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敢拚敢衝的收視女王,也是勇敢投入的幕後推手—林心如


林心如以《還珠格格》裡溫柔婉約的紫薇紅遍國內外,殊不知《16個夏天》性格奔放的唐家妮跟她本人比較像,敢拚敢衝可說是她從年輕入行到自己當起製作人過程中的代表性名詞。除了《迷失安狄》即將上映,還有《有生之年》以未來的視角回望疫情大爆發的2020年。

「享受跟自己獨處,不要害怕去面對自己。無時無刻給自己充電、累積能量,必要的時刻就可以把自己的小宇宙發揮得無限大。」林心如以《還珠格格》裡溫柔婉約的紫薇紅遍國內外,殊不知其實《16個夏天》性格奔放的唐家妮跟她本人比較像。她在好友眼中講義氣、在經紀人眼中聰明又肯吃苦,節目總監還說她是少見勇敢而願意投入的製作人。雖然她曾表示通常年紀大了就會有所顧忌,但敢拚敢衝可說是她從年輕入行到自己當起製作人過程中,從來沒有消失在她骨子裡的代表性名詞。

《還珠格格》崛起的收視女王,《16個夏天》兼任幕後推手大獲成功:

林心如1976年出生於台灣台北,身為家中老大的她曾當起離婚爸媽的紅娘,使他們在分開十年後復合。而本來只是義氣相挺幫同學填模特兒公司的表格,天生麗質的她就這麼被星探發掘而成為廣告模特兒。兩年後憑著和林志穎金城武合演的《校園敢死隊》(1995)初登影壇,20歲到上海拍攝電視劇《上海探戈》(1996)。雖然家人起初對她從入行到遠赴國外拍戲都持反對意見,但她從不向擔憂與恐懼投降:「你不試,怎麼知道好不好呢?我很慶幸在我年輕的當下,很有勇氣,而不是選擇一個很安全的框框。」

《還珠格格》

兩年後迎來讓她紅遍半邊天的《還珠格格》(My Fair Princess,1998),此後只要是她演出的電視劇幾乎都有收視率保證,像是改編自張愛玲同名小說的《半生緣》(Affair of Half a Lifetime,2003)以及以明末清初為時代背景的《大祠堂》(2009)。不過她沒選擇讓自己停在收視女王的位置,而是朝作品的幕後推手角色邁進:「我的個性很不喜歡一成不變的生活,我想要多一些主動權。選了自己喜歡的書,有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投資方,就一起去做了。」2009年她成立「林心如工作室」,2011年第一部由她自製主演的電視劇《傾世皇妃》(The Glamorous Imperial Concubine)即創下亮眼的收視成績。電視電影《遺忘》(Forgotten,2012)亦獲得金鐘獎三項大獎提名。

《傾世皇妃》

她在中國累積豐富經驗、做出成績後回到台灣拍戲,雖然資源相對緊縮,但她說:「這裡是自己的家鄉,很希望能為自己的家多盡一點心、做點事。」在金鐘獎一舉拿下包括最佳戲劇節目在內等三項大獎的《16個夏天》(The Way We Were,2014), 便是她在台製作自演的成功代表作,擄獲眾多觀眾的心。2015年還和秀場天王豬哥亮在賀歲電影《大囍臨門》扮演父女檔,同樣收獲出色的票房成績。不過檯面上的風光,也是背後的挫折與努力建築而來的。她曾為了《秀麗江山之長歌行》(Singing All Along,2016)和投資者一路開會到深夜:「那一次是真的很沮喪,有些東西不是我覺得可以就可以,還要面對投資方。眼淚擦乾哭完之後,明天還是要繼續工作、繼續找人。」


人生沒那麼多程又青跟李大仁,但有讓她懂得0.5加0.5等於1並奮不顧身去愛的人:

這幾年純粹以演員身份參與作品時,林心如還當起葉偉民導演的專屬鬼后,合作了《繡花鞋》(2012)、《京城81號》(2014)與《魔宮魅影》(2016),其中《京城81號》賣破四億人民幣。此外,也加盟合演《還珠格格》而結識的多年好友蘇有朋所執導的東野圭吾小說改編電影《嫌疑人X的獻身》(2017),一結束婚禮就加入劇組,讓蘇有朋直呼很感動,並說:「心如的角色在原著中就非常有層次,她既是善良樂觀的單身媽媽,也是背負痛苦的嫌疑人,這角色非她莫屬。」


