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重看《紅豬》觀後感:四十不惑的中年豬


《紅豬》如宮崎駿所言,是讓疲累失去熱情的中年人找回熱情的作品。宮崎駿雖從未在《紅豬》中說明主角是怎麼變成豬的,但觀眾多少明白變成豬的詛咒,是主角抱持著「人生只能這樣下去」停滯不前的想法,讓他變形成了名符其實的中年肥豬。

小時候沒看懂《紅豬》,才發現《紅豬》是要等長大後看,還是差不多往中年邁進時,才能看出個中滋味。

紅豬》在1992年上映,是宮崎駿51歲時的作品,是在動畫電影《魔女宅急便》之後,很難得的以成年人作為故事的主角的作品,電影背景以異國為主,描述一戰至二戰期間的亞德里亞海,《紅豬》中的主角波魯克,年約36歲,外型是一隻臉上有兩撮鬍子的中年肥豬,駕駛紅色的戰機,追緝空賊,以賞金為生。

曾是人類的王牌飛行員馬可,如今是紅豬波魯克

孔子說四十不惑,但說也奇怪,恰好正是人要步往四十歲時,開始對人生、夢想、愛情、自我、世界還有未來都其實感到最疑惑的時候。紅豬波魯克原來本名叫馬可帕哥特,他還是個人時,年紀輕輕就有高超的飛行駕駛能力,加入義大利空軍,與吉娜的丈夫、吉娜認識,更成為王牌飛行員,但義大利法西斯主義興起,歷經戰爭失去好友與隊友的馬可,對駕駛飛機的國家戰爭感到心灰意冷,也對戰爭行為感到厭惡與罪惡,他離開空軍,但唯一驕傲的是他的飛行技術,之後的日子他只能躲在亞德里亞海的秘密小島,開飛機追空賊拿賞金,在自己的小天地苟延殘喘,為自己而飛。宮崎駿雖然從未在《紅豬》中說明,馬可是怎麼變成豬的,但觀眾看到馬可的經歷與心境,多少明白變成豬的詛咒,是他自己給自己變的,抱持著「人生只能這樣下去」停滯不前、原地打轉的想法,讓馬可變形成了名符其實的中年肥豬。即便他自嘲「不能飛的豬,就只是豬而已」,縱然人生裹足不前像一灘死水,可至少還試圖反抗,維持對飛行的熱情與夢想,但《紅豬》也用馬可的空軍前同事,在電影院用一句話反駁波魯克「會飛的豬,也依然是豬」。

紅豬》中的熱情飛行員卡地士

有趣的是,一般在看《紅豬》時,會覺得故事中途加入的年輕飛行設計師菲兒,是讓紅豬波魯克找回人生熱情的重要角色,但老實說,長大後看,會覺得有點像反派的卡地士,才是讓波魯克從荒謬生命中得到熱情與反抗力量的關鍵人物。要不是卡地士執意白目地和波魯克挑戰,打壞他的紅色戰機,讓波魯克在反覆停滯的生活中,體驗另一種可能性,回到家鄉修復戰機、認識菲兒,不然波魯克這輩子就只能是這副豬樣,或是像吉娜說的,「總有一天會變成烤乳豬的」。

卡地士像極了卡謬《薛西弗斯的神話》書中向荒謬反抗的角色,卡繆說情人、演員、或冒險,這幾種角色或人物能讓生命盡可能的活出多樣,抵抗荒謬與抵抗「認清生命本是荒謬」後的自殺,而反抗這唯一可能(自殺)的反抗,構成存在的本質,因此反抗是熱情的,就像書中的精神象徵、神話人物薛西弗斯一樣,不斷繼續推石頭上山,我們還想像薛西弗斯是快樂的;卡地士正是如此,符合卡繆所說,他有紅豬沒有的熱情,熱愛冒險,並且見一個愛一個,見到吉娜求婚、見到菲兒也求婚,電影結束時他更朝好萊塢夢前進,去當演員,還想當總統,簡直是《薛西弗斯的神話》中集一切反抗精神於一身的男人,是紅豬波魯克的完美對照。

冒險大膽的飛行設計師菲兒與紅豬波魯克

紅豬》如宮崎駿所言,是讓疲累失去熱情的中年人找回熱情的作品。《紅豬》沒有真正的反派,也沒有壞人,雖然故事中的時局越來越糟,但故事中的空賊、城鎮的婦女甚至空軍的前同事,都僅僅只是為了生存下去的一群人而已,他們綁架小女孩手忙腳亂、連決鬥都鬧轟轟的,但《紅豬》最後帶著疲勞的中年人尋找逝去已久的熱情,讓豬稍稍回到人形,往前邁進,所以即便觀眾忽略了片尾停留在吉娜花園的紅色影子,不曉得紅豬有沒有去找吉娜,但不妨礙觀眾還是可以想像紅豬是快樂的,相信最後他去了吉娜的花園,決定跟吉娜在一起。

作者:Angela

本期焦點-【v.761】 2020/0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