樂曲〈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曲畢,片頭打上Ryuichi Sakamoto: Coda。音樂大師的生命被提醒將走向結束,全片凝聚日常的影像,訴說他因面臨死亡而回歸原點所帶著的體悟。片尾也以坂本龍一創作的聖詠曲〈Solaris〉作為回應。

作者:Angela

本期焦點-【v.659】 2018/0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