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莎翁經典劇集《馬克白》:權力慾望下亙古不變的人性悲劇


《馬克白》的故事不只是一個暴君的悲劇,也是一個人生的悲劇。2018年皇家莎士比亞劇團(RSC)的《馬克白》以時間為主體,導演以計時器與大字幕作為輔助,強調整個故事的時間感、宿命感與輪迴性。

在莎士比亞的戲劇當中,《馬克白》算是相對比較短的一齣戲,卻也是筆者個人相當喜歡的一個劇本,全劇以蘇格蘭悍將馬克白得到女巫預言為起點,講述在預言所挑起的權力慾望面前,馬克白如何從最初的掙扎猶豫,痛下決心後的滿手血腥,至終在預言的愚弄裡死去。這個故事表面上是敘述權位的爭奪,真正迷人的核心卻在於人性,對馬克白夫妻的性格刻劃更是複雜而深刻。

女巫的預言是這個劇本非常有趣的一條引子,總是讓觀眾忍不住去設想,究竟是預言註定了這一連串的腥風血雨,還是馬克白的權力慾望最終成就了預言?君王總以鬼神之事自信為天命所歸,角逐權位的人也總以鬼神之事說服眾人自己才是天命所歸,《馬克白》卻更深地從不同面向切入「天命」的因果,我們永遠也不會知道,若是馬克白以良心拒絕弒君奪位,那麼預言是否還會成就,所謂「天命」是否還有發揮的空間,馬克白是否就能有更好一點的結局。


馬克白》的另一個重點是馬克白夫婦的關係,在刺殺前蘇格蘭王Duncan之前,馬克白的表現是懦弱猶豫的,馬克白夫人是凶狠嗜血的;但在殺了Duncan之後,馬克白對班柯與Macduff的妻兒是毫不手軟的,反而是馬克白夫人在強悍的表象下卻藉由夢遊洩漏了心中的愧疚。這對夫妻的關係真實複雜卻也充滿了遺憾角力,成為各個復排演出的重要看點,每一對馬克白夫妻的火花都不一樣,每一個導演對這對夫妻也都有不同的觀點,而這也是讓整齣戲歷久而彌新的關鍵。
本次威秀播映的版本是2018年春天在皇家莎士比亞劇團(RSC)上演的《馬克白:莎翁經典劇集》,而事實上2018一整年全英國至少就有三個著名劇團不約而同的復排了這齣戲,包含英國國家劇院的羅里金尼爾(Rory Kinnear)版,以及莎士比亞環球劇場的蜜雪兒泰瑞(Michelle Terry)版,前者被導演毀了一鍋粥,後者由真實夫妻檔演出則獲得較高的評價,相較之下,RSC的這個版本就顯得沒那麼特殊,中規中矩之處有之,導演波莉芬德利(Polly Findlay)不盡理想的設計也有之,筆者2018年底在倫敦觀賞這個製作時,導演已經從善如流修正了不少部分,威秀此次所播映的RSC原始版本在一些細節的處理上就難免有差強人意的地方。


整體來說,RSC這版的《馬克白》以時間為主體,導演以計時器與大字幕作為輔助,強調整個故事的時間感、宿命感與輪迴性。計時器以前一任國王Duncan被殺為起始點做兩個小時的倒數計時,終結於馬克白被殺,最後在新王Malcolm加冕時瞬間歸回兩小時,暗示著馬克白命運的註定與權力鬥爭的輪迴不休。這本是一個立意不錯的設計概念,雖然這個所謂的暗示做得有點太簡單明顯,不過確實在某些時刻,例如在Malcolm登基時達到了一定的震撼效果,但更大的問題其實是在整場演出中,台上的倒數計時都嚴重干擾了演員與觀眾的注意力,尤其在最後Macduff與馬克白的決鬥中,兩人很明顯必須邊打邊看時間,觀眾也是邊看演員邊注意時間,對演出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喧賓奪主。

另外,每一段提綱挈領或提示時間的大字幕也讓觀眾很容易分心,《馬克白》台詞之經典,很多觀眾都很熟悉,實在沒有必要還加上每一段的大字幕提示,而時間用語諸如「AFTER」、「LATER」這類的字樣就更沒有其必要性,後來搬演到倫敦的演出中就完全撤掉了台詞的大字幕,時間用語出現的次數也大幅縮減,算是導演最終決定還是將演出核心放在舞台上的改動。


在舞台的其他設計上,本版《馬克白》將恐怖的氛圍營造得相當好,三個女巫以紅衣小女孩出現 (搬到倫敦後,服裝改成純大紅色就更恐怖),幾個被害者都以非常生動而血淋淋的鬼魂出場,幽暗的舞台、閃爍的燈光與鬼魂身後冒煙的設計,也為馬克白的驚恐以及馬克白夫人在下半場焦慮致死,提供了很好的說服力。比較可惜的是RSC Live似乎還是不太能掌控這種在光源不足下的拍攝技巧,整體拍攝的精細純熟度遠不如NT Live,許多鏡頭模糊不清,抓特寫或拉長鏡的時間點也不夠精準,算是RSC開始嘗試現場拍攝後應該還可以繼續加強進步的重點。

演員的部分,男主角克里斯多夫艾柯遜(Christopher Eccleston)是英國知名的電視電影演員,本版《馬克白》是克里斯多夫艾柯遜與RSC的首次合作,上半場在塑造馬克白的猶豫掙扎部分非常精采,克里斯多夫艾柯遜基本是個以氣場演戲的演員,總是能以強大的氣勢迅速抓住觀眾的目光,他一向擅長在沉重的氛圍裡拋出些許黑色喜劇的輕鬆,在這齣戲也得到了很好的發揮,比較可惜的是在下半場著名的「Tomorrow Tomorrow」獨白中,還是沉澱得不夠,讓馬克白回首人生的深刻,以及最後的悲劇性都被削弱了幾分。

女主角妮雅姆庫薩克(Niamh Cusack)是個焦慮型的馬克白夫人,在慫恿丈夫行兇時熱切急躁,在善後兇案現場時慌張失措,在最後的夢遊裡歇斯底里,這樣的詮釋角度本身沒什麼太大的問題,只是在處理與丈夫之間的關係時也略顯急躁,整體來說這個版本的馬克白夫妻沒有太多的火花,也沒有太深刻的情分,夫婦二人似乎各自為政,各有各的執著與目的,最終也收穫了各自的悲劇。

配角群裡面不得不提的是飾演Macduff的愛德華班奈特(Edward Bennett),本身早已是RSC台柱型的人物,這次下來充當戲份並不多的Macduff卻是搶足了鏡頭,接獲妻兒死訊時的 ‘all…all…’,完美只以一個字表達了超越千言萬語的悲痛,全場屏氣凝神幾乎都要隨著他無聲的表演落淚。

馬克白》的故事不只是一個暴君的悲劇,也是一個人生的悲劇,劇本裡不只對於權力慾望有深刻的描寫,更在生與死之間,對人生下了絕望的註解,這是一個人在拋棄所有的價值獲得全世界後,卻又發現原來全世界皆是虛無的悲哀。RSC在2018年的《馬克白:莎翁經典劇集》裡展現了這個劇本極其黑暗的一面,或許在利慾薰心的世界裡,黑暗,本就是人們所能見到的唯一色彩。

本期焦點-【v.703】 2019/0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