而生完女兒的復出作《我的男孩》(My Dear Boy,2017-2018)則讓她如願和金獎編劇徐譽庭合作,表示自己一直有在追徐譽庭寫的劇,其劇本很需要細細品味。受訪時也曾以徐編的的經典作品《我可能不會愛你》(In Time with You,2011)裡的主角談起愛情:「我覺得人生當中也沒有那麼多的程又青跟李大仁。很多人都會很小心去避開這一塊,可能滿足於保持現狀。但有時候,還是取決於心態吧,願不願意去嘗試。」而那個讓始終活出一個人的精采的她,奮不顧身去愛的人,就像該劇角色設定一樣,是她從合作【地下鐵】(Sound of Colors,2006)就認識的多年好友霍建華

【地下鐵】

在那部作品之後,扛下重責的《傾世皇妃》籌備期間,在她忍不住向對方訴苦時,已悄悄住進彼此心中重要的位置,直到她發現霍建華就是那個人。當他們從朋友進階到情人,她說:「朋友可能什麽事都可以說、說得很直接,聽聽就過了,但成為親密另一半就必須考慮對方心情。」但她也表示其實有時做出一點點改變,可以讓關係更好,也不見得是背叛自己。從情人進階到共築家庭後,她則體會到:「愈來愈覺得不是1加1等於2,而是0.5加0.5等於1。大家都要撇去一部分的自己,才能讓這個家變得更圓滿。」雖然這些年部分酸民以看戲的心態唱衰他們的婚姻,對外她也無奈地順著那心態幽默以對:「一下離婚、一下懷孕,離婚怎麼會懷孕啦!」


迷失安狄》吃苦外加自帶三聲道,還將以未來的視角回望疫情大爆發的2020年:

身為名人,難免得面對三不五時被聚光燈一抓住任何生活小細節就加以聯想的荒謬。但其實他們就像所有人一樣,會爭吵、會磨合。有時為家庭的羈絆而煩心,也會為相處的時刻感到安心溫暖。林心如曾笑說自己不擅長幫女兒洗澡,仍享受這寶貴的親子時光。甚至當女兒和她睡前聊天到不肯入睡,只好比賽誰先睡著的這位媽媽通常會比女兒先睡著。就在她和李李仁為宣傳《迷失安狄》(2020)受訪時,還說最幸福的時刻是看著丈夫、女兒睡著的模樣,一個人在旁邊靜靜地喝酒、追劇:「以前單身的時候雖然也會這樣做,但都沒有這種溫暖的感覺。」

無論單身與否,若能在每個當下覓得自己最安然自處的狀態,就是每個擁有各自樣貌那最幸福的時刻。在這個擁擠到讓人不見得願意擁抱孤獨的時代,描繪獨身主題的《若是一個人》(2020)就邀她客串了第一集,以她一個人自在吃火鍋的戲帶出這部劇的故事主軸。對應她現實中曾單身九年的個人經驗,再適合不過了。此外她還在《誰是被害者》(2020)扮起印尼外配,和因《16個夏天》而結為閨蜜的許瑋甯在劇中有於看守所中爭辯的戲碼,為了進入那樣的情境與對立關係中,她們從抵達拍戲現場就開始醞釀情緒:「怕一玩起來就太過了,所以我們很有默契乾脆都不講話。不知道的人可能會以為我們吵架,因為連休息時也沒坐在一起。」



一樣都扮演移民角色,《誰是被害者》是有著悽慘遭遇而黑化的外籍配偶,到了《迷失安狄》(2020)則挑戰她笑稱自己「很久沒這麼苦」的非法移工。片中她帶著幼子在社會底層的夾縫中求生存,這時她遇見李李仁飾演的跨性別者。同樣遺落在社會角落的他們,成為彼此超越血緣的支持與陪伴。不過因為她的角色來自越南,又是在華人普遍講廣東話的馬來西亞生活,和李李仁相處時則以普通話溝通,時常得切換於三種語言之間,可說是繼《若是一個人》難得講台語後的最突破演出。一場他們在雨中開心跳舞的橋段,雖然觀賞時相當溫馨有美感,但未能一次ok的幕後實況是「雖然我剛吹乾,但現在又要去淋雨了」的陷入洗脫烘輪迴。不過她感性表示:「希望能透過這部電影,讓大家多多來關注平常生活當中,你們沒有去關注到的這一塊東西。」


2021年除了有《迷失安狄》在台上映,她和另一位金獎編劇呂蒔媛合作的《她們創業的那些鳥事》(2021)也即將登場,這回詮釋事業有成但內心深處藏有難以面對的往事的角色。而她從《16個夏天》之後就持續在籌備的《華燈初上》(2021)則找來多位夢幻卡司,講述1988年林森北路的日式酒店小姐們的愛恨情仇。連經歷疫情大大改變生活的2020年,也有《16個夏天》的金鐘獎編劇得主杜政哲與她攜手打造以未來的視角回望那年的《有生之年》。無論是演出或製作,都將獻給觀眾能好好期待與觀賞陪伴的作品。

《華燈初上》

作者:Joanna

本期焦點-【v.792】 2021/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