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以你的名字呼喚我》觀後感:他的仲夏夜之夢


電影整體運用了美學的高明之處,還有攝影、美景、演員的外型來寫實了初戀,體現了導演盧卡格達戈尼諾心中的一場仲夏夜之夢。一切是那麼水到渠成,可卻在演員戲中的裸體上,導演弔詭的轉向了欲言又止。

改編自安德列艾席蒙同名原著小說的電影《以你的名字呼喚我》,不同於原著刻苦銘心而蝕入骨的愛戀,電影更為貼近呈現一段夏日的情竇初開,一段美好、對情愛從懵懂到切身走過的短暫之旅,像只留下些許痕跡的人生第一首相愛戀曲。

以你的名字呼喚我》由義大利導演盧卡格達戈尼諾執導,邀請到堤摩西柴勒梅艾米漢默主演。電影描述義大利北部的鄉間,生長在考古與哲學知識的教授家庭中的艾利歐(堤摩西柴勒梅德 飾演),迎接夏天寄宿的美國青年奧利佛(艾米漢默 飾演)的到訪,兩人從相見的不合到相互吸引、試探到坦承與勾動情慾的碰觸。


導演盧卡格達戈尼諾整體以美而無雜質的氛圍來捕捉兩人迸發的情感,從電影的片頭,照片中陳列著希臘力與美的裸體雕像,彷彿早細心鋪陳了心靈對肉體感官領會及啟發的一刻,呼應片中艾利歐他們打撈了塵封在海底未見天日的古老青銅裸體雕像,在雕像浮出水面的一刻,也像是精神分析的意識與無意識的老梗,指向對愛情的啟蒙。


艾利歐家庭的哲學知識、音樂素養也豐厚了兩人初通情愛的感覺,讓兩人原先看似再通俗、再普通不過的小情小愛,恍惚間,在遠離現代的自然景致、遠離現代的唯美之中,帶來了另一種像是佩特(Walter Pater)眼中的文藝復興,無關乎道德與善惡,讓艾利歐和奧利佛的愛情像是對美的探尋、迷戀及激撞,也令兩人間的情不自禁被賦予了動機,像納西瑟斯愛上了自己,他們肉體上的觸碰不至於完全被觀看成某種意淫的片子。

然而,一切是那麼水到渠成,卻在演員戲中的裸體上,導演盧卡格達戈尼諾弔詭的轉向了欲言又止,在艾利歐與奧利佛更進一步的親密鏡頭上,導演將鏡頭緩緩向窗台移動,定在樹景一動也不動,這和周子陽的《老獸》中,老楊跟莉莉相好時鏡頭轉往室內火盆一樣,讓觀者覺得作者頗有欲蓋彌彰之感,不是說太少就是說太多,都在想進一步的敘事、在能說得更好的地方自打起嘴巴,也難怪媒體會有抗議堤摩西柴勒梅艾米漢默露得不夠多的新聞,顯然其來有自。

而原著中細膩刻劃的人發覺另一半身的狂喜,我是你你也是我的境界,那種呼喚我的名字等於呼喚了你,在電影中奧利佛的口中,似乎在那場樹景的情愛戲後,變調成了害怕禁忌的思念手段。電影的初戀和原著的愛情似乎仍有一段距離,奧利佛沒有在隔天換上艾利歐的內褲實為可惜,但電影還記得讓艾利歐穿上奧利佛的襯衫,保留了一些你我不分,我渴望成為你的想望。


電影整體運用了美學的高明之處,還有攝影、美景、演員的外型來寫實了初戀,體現了導演盧卡格達戈尼諾和編劇詹姆士艾佛利心中的一場仲夏夜之夢,並用艾利歐父親的一番話,再提升了結尾的高度,也暗示了奧利佛離開前的「負片」影像,美好的義大利夏日初戀將會是眼中的殘影,再以艾利歐凝視爐火的長鏡頭,給予了詩意。

演員部分,艾米漢墨難得有如此好機會的演出,可惜他表現的內斂在觀眾心理總有點近似木訥,而堤摩西柴勒梅德將艾利歐的心事演的絲絲入扣,但相較《最黑暗的時刻》導演喬萊特給滿蓋瑞歐德曼的演講場,堤摩西柴勒梅德在影帝之爭的起跑點上,或許有點距離,但仍值得期待最後的勝負。

作者:Angela

相關文章


本期焦點-【v.636】 2018/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