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人生消極掰》觀後感:迷人的戴普式訣別


《人生消極掰》很多時刻依賴強尼戴普的迷人魅力,讓觀眾感受到理查做自己時「活著」的反叛。強尼戴普在這部作品中為觀眾熬煮各樣金句、雞湯,展現他最具魅力、充滿個性的獨特表演。

人生消極掰》(Richard Says Goodbye)和新銳導演韋恩羅伯茲前作《她的故事未完待續》(Katie Says Goodbye)有著異曲同工的主題,它們都述說主角在一無所有和面臨死亡逼近時,才付出行動,去活出自己理想中想要的樣子。

人生消極掰》講述擁有人人稱羨的中產階級地位、文學教授終身俸的理查(強尼戴普飾演),得知自己罹患末期癌症,在陷入短暫的難以接受和低潮後,他決定做一些日常中不敢做的事,一些叛逆的舉動,吸大麻、一夜情、在酒吧上課跟說真話,與家人、同事道別,踏上迎向死亡的旅程。


死亡是這世界最平等的,再有錢再有權也難逃一死,編導韋恩羅伯茲藉由主角理查剩下6個月的壽命,醒思該如何活,活出意義。理查在知道自己將死後,不願再浪費時間,他改變教學方式,鼓勵學生利用一個學期,只從一本文學中獲得感受和啟發,理查更有趣是拒絕再花時間與同志酷兒族群爭辯所謂壓迫的觀點(叫他們去唸海明威《老人與海》),也更誠實坦然說出他對妻子的藝術作品──矗立在校園的一根巨石柱,是對性方面需求不滿的想法。


編導的故事中,理查的形象其實該接近循規蹈矩且十分無趣的知識分子,再平凡不過的保守教授,人生一直走在規劃好的筆直道路上,直到死亡向他殘忍預告,他才驚覺時日不多,不再想當乖乖牌,也不想再拘泥保守下去;在強尼戴普的詮釋下,強尼戴普的特質恰好突顯了理查的反叛,也適合這部作品想營造的喜劇氣氛,和理查故事越往後越走向瀟灑不羈的釋放感;但強尼戴普的選角或多或少干擾了觀眾在觀看《人生消極掰》時的感覺,關鍵的理查從保守邁入冒險的角色弧度,這個面對死亡而迫使角色頓悟的精采過程,呈現的有所落差。強尼戴普的理查,在故事最初幾句「幹」話中其實已走完了他偉大的頓悟,緊接是他灑脫的各種時刻,為觀眾熬煮各樣金句、雞湯,展現他最具魅力、充滿他個性的獨特表演。事實上,強尼戴普在這部電影的表現毫無疑問的可圈可點,也演出他過往少有的角色模樣,但故事中重要的過程──從死領略生、性格的轉變──《人生消極掰》並沒有給出一個夠分量、夠堆疊出重量的論述,就連死亡的恐懼都不曾在故事中任何一刻現身,以至故事後半理查的體悟與演說,讓人偶有感觸,卻脫不了陳腔濫調。

人生消極掰》很多時刻依賴演員散發的迷人魅力,讓觀眾感受到理查做自己時「活著」的反叛印象,電影本身卻沒有多餘述說關於死亡或生命的迷人觀點,它只用六章的結構,像寫本書般不斷傳達著:別再渾渾噩噩的過,人人終有一死,記得把握當下。

作者:Angela

相關文章


本期焦點-【v.716】 2019/0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