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兩個爸爸》觀後感:以喜劇叩問什麼是理想的家


《兩個爸爸》片中基調始終維持不失幽默的風趣、坦蕩蕩的同志玩笑和保持一種家庭真實相處的情境。導演有意識的在電影中選擇描繪同志家庭的主題,但頗為明確地不刻意放入政治層面的描寫或探究。

兩個爸爸》(Ideal Home)是由導演安德魯佛萊明(Andrew Fleming)編導,以導演自身同志育兒經驗為靈感所啟發的故事,兩位喜劇演員史帝夫庫根保羅路德攜手詮釋同志伴侶,飾演美食節目藝人厄拉莫斯和電視節目製作人保羅,兩人某日發覺厄拉莫斯的10歲金孫找上門,金孫父親因為被送去坐牢,他們得照顧這個小孩。電影以喜劇手法描述這三人從一開始的抗拒到逐漸關心彼此,最後如同家人般的相處歷程。


兩個爸爸》片中的基調始終維持不失幽默的風趣、坦蕩蕩的同志玩笑和保持一種家庭真實相處的情境,導演有意識的在電影中選擇描繪同志家庭的主題,但頗為明確地不刻意放入政治層面的描寫或探究,以輕鬆、溫馨路線,宛如棒球比賽中的直球對決,俐落而直率地呈現關於同志伴侶在撫養小孩的趣事,也藉由電影延伸向觀者提問,什麼是理想的家。

史帝夫庫根保羅路德飾演的厄拉莫斯與保羅,事實上並不是相當理想的家長,他們連一隻狗也養不活,也很有自覺認為彼此不夠成熟,天天拌嘴吵架、喝酒開派對,保羅甚至坦白他的父親是個酒鬼,他不知道該怎麼做好一個父親。然而,導演卻有意藉這兩個角色相互對彼此的愛和對孩子的愛,來間接傳達這也可能是一個家的模樣。雖然整體來說喜劇效果是多了很多。


片中,厄拉莫斯與保羅兩人都不懂怎麼照顧孩子,有趣的是,他們雖口口聲聲說什麼都不懂,但實際照顧起來,他們仍曉得該怎麼讓孩子感受到關愛,不僅尊重他的喜好、幫他預備便當、接送他上下學,所有為人父母的基本功夫,他們都能做到。其中,小時沒有太多父愛的保羅,反而具有很強的責任感,認定他自己要給孩子多點陪伴,教導孩子不要亂丟垃圾,甚至幫助孩子交朋友。當然教導的過程會是雙向的,影片也捕捉到小孩的反應,如何學習家長的言行。

電影除了聚焦與小孩相處之外,厄拉莫斯與保羅的情感是電影另一重點。電影開頭不久就精準點出他們這一對愛情伴侶的難分難捨。片中,保羅跟厄拉莫斯常常不合、動不動吵架,問保羅怎麼不離開厄拉莫斯?保羅回答:「我想離開,但我又想看他是怎麼死的。」劇中有不少類似這樣畫龍點睛的台詞,三分開玩笑、七分又反映出真實。《兩個爸爸》讓這兩個角色的相處處於又愛又恨的關係,多多少少成功引起觀眾的一些共鳴。

此外,在《兩個爸爸》中,史帝夫庫根保羅路德的合作也滿足觀眾想被笑話娛樂的心態,貢獻了各種喜劇橋段的表演,包含將主流商業片包裝成同志謎片的點子,例如《星際大戰:威脅潛伏》變成《腥技大戰:屁屁潛伏》,或兩位爸爸初期不知道小孩名字,三番兩次鬧出的笑話,或拿年輕人超愛的Taco Bell作文章,諸如此類令人會心一笑的點子在片中陳出不窮。而保羅路德的濃密大鬍子裝扮,也時不時令人聯想到最近科學研究新聞,據說茂密的大鬍子其實並不吸引到女性注意,反而較吸引男性與提升在男性團體中的地位。這或許解答出為什麼保羅路德要在片中總是頂著讓人認不出他的大鬍子。

兩個爸爸》整部喜劇輕鬆好玩,片尾名單更巧妙的穿插真實同志育兒的生活相片,讓整部作品收尾在溫暖的編排中,平實而觸動人心。

作者:Angela

本期焦點-【v.674】 2018/1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