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我的學生都是配樂大師》觀後感:義大利的布拉姆斯


本片罕見地不是講述電影配樂的紀錄片,而是劇情片,以一個早已被遺忘的配樂家──馬利歐泰德斯科(Mario Castelnuovo-Tedesco)與學生傑瑞赫斯特的關係,描繪一段電影配樂家無名的年代。

我的學生都是配樂大師》是劇情片,描述好萊塢40年代至50年代,替米高梅電影譜曲創作多達200部的義大利音樂家馬利歐泰德斯科(Mario Castelnuovo-Tedesco),一個早已被遺忘的配樂家,卻是許多現代赫赫有名的配樂家的老師,諸如約翰威廉斯 (John Williams)、傑瑞高史密斯 (Jerry Glodsmith)、亨利曼西尼 (Henry Mancini)、蘭迪紐曼 (Randy Newman)等人,都曾是他門下的學生。

我的學生都是配樂大師》以從律師轉戰電影配樂的傑瑞赫斯特 (Jerry Herst),向馬利歐學習音樂說起,從兩人亦師亦友的關係,突顯大師的課程宛如春風化雨。馬利歐從初次彈奏聽出傑瑞赫斯特的潛力,也聽出傑瑞赫斯特音樂中的理性克制,每一堂課循序善誘,用詩、用各種手法激發傑瑞的感性面,過程也以其他音樂家的曲調如蓋希文等,讓他找尋到屬於自己的音樂曲風。

電影呈現好萊塢早期配樂家的迷人風采。電影劇照

早期電影配樂並不被電影公司看重,電影放映出來,在電影工作人員名單中不會署名誰是作曲家,配樂的創作者從不會被記得,歷史也難以留名。《我的學生都是配樂大師》也呈現了一段米高梅音樂部門隨意更動了作曲家的意思,把呼應緊張氣氛的弦樂,擅自改動成銅管來表現,就連作曲家本人也完全不知情,看了電影才知道。

在電影中,啟發無數學生在音樂的道路上精進、有大師之稱的馬利歐,到了米高梅公司,姿態往往變得低人一等,多次都只能陪笑說好,往往被只寫出豆子歌曲的音樂部門主管頤指氣使,曾要求他一星期時間內為電影譜曲,外加上許多條件。

導演亞當庫什曼(Adam Cushman)讓電影始終維持暖和的色調,充滿著過往美好歲月的感受,鏡頭與場面的調度都十分樸實,電影前半在傑瑞赫斯特與馬利歐的學習進步中,刻劃兩人關係,以及那個年代作曲家在電影界的地位,都有點到為止;但到電影後半,主角越來越著重在傑瑞赫斯特的掙扎,與他掙扎後的妥協,以及最後決定不留戀電影配樂圈,而是再以律師為職業,有些初人意外。電影後半用了幾次音樂配上幾個畫面推進時序的處理,有點偷懶,到最後,傑瑞赫斯特決定不做作曲家,回到家鄉與女友結婚,如此收尾之快,轉折顯得有些匆促,也有一些虎頭蛇尾。

但導演與演員山德貝克利萊奧馬克斯還是以此片傳達了每個電影配樂作曲家的深厚基底與訓練,以及他們的恩師馬利歐泰德斯科的教導,馬利歐的辛苦即便沒有在傑瑞赫斯特身上完全開花結果,卻還是在其他門生約翰威廉斯傑瑞高史密斯等人身上,百花齊放。

許多名配樂家的老師馬利歐泰德斯科。電影劇照

我的學生都是配樂大師》雖然不是出色的電影,卻在配樂這個主題與影史上、挖掘出比以往更細膩關注到作曲家個人內心的掙扎,以及當時的現實困難,對想了解電影配樂家歷史的觀眾來說,十分有趣新鮮。

作者:Angela

本期焦點-【v.751】 2020/0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