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憂鬱悲情太揪心!金獎三冠王瓦昆菲尼克斯


瓦昆菲尼克斯有著以「姓與名」兩度開啟新生的獨特生命故事,憂鬱、深沉的眼神,以及從骨子裡散發的叛逆氣息,讓他扮演悲情或黑暗的角色總是特別揪心。本文帶您一睹他金獎三冠王的稱帝歷程,本週還有他和情人魯妮瑪拉主演新片《抹大拉的馬利亞》在台上映!

瓦昆菲尼克斯有著以「姓與名」兩度開啟新生的獨特生命故事,憂鬱、深沉的眼神,以及從骨子裡散發出的叛逆氣息,讓他扮演悲情或黑暗的角色總是特別揪心。以下帶您一睹他坎城、威尼斯、金球獎三冠王的稱帝歷程,本週還有他和情人魯妮瑪拉的主演新片《抹大拉的馬利亞》在台上映!

以「姓與名」兩度開啟新生的獨特生命故事

瓦昆菲尼克斯(Joaquin Phoenix)的名字與原生家庭有很多故事可說,就先從他的創造者開始吧:來自紐約猶太人家庭的母親1968年離開家裡,加州搭便車情緣將爸媽的命運牽在一起,1969年結婚後加入一個名為「Children of God」的宗教團體,因而到南美洲旅行。直到1978年對此團體失去熱誠才回到美國,並將原本的姓氏「Bottom」(底層)改為「Phoenix」(鳳凰),於意義上象徵新的開始,此時瓦昆已經4歲。

他1974年出生於波多黎各聖胡安,上有一兄一姊瑞凡菲尼克斯(River Phoenix)、瑞恩菲尼克斯(Rain Phoenix),下有兩個妹妹利伯蒂菲尼克斯(Liberty Phoenix)、桑瑪菲尼克斯(Summer Phoenix)。手足的名字不是自由就是與大自然有關,讓名字最像名字的瓦昆決定也為自己取個大自然的名字,而和父親一起掃落葉的日常小事便成了這位小朋友的靈感來源,就此以「Leaf Phoenix」之名闖蕩影視圈好一段時間。

他和手足們的童年,在為了討生活、添補家用的情況下,充斥著街頭表演、參加才藝比賽等經驗,這讓五位菲尼克斯兒女都在10歲左右以電視劇開啟演員生涯。瓦昆8歲演出第一部電視劇,1986年首次登上大銀幕,史提夫馬丁主演的賣座喜劇《溫馨家族》(1989)讓飾演其外甥子的瓦昆入圍青年藝術家獎的最佳年輕男演員獎。演完這部作品後他再度跟著父親展開南美洲之旅,想不到這麼一離開,下次回到大銀幕是6年後的事,期間更發生讓他一度走不出陰霾的喪親之痛。

瓦昆菲尼克斯與哥哥瑞凡菲尼克斯

以《男人的一半還是男人》(1991)榮獲威尼斯影展最佳男演員獎的大哥瑞凡菲尼克斯是當年被譽為「詹姆斯狄恩接班人」的影壇新秀,然而就在瓦昆19歲生日後三天,大哥因用藥過量猝死,當時在他身旁的瓦昆打119尋求協助,而這段求助錄音在那段時間不斷透過媒體重複放送。這對他造成的多度傷害使他經過一年才試著走出傷痛、重返影壇,並改回本名「瓦昆菲尼克斯」,接下回歸後的第一部電影《愛的機密》(1995),飾演受妮可基嫚誘惑而替她殺夫的年輕人吉米。

與小金人擦身而過後的樂壇人生?!

