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Netflix《不死軍團》觀後感:另類的英雄


《不死軍團》優點有回應社會當前的議題,電影選角上也希望盡力符合,動作場景注重關於女性打鬥的寫實細節部分,不會讓戰鬥中的女性穿著性感暴露,也不會給她們穿上長筒靴或高根鞋。

莎莉賽隆擔任製作與主演、邀請非裔美國女性導演吉娜普林斯貝瑟伍執導,改編自格雷盧卡(Greg Rucka)2017年美國同名漫畫作品的《不死軍團》,帶來寫實的超級英雄類動作電影,格雷盧卡也親自為電影編寫劇本,講述4名擁有不老不死奇異能力,無論被槍擊、火燒或是刀傷,都能迅速復原的軍人──安蒂、布克、尼基與喬,有著不死之力的他們幾百年來秘密接受傭兵任務,做他們認為對社會有幫助與正確的事。

莎莉賽隆領軍的不死軍團,囊括實力派演員路卡馬林內利(Luca Marinelli)、馬文坎薩利(Marwan Kenzari)、馬提亞斯修奈爾基基萊恩

不死軍團》人物設定有吸引人一探究竟的題目:長生不死,而且不只不死,還能永保年輕,4人中活最久的安蒂,由氣勢超強的女神莎莉賽隆飾演,扮演已經記不起自己幾歲,也記不起自己親人長相與記憶的千年人瑞,但她並不在意,她覺得時間讓她遺忘不重要的,而留下重要的部分,亦即,對安蒂來說,有著血緣關係的家人沒有陪她多次出生入死的夥伴重要,在漫長的歲月中,唯一只有同樣能不老不死的人,才能明白那種孤單與寂寞,在彼此身旁感受到一分歸屬與羈絆。

電影及漫畫讓不老不死的原因始終成謎,4個人完全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不老不死,而每個時代對不死的反應,電影透過角色的對白,都突顯了人類對「不一樣」的人或不了解的事抱持的狹隘思考,例如安蒂曾被當作女巫被處以極刑;布克的兒子罹癌,兒子怨恨布克不肯透露長生不死的方法;到了21世紀的社會,他們又變成科學家與藥廠企業之間瘋狂覬覦的對象,被視為消除人類疾病的珍貴白老鼠。

莎莉賽隆照顧與帶領新成為不老不死成員的奈兒,由基基萊恩飾演

不死軍團》也介紹了1位在現代世界出現的不老不死新成員海軍戰隊的奈兒,她在阿富汗戰爭意外中喪生,開啟了不死能力,4人在應付企業科學家的同時,要找到並照顧這位新夥伴。電影偶有類似的佳句,將不老不死存活社會邊緣的心情,和社會非主流族群如同志、非裔女性軍人,有意識的編排在一起,安蒂開頭關注被政府遺棄、被恐怖份子綁架、孤立無緣的人質學生,一方面是出於正義感,另一方面或許是「同病相憐」的境遇,讓安蒂等人決定投身幫助,電影有意帶出這分討論,也塑造默默付出支持與幫助這些不被重視的人能夠得到重視,因為如此,安蒂才是真正的女英雄。

不死軍團》優點有回應社會當前的議題,電影選角上也希望盡力符合,但也因為其考量商業動作片的定位與娛樂性,劇情很多時候簡略並依循公式,不少橋段是可預測的,開頭的救援任務展現不死能力與身手,新加入的成員讓莎莉賽隆老鳥帶菜鳥,中後段成員有人內訌,最後直搗黃龍。而電影在多處劇情細節處理上,並不用心,美國阿富汗兵營說來就來、說走就走,成員說內訌就內訌,CIA的角色科普利突然有良心、實驗室的床只靠幾條束縛帶綁人等等,多數為服務劇情的衝突轉折,強添娛樂性與刺激。

相對的,《不死軍團》的動作場景就較重細節,關於女性打鬥的寫實部分,《不死軍團》不會讓戰鬥中的女性穿著性感暴露,也不會給她們穿上長筒靴或高根鞋,她們的服裝與外型都符合一個戰鬥女性寫實的姿態,在動作編排上,也傾向如此(角色們身上頻頻中彈),對喜愛由男性特技演員當導演,強調力與美以及創新的動作設計和運鏡的觀眾來說,恐怕覺得動作場景表現與期待不符。



不死軍團》的爛番茄鮮度高,導演吉娜普林斯貝瑟伍莎莉賽隆、格雷盧卡合作交出另類的超級英雄作品,走出不同於其他人的路線,值得鼓勵。而電影末後的伏筆,也讓人期待接下來的系列續集。

作者:Angela

本期焦點-【v.767】 2020/0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