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音樂劇改編《貓》:災難性的真人CGI


將近四十年前讓現場觀眾覺得驚豔的歌舞規模,21世紀的今天是否還能達到同樣的效果?相信許多劇評影評都是帶著這樣的疑惑走進電影院,然後就完全被……震驚了!

1981年,改編自T.S. Eliot詩作的音樂劇《》於倫敦首演,算是豪華音樂劇(Mega Musical)的先鋒部隊,雖然幾乎沒有劇情,卻以大規模的道具場景、華麗的歌舞場面與琅琅上口的音樂迅速擄獲觀眾的心,在倫敦演了近21年,在紐約百老匯演了18年,也在許多音樂劇迷的心中成為長紅不墜的經典。

2019年,原作曲家安德魯洛伊韋伯將這齣音樂劇搬上大螢幕,消息一出引起一片譁然,一齣基本沒有劇情的歌舞劇究竟要如何改編成電影?舞台上因真人現場舞蹈而讓人震撼的賣點,放到隔了一層的大螢幕上是否還能成為亮點?而事實上許多音樂劇迷都知道,《》音樂劇版當年到底為何能紅一直是個難解之謎,連韋伯本人都曾經表示感到意外,更苛刻一點的說,將近四十年前讓現場觀眾覺得驚豔的歌舞規模,21世紀的今天是否還能達到同樣的效果,連舞台版都不好說,更何況是電影版。

相信許多劇評影評都是帶著這樣的疑惑走進電影院,然後就完全被……震驚了!就算已經做好了某程度的心理準備,但導演到底怎麼敢端出這樣的作品,我的審美觀絕對限制了我的想像力。


如果《悲慘世界》電影版時我們固然討厭Tom Hooper永無止境地特寫,但某程度來說其失敗很大一部分還是可以歸咎於演員的唱功或表現;那麼《》電影版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敗筆就都只能怪罪在導演身上,Tom Hooper在這部片裡徹底展示了一個導演到底能夠多失敗。
首先,《》電影版捨棄了音樂劇版所用的傳統服飾化妝,改用充滿現代感的CGI去模擬貓毛、貓耳朵和貓尾巴,演員身上並不實際著裝,然而CGI做出來的效果極為嚇人,除了將所有貓的造型與臉部特寫都變得十分詭異之外,遠景拍攝群貓時還時常出現遠景貓的頭身比例不對,而真人身上加CGI後製的副作用是演員的動作變得極不自然,頭身或肢體角度不協調,許多舞蹈段落甚至出現停頓或瞬間跳格的狀態,《》原本最吸睛的舞蹈元素被CGI毀得七零八落;此外,背景與其他非貓物種也被處理的很可怕,全劇雖然主要以貓的視角出發而將景物放大,但每個鏡頭下的景物放大比例卻不一致,鐵軌貓一整段都像小人國歷險記,到了特拉法加廣場,景物的比例卻又是以人的視角出發,忽大忽小的背景配上Tom Hooper獨門特寫運鏡模式,讓觀眾一整場都像坐雲霄飛車一樣看到中間就開始暈車;更別提硬要用迪士尼式的歌舞橋段卻配上擬真的人臉老鼠、人臉蟑螂以及等比例放大的擬真廚餘垃圾,完全不可愛也不精采,只會讓觀眾在人臉貓吃掉人臉蟑螂和擬真垃圾時,驚嚇指數瞬間破表。

除了後製上的不用心,導演也再次表現了他對特寫鏡頭的熱愛:百分之四十以上的時間,鏡頭都定格在Victoria這隻貓的臉上,偏偏Victoria其實從頭到尾基本維持一號表情,理論上應該是這部電影最大賣點的群舞畫面卻少得可憐,大部分群舞都只能看到Victoria的臉在鏡頭正中央(有時候還特寫到連CGI貓耳也被切掉),然後鏡頭的角落裡隱約看到旁邊有別的東西在動,要想好一會才能領悟那是其他貓在跳舞。


相較於匪夷所思的畫面呈現,本片的故事改編與歌曲表現則相對符合一般標準,編劇主筆Lee Hall曾為《舞動人生》電影與音樂劇版的編劇,他在《》音樂劇版原有的主線上重新做了整編,以Victoria的視角穿針引線去串起前半段原本比較零碎的自我介紹,也加強了幾隻比較主要的貓之間的關係連結,以一個幾乎沒有故事的原作來說,能把主線排成這樣,並且捨得將某些歌曲去蕪存菁已經算很不錯。歌曲部分其實絕大多數的群唱與獨唱表現都還算可以,不過Jennifer Hudson歇斯底里的Memory大概還是會讓音樂劇迷倒彈三尺。

當然眾所周知,此次《》電影版的演員陣容相當豪華,其中以Ian Mckellen的Gus表現最佳,以這個年紀來說聲音不錯,而且歌詞內容幾乎變相是Ian的自白,算是選角的一種幽默;至於音樂劇迷會比較關心的老戒律伯Old Deuteronomy變成了老母貓,由Judi Dench飾演,雖然在角色定位和歌唱能力上都不一定最合適,不過考量到Judi Dench當年因阿契里斯腱撕裂而錯失首演Grizabella的機會,韋伯這次選擇轉換這個角色的性別讓Judi Dench圓夢參演,也算無可厚非。至於年輕一輩中,戲份最重的Francesca Hayward是英國皇家芭蕾舞團首席舞者,舞蹈表現應該要很亮眼,可惜被CGI完全毀滅,唱歌和演技都差強人意卻都在特寫鏡頭中被凸顯出來,算是整齣戲最倒楣的一個演員;而James CordenTaylor Swift則幾乎都是本色演出,不算有特別的驚喜。


》電影版的改編,即使事先就不被看好,相信也很少人能料到其結果竟然能夠如此慘烈,Tom Hooper這個導演過譽的程度恐怕要超出之前的想像,雖然製作方在首映後收到惡評如潮已經將影片緊急回鍋重塑,號稱本週以新版重新推出,這其實是韋伯創作一貫的風格 ──修改、修改、再修改,但以技術不到位、後製不用心卻又硬要做CGI的現狀來看,重修版到底能夠有多大的改善恐怕也很難讓人有所期待。雖然電影分級為普遍級,讓人不適的畫面卻不勝枚舉,如果要攜帶12歲以下孩童觀看還是要謹慎。至於《》,四十年前能紅的歌舞片必定有其時代或歷史意義,卻並不等於在現代絢麗豐富的影視舞台產業中有繼續演下去的價值,《》音樂劇版尚且如此,完全選錯幕後團隊的電影版就更是如此,歷史上的經典就讓她只留在歷史上,或許會是個比較恰當的定位。

本期焦點-【v.738】 2019/1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