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來自坎城70報導:特別放映


七十週年還籌劃了特別單元,選映了幾部意義非凡的影片。其中之一是安德烈泰希內的新作《Golden Years》;另外還有去年過世的伊朗導演阿巴斯的遺作《24 Frames》。

坎城影展七十週年,自是少不了一些特別的活動。從影片放映開始,就讓人感受到濃濃的歡慶氣息。坎城影展的經典片頭是從海裡的紅地毯一路拾級而上,搭配聖桑的「動物狂歡節——水族館」音樂,今年在每個階梯上寫下了歷屆曾經參與過坎城影展的導演,從奧森威爾斯、布紐爾、楚浮到柏格曼、馬丁史柯西斯高達等,洋洋灑灑一字排開,由於人數眾多,每一天還會變換一組人物,不僅向大師名導們致敬,也再次展現坎城對「作者」推崇的傳統。

七十週年還籌劃了特別單元,選映了幾部意義非凡的影片。其中之一是安德烈泰希內的新作《Golden Years》。坎城影展七十歲,泰希內則從影五十週年,今年73歲的他於六〇年代開始拍攝電影,執導過《野戀》、《愛滋味》、《熱愛十七》等二十多部影片,並以《激情密約》(Rendez-vous)獲得坎城最佳導演。《Golden Years》講述二戰時男子為了逃避從軍與妻子相聚,只好扮成女裝卻無法自拔的故事,改編自真實事件,宛如法國版《丹麥女孩》。曾與他合作的女演員包括凱薩琳丹妮芙茱麗葉畢諾許伊莎貝雨蓓艾曼紐琵雅等人,皆出席了影片首映。

另外還有去年過世的伊朗導演阿巴斯的遺作《24 Frames》,以阿巴斯的攝影作品出發,透過多媒材創作,呈現出24幅不同的動態風景,有的靜謐悠遠,有的氛圍神祕,宛如一張張風景明信片,訴說著阿巴斯對影像的意義不停歇地追尋與叩問——儘管隨著生命消逝嘎然而止,但他所留下的珍貴作品將持續帶給後世深遠的影響。與此同時,電影公司也宣布了他的作品包括《闖渡客》、《何處是我朋友的家?》等,都將展開修復工作。

歡慶活動在5月23日達到高潮,邀請了歷屆評審、得獎導演和演員等人出席,華人代表有舒淇、賈樟柯和本屆評審范冰冰,留下難得的合影。晚上的慶祝大會更是星光閃耀得驚人,藝術總監Thierry Fremaux親自在紅毯上歡迎所有影人重回坎城。晚會中播放多段回顧影片,並有歌手演唱得獎作品的經典歌曲。熱愛電影的人們齊聚一堂,談論著電影與回憶,場面隆重而溫馨。

每年都會有一部超級熱門的競賽片,造成媒體們大排長龍,甚至排了一、兩個小時卻依然不得其門而入的狀況。前年是陶德海恩斯的《因為愛你》,去年是吉姆賈木許的《派特森》,今年則是麥可漢內克的《Happy End》。正式競賽的媒體試片主要有兩個場地,一個是最大的盧米埃廳,座位多達近三千個,競賽片、非競賽片、午夜單元都會在這裡放映,另一個是隔壁有一千多個座位的德布希廳,一種注目單元的首映會在此舉行。不解的是,主辦單位總是把這種顯而易見的熱門影片排在座位數較少的德布希廳,而非盧米埃廳,等級較高的粉紅卡媒體得以優先進場,但是等級較低的藍卡和黃卡媒體就只能等到影片快開演前,尚有空位方能進入。在講究特權、階級分明的坎城影展,眾媒體為了要先賭為快,也只能默默地排進隊伍中。

競賽片截至目前為止,俄羅斯導演薩金塞夫的《當愛不見了》(Loveless)在銀幕雜誌(Screen)的評分遙遙領先,以冷冽手法講述一對彼此已無感情的夫妻,當他們各自忙著與外遇對象約會時,卻沒發現兒子已經離家多日。從家庭反映出現代社會的冷漠疏離。漢內克的《Happy End》儘管熱門,但映後評價不一,這回處理家族三代各自的心理問題,雖不若以往強烈,仍舊是大師手筆。評價兩極的尚有《單身動物園》導演尤格藍西莫的新片《聖鹿謀殺案》(The Killing of Sacred Deer),他擅長的超現實設定、詭譎的幽默感、不寒而慄的氣氛再度發揮到極致,但對人性黑暗面的極端表現,恐怕也讓許多人無法給予好評。

高達的傳記電影《情陷高達》意外地是以輕盈幽默的手法來展現這位性格難以捉摸的當代電影大師,通俗易入口,依然逃不過媒體惡評的命運。魯本奧斯倫的《廣場風暴》、奉俊昊的《玉子》、諾亞包姆巴赫的《The Meyerowitz Stories》都維持以往的風格和水準,蘇菲亞柯波拉的《魅惑》和河瀨直美的《》就顯得平淡無趣,與羅宏康特長期合作的編劇Robin Campillo執導的《120拍的節奏》(Beats Per Minute),深入法國一群患有愛滋病並為愛滋病患爭取權益的團體,坦白而令人動容。

作者:Emma Chen

本期焦點-【v.604】 2017/0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