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通俗優美《相愛相親》像李白的詩好懂、好看


張艾嘉的文藝完全不是蔡明亮那種死光腦細胞的,反而是貼近生活的通俗,但通俗中有優美,很耐人尋味,也讓人拍案叫絕,像李白的詩好懂、好看、好有感覺,很白話卻又很細膩。

張艾嘉說她的最新主演、執導作品《相愛相親》像文藝片。一聽是文藝片,雖然入圍了本屆金馬7項大獎,在國外釜山影展受邀擔任閉幕電影,獲得好評,卻叫人望之卻步,關鍵可能在文藝片那三字,給人不少驚嚇,聯想到了蔡明亮,全身會渾身打顫。幸好,張艾嘉的文藝完全不是蔡明亮那種死光腦細胞的,反而是貼近生活的通俗,但通俗中有優美,很耐人尋味,也讓人拍案叫絕,與日本導演是枝裕和對家、日常的生活細膩的描述有異曲同工,都靠的是導演展現對日常的觀察及想像力,對觀眾來說,看他們的電影從來不費力,他們的電影都像是很久之前的一些導演,像放了一台攝影機在狹小的房間、人群的生活裡,平淡之中捕捉到最普世情感與價值,就像李白的詩好懂、好看、好有感覺,很白話卻又很細膩,而在張艾嘉的電影,似乎又特別喜歡聚焦談愛的價值。

張艾嘉的電影中,傳承的意味總是濃厚,談到愛、談到家,就避不了談到女人,電影中的女性如西蒙波娃的形容:是後天形成的,而在張艾嘉電影,女人除了被動地受上一代女人的影響,也主動地影響著上一代,相互糾纏,相互留下印記,像《相愛相親》一幕,說出許多女性在某個時期絕對不愛聽到的話──妳怎麼那麼像妳媽媽。


相愛相親》是以三個人物作主要刻劃串起的故事,從三代女性對愛情的態度,與男人的關係,擴展到生活與華人社會。三個人物是年近30歲的女兒薇薇(朗月婷 飾),即將退休的60歲中年女性慧英(張艾嘉 飾),和90歲的姥姥(吳彥姝 飾)講起,故事便是從慧英的老媽媽去世,慧英希望讓媽媽與爸爸合葬,但爸爸的墳在鄉下,被另一個老女人、也就是90歲的姥姥守著,原來姥姥才是元配,慧英的媽媽是爸爸離開鄉下進城認識再娶;而慧英能不能從姥姥手上拿到爸爸,帶回去跟媽媽同葬,是整部電影的主軸。


電影開頭不久,遷墳的故事主軸一清楚,就讓觀眾入戲,馬上被吸引。第一,這是女人與女人的較勁,第二,在她們所屬的時代她們各自有理。女人的最強敵人不是男人,是女人,尤其不同世代的女人為敵,更是天翻地覆,何況理由還是對男人的執著,以及背後難以說明白的時代背景與思想。

在《相愛相親》中,片中用了許多幽默與叫人共鳴的對話,勾勒出華人社會過去與今日「相親相愛」的日常景像。最揪人心肺的是吳彥姝飾演的姥姥,姥姥名正言順被娶進門,丈夫卻在鬧飢荒時進城打拚,一去再也不復回。姥姥照顧著丈夫的爸媽,等了一輩子卻只等到丈夫老去的屍體落葉歸鄉,也總算知道丈夫在外面娶了女人,還另外有了家庭,那個家庭就是慧英的家。電影中,兩個家都名正言順,但都無法有憑有據。

全片尤以電視台的淚訴跟事後姥姥望著丈夫的照片,顛著腳卻認不出相片裡丈夫面容的樣子,說「他額頭沒那麼寬啊」,察覺依戀一輩子的男人與依戀中的形像截然不同,令人鼻酸,以及最後姥姥拿到薇薇替她合成的照片,照片上的男人容貌又模糊的痛,讓她在最終決定說「我不要你了」。千迴百轉之中,有些屬於個人或屬於恆久不變的孤獨疏離,在戲與戲迂迴的堆疊與連貫中被突顯,在薇薇跟她的男友、慧英跟她的先生的互動關係中,相互辯證。

戲的最後在反面辯證完,正面的部分迎來張艾嘉田壯壯的開新車兜風,頗讓人破涕為笑的場景。這一幕景取的好、戲演得好,其中畫龍點睛的一句「以後不許王太太坐這」,如實把最相愛相親的美好,幽默地打進觀眾的心,在觀眾的心中體現出來。

這樣日常如飲水般平淡的相愛與相親,好像真的蠻幸福的。

作者:Angela

本期焦點-【v.628】 2017/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