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札維耶多藍:而立之後,燦爛電影路的昔日與未來


何處是多藍既討厭又非拍不可的生活主場景?《約翰多諾萬的死與生》雖成果不如預期,但能跟著角色走,此行已無悔!本文帶大家一睹今日壽星加拿大才子札維耶多藍的視覺美學與轉變,以及編導演生涯的全新展望。

2018年,來自加拿大蒙特婁的編導演才子札維耶多藍首部英語發音、眾星雲集的《約翰多諾萬的死與生》於多倫多影展世界首映,可惜電影迎來嚴厲的批評。恰巧此時家中須要重新裝潢,進行的過程就像是為某些問題帶來解答,對他來說更是種救贖。一切的心路歷程,都記載在他接受室內設計雜誌《apartamento》的訪問中。(延伸閱讀:曾想逃離的童年,造就今日的多藍式藝術


《apartamento》透過文字描述和圖片帶我們一覽他的房屋布置,家中牆上有著親友、童年的照片,以及在威尼斯水上計程車拍攝一系列迷人的影像,還發現一些供朋友來訪時同樂的桌遊。他表示自己一年舉辦兩次派對:跨年夜和三月的生日。來到書房,書桌上放著書籍、字條、他愛片《鐵達尼號》的周邊商品,以及留下母親美麗筆跡的紙。此外,室內健身腳踏車、電影的剪輯工作台也擺在一旁。就在陽台外,採訪者Durga Chew-Bose終於見識到進屋前事先得知的「蜜蜂危機」,原來蜂巢就在這裡。

1. 既討厭又非拍不可!多藍電影的生活主場景—廚房:

常看多藍執導作品的影迷們,不難發現廚房幾乎可說是他電影的必備場景。從執導處女作《聽媽媽的話》(2009)母子的針鋒相對,到新片《馬提亞和馬克西》(2019)預告中兩位主角一起在廚房洗碗的橋段,都避不開讓有些「對稱控」的多藍既討厭(由於廚房的格局很難對稱)又非拍不可的廚房:「就算拍18世紀的故事,也絕對會有廚房的場景。」因為這就是再自然不過的生活啊!


2. 跟著角色走,此行已無悔!剖析多藍的視覺美學與轉變:

以某種層面來說,《湯姆在農莊》(2013)是創作心境轉變的分水嶺。前三部執導作品,他只想探索想嘗試的一切,以及當時的自己。在《湯姆在農莊》(2013)之後,他開始反思「我們是否失焦、偏離故事的軌道?角色是否仍是故事中心,還是我們太忙於追求美與畫面?」他跟隨故事主人翁湯姆,打造其所屬的世界。因此,在《湯姆在農莊》不會有霓虹般的美麗場景,只有灰色系的麥田與鄉村風光。《親愛媽咪》(2014)是溫暖又夢一般的加州風格,橙色系的《不過就是世界末日》(2016)則如熱浪。


多藍執導的電影多以暖色系為主,充滿古典或綺麗的味道。不過到了《馬提亞和馬克西》(2019),他和打從《湯姆在農莊》(2013)就長期合作的攝影師安德烈杜賓一改過往強烈的視覺風格,用起以往兩人都不太喜歡的白光,營造柔和的氛圍,讓電影更具真實感:「曝光通常被視為缺陷。以前我會因此尖叫,但這一次我會說『就讓我們驅除對不美麗的恐懼吧』。」

那麼《約翰多諾萬的死與生》(2018)呢?對他和安德烈杜賓而言,是要他們付出一切來避免所有的失控也在所不惜的作品:「我們迷失在所有我們討厭的元素中:角度與白光。這就是為何片中很少遠景。」加上電影想含括許多層面,有些層面的調性卻沒對上。他也談到自己在拍攝電影的第四天便意識到不對勁,像是劇本薄弱、他覺得一切都在掌控中但其實不然。儘管《約翰多諾萬的死與生》成果不如預期,不過和這些演員的合作、到布拉格拍片的所有歷程,都讓他無悔走過這一回。


3. 當他愛上一個人……編導演生涯的全新展望:

此外,多藍也分享他的感情世界。過去當他愛上一個人,會想了解關於那個人的一切,並透過這份愛意孕育出希望能打動所愛之人的作品。如今,他只想要一份能與之和解的愛:「遇見一個我愛的人,同時對方只因為我是我,而非我能為他帶來什麼而愛我,對我來說是件困難的事。但當對象不是演員或同個圈子的人,他們又會無法理解我會為了創作電影而消失一個月。」雖然害怕受傷,仍無畏於對愛的渴望。其中經歷的一切,化為昇華的養分和靈感泉源,生活和創作成為密不可分的生命共同體。

他正著手進行的下一部執導作,是懸疑驚悚類型的迷你影集。由於他本身就是這類作品的鐵粉,加上坦言自己是個容易被戳中笑點、哭點也很低的人,因此期許自己能創作出情緒感染力跨度更廣的新作。也表示目前想先緩下編導工作的節奏,以演員的身分參與更多作品。確實,從好萊塢的《被抹滅的男孩》(2018)、《牠:第二章》(2019),到2019年赴法國拍攝的法語片《人間喜劇》(2020),能看到他的職涯轉變。就讓我們期待他兩部最新執導電影在台上映,也持續鎖定他在編導演領域的全新發展!

說到當演員,多藍2014年就交出一部演技大爆發之作《憂傷大象之歌》。

● 參考資料:
Durga Chew-Bose.( 2019). XAVIER DOLAN. apartamento , 24, 232-251.

作者:Joanna

本期焦點-【v.750】 2020/0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