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江湖無難事》觀後感:革新低級當高級


《江湖無難事》電影的劇本有打下穩固基礎,藉著主要的劇情,將熟悉的台味重新組織,玩出新鮮樣子的B級趣味。電影中,苦澀悲劇的雙主角的拍片壓力,被塑造成令人莞爾的荒誕喜劇。

誰不愛低級?誰不喜歡低級的東西?和文化高低國家無關,人之常情而已,但低級要能低出趣味,趣味中藏有新鮮感,還有點附庸風雅的清新格調就不容易。

台灣電影《江湖無難事》有屍體,有裸體,有性、鈔票、血腥、斷指,還有濃濃黑道的江湖味跟國台語混搭的鄉土氣息,組合一起很本土,很台。最初,它的預告有點失敗,看不出要講什麼故事,深怕只是拚命塞低級笑點,胡搞瞎搞當趣味的電影;但幸好,它不老調重彈,也沒輕看電影中每個細節元素,各樣公式的B級趣味重組輸出,汰換出屬於自己的統一質感,另加上完整的故事敘事與荒謬情境,採用苦澀悲劇的雙主角,將他們的拍片壓力塑造成令人莞爾的荒誕喜劇。


電影描述,從小在漫畫店錄影帶長大的「穩死」(黃迪揚 飾)和「豪洨」(邱澤 飾),兩人是從小到大的好友,「穩死」想拍電影,有電影夢,為了築夢兩人燒錢開拍喪屍片《末日無難事》,沒想到男主角卻傳出醜聞。電影沒拍成,「穩死」負上巨債,陪「豪洨」幫黑道拍喪禮影片賺錢還債。某天,黑道大哥突然決定出資,要求「穩死」替他的女友「香耐鵝」拍電影,並且非讓「香耐鵝」當女主角不可。「穩死」決定將未拍完的《末日無難事》繼續拍完,但沒想到女主角這次也發生意外,不小心變成屍體,「穩死」與「豪洨」怕小命不保,硬著頭皮利用屍體繼續拍片。


江湖無難事》的劇本有打下穩固基礎,立意清楚有趣,女主角不小心死了,為了不讓黑道大哥知道,導演跟製片得想盡辦法,用屍體蒙混過關,克服各種荒謬情境,要讓電影拍完。本片精采在於,它充斥低級笑料,但它有劇情,言之有物,也有出人預料的成功反轉。全片扣緊了主角倒楣可憐卻懷有理想、才華的特質,讓觀眾體會到角色們身負強大的拍片壓力,得盡力迎合所有人跟勢力,偶爾有些天馬行空,但都能說服觀眾相信,覺得好笑,例如含屍體的手指,或是大哥跟小弟喊著「來做愛吧」的台詞,以及片中常常倒楣的可憐日本人。


電影執行上則中規中矩,節奏流暢。演員將每個角色演活,尤以飾演「穩死」的黃迪揚苦哈哈但堅持導演夢的幹勁,以及姚以緹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的演出,她片中一人大膽飾兩角,還與演大哥的龍劭華恩愛配對,叫人印象深刻。

然而,台灣喜劇電影常犯的老毛病──很愛嘲諷心理健康議題,連《江湖無難事》也難逃。從2016年《大尾鱸鰻2阿西穿精神醫療院所的約束衣、2018年《瘋狂電視台瘋電影》拿電視製作人亂發脾氣需要被強制就醫,到2019年的《江湖無難事》,在一幕說明角色「穩死」的特質,以他有點自閉症來形容。但夠敏感就會發現,自閉症完全與那一幕的笑點毫無關係,卻被做為強化「穩死」突兀而沉默行動的「合理」解釋,也被視為了笑點之一。

如果能察覺這類強化偏見的玩笑,《江湖無難事》應該能更完美。

作者:Angela

本期焦點-【v.725】 2019/0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