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温貞菱:沒有渺小的角色,沒有人能鎖住我!


温貞菱從小就獨立、有想法,在家裡誰也鎖不住她,年紀輕輕就在外打拚,也是導演眼中的新時代人種。《最後的詩句》拿下金鐘獎最佳女主角獎後,沒急著前進,反而在他鄉遇見另一個自己。現實中有著敏感體質的她,本週在《第九分局》帥氣打惡鬼外,還將加盟《通靈少女2》!

温貞菱從小就獨立、有想法,在家裡誰也鎖不住她,年紀輕輕就在外打拚,也是導演眼中的新時代人種。《最後的詩句》拿下金鐘獎最佳女主角獎後,沒急著前進,反而在他鄉遇見另一個自己。現實中有著敏感體質的她,本週在《第九分局》帥氣打惡鬼外,還將加盟即將播出的《通靈少女2》!

誰都鎖不住我!握有自我掌控權的新生代演員。

温貞菱1992年出生於台灣,父親是台日混血,母親則有著菲律賓、西班牙與福建的血統。由於父親在她很小的時候過世,身為菲律賓華僑的母親因為恐懼而想把女兒抓緊,使得從小就很想法的她更渴望自由。不管母親出門時加了幾道鎖,她都能想辦法解開:「其實我逃家沒有要做壞事,只是想要一次又一次地證明『誰都鎖不住我。』」

她也擁有獨立的人格特質,為了不讓自己成為家中負擔,12歲就拍廣告踏入演藝圈。物慾不高、覺得錢夠用就好的她,一年沒接戲的空窗期,一樣不跟家裡拿錢,而是到漫畫店打工。回想起那段過去,她表示:「為什麼要等別人來找你呢?你可以過好自己的生活。我反而在大家認為的等待過程中,得到很多靈感與想法。」或許正是在任何情境下都能充實自我的靈魂,使得她年紀輕輕,就成為備受矚目的新生代演員。


2010年,她憑著《牽紙鷂的手》展開演藝之路,在《死神少女》飾演為愛自殺的悲劇性角色,隔年則以《黑貓大旅社》(2011)登上大銀幕。經過幾年的磨練,2014年她終於憑著電視電影《曉之春》(2014)裡叛逆的問題學生一角,得到金鐘獎最佳女配角獎的肯定,迎接機會如雪片般飛來的2015年。

沒有渺小的角色!金鐘獎二度肯定後,他鄉遇見另一個自己。

2015年,温貞菱在《小孩》中從學生角色演到成為一名年輕媽媽,入圍台北電影節和金鐘獎的最佳女主角獎,接著在《獨一無二》飾演一名外柔內剛的房仲小姐。除了戲內角色富有韌性,戲外她化被動為主動的個性也讓導演楊順清印象深刻:「選擇大學時,她會先確定學校能給她充足的時間和空間發展演藝事業。」清楚何為自己所需,並主動爭取、創造,而被楊順清定位為「新時代人種」。此外,她還參演金鐘獎時代劇《一把青》,飾演從小看盡世間無奈與悲歡離合的墨婷,並和劇中合作的連俞涵在《奇蹟的女兒》(2018)再續前緣。


2017年,她再憑著電視電影《最後的詩句》(2017)拿下金鐘獎的最佳女主角獎。講到詮釋這部作品的悲情角色時,同理心很強的她表示那陣子痛苦到懷疑自己是否得了憂鬱症:「演屍體在浴缸裡面的時候,有一個瞬間是真的覺得自己死了,難過的感覺久久揮之不去。」儘管如此,她仍堅持賦予角色真實性的全然投入演法,並引用俄羅斯表演理論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Konstantin Stanislavsky)的名言:「只有渺小的演員,沒有渺小的角色。」


拿下金獎後可說是乘勝追擊的時刻,她反而決定按照原先計畫,到俄羅斯唸書:「當你正在一個大家都覺得你很棒、該怎麼樣的時候,愈容易迷路,你更應該要想辦法跟自己相處。」因此她讓自己脫離原本的生活圈、熟悉的語言與思考模式,帶著純粹受俄文吸引的初心,在他鄉遇見另一個自己。這趟旅程使她學會軟化與鬆綁自己:「我沒有非得要不斷前進,有時候停止,有時候倒退走,再前進,也是一個必要的過程。」

正港的通靈少女!《第九分局》濟公上身,帥氣打惡鬼。

本週温貞菱在《第九分局》(2019)打破過往鄰家女孩的形象,飾演有著童年陰霾、酗酒且會濟公上身的乩童,還有一人對打眾惡鬼的帥氣動作戲。而戲外她也有著敏感體質,在《血觀音》(2017)飾演追求愛情的富家千金時,一場在廢棄療養院拍的戲起初相當不順,在她請導演拜拜後才順利完工,原來她一到現場時就有見到很多好兄弟。不過她認為:「其實靈體本身不可怕,可怕的是人的貪念與慾望。」


而這位名副其實的通靈少女,還加盟即將播出的《通靈少女2》(2019)。此外,她參演的鍾孟宏導演新作《陽光普照》(2019)光榮入圍多倫多影展。未來還將在《一把青》導演曹瑞原的下一齣劇《傀儡花》(2020)裡飾演客家人與原住民的混血女孩,和前來調查「羅妹號事件」的美國領事發展一段情。

《通靈少女2》、《傀儡花》。

作者:Joanna

本期焦點-【v.721】 2019/0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