憂鬱、深沉的眼神,以及從骨子裡散發出的叛逆氣息,讓瓦昆菲尼克斯扮演有著創傷或失意的角色總是特別揪心,無論角色討不討喜,都能讓觀眾對他展現的悲傷或黑暗面感到不捨。他成年後演出的作品中,《神鬼戰士》(2000)是最早為他奠定一線演員地位的商業片,以渴望獲得肯定卻病態發展的君王之子這悲劇性的反派角色首次入圍奧斯卡。

第二部創下多項金獎紀錄的電影則是他和瑞絲薇斯朋獻聲主演的音樂傳記電影《為你鍾情(2005)》,不僅角逐奧斯卡影帝,也順利拿下金球獎。為了詮釋美國傳奇鄉村歌手強尼凱許(Johnny Cash),他接受六個月的音樂訓練,加上兒時的歌唱表演經驗,使觀眾除了欣賞他難得展現的好歌喉,也能感受到一位音樂人經過人生顛簸境遇的苦,以及同為鄉村歌手的瓊恩卡特(June Carter Cash)伴他走出毒癮陰霾的動人愛情。(延伸閱讀:瑞絲薇斯朋:是凍齡尤物,也是行動派影后



2005年扮演音樂人只是個開始,2008年高舉「Good Bye!」雙拳對外宣布退出影壇才是他跨足樂壇的重頭戲。選擇朝嘻哈音樂人之路邁進的瓦昆開始怪事頻傳,上節目沉默不語、夜店演唱與觀眾對罵,連心理醫生都擔心他的精神狀況。

直到2010年凱西艾佛列克執導的偽紀錄片《我仍在這裡》問世,才發現一切都是表演:「拍攝過程中沒考慮過真假,我們只想創造一個空間,讓瓦昆菲尼克斯盡情發揮,而觀眾會覺得一切都是真的。」以導演之意,你可以說這是真的—「這段期間他真實的轉換跑道表演人生」,也可以說這是假的—「披著紀錄片外衣的劇情片」。儘管產生被愚弄之感的影評人與觀眾大多不能接受,或許換個別太認真的實驗角度,會有戲如人生的相映樂趣。

瓦昆式的悲傷愛情故事

瓦昆菲尼克斯奈沙馬蘭曾合作兩部驚悚片《靈異象限》(2002)、《陰森林》(2004),但合作次數最多的導演是詹姆士葛雷,從2000年的《驚爆地鐵》到2013年的《浮世傷痕》,他們一同推出過四部電影。其中《紐約愛情故事》(2008)讓他從《鵝毛筆》(2000)愛上凱特溫絲蕾而掙扎於慾望和良知間的神父,變成看似周旋於兩女之間,實為得面對不愛你的人再怎麼付出、等待,終究愛不到的悲情男子。



單戀的悲情命運延伸到和導演合作的下一部作品《浮世傷痕》(2013),這曲移民悲歌的重音下在原想利用波蘭移民瑪莉詠柯蒂亞為他下海賺錢的心思,被他日漸為其著迷而慚愧、欲彌補以留下所愛的情感啃食,而帶來的矛盾與轉變。這是個誰都想恨一輩子的人,直到他真正理解愛而不帶目的、不求回報地付出,讓人如瑪莉詠柯蒂亞一樣開始動搖、寬恕,並為一度迷失的他感到心疼。



接下來兩部片的悲情不是無法兩情相悅,而是不能天長地久的《雲端情人》(2013)和需要存在意義過了頭、愛情也救不了的《愛情失控點》(2015)。前者使他入圍金球獎最佳男主角獎,和只有獻聲演出的史嘉蕾喬韓森談一場終會消逝的戀情,儘管浮現難以平復的落寞,仍為「存在」這個抽象的概念留下溫暖的啟示:每個曾經存在的人都造就了今日的你,無論悲傷或喜悅。



坎城影帝之作《失控救援》,情侶主演之作《抹大拉的馬利亞

第三度入圍奧斯卡的《世紀教主》(2012)讓瓦昆菲尼克斯拿下威尼斯影展最佳男演員獎。他飾演對未來充滿焦慮不安的退役軍人,遇到擁有公眾魅力的地下教派創始人菲力普西蒙霍夫曼讓他如同抓到茫茫大海中的救命浮木,卻在發現組織不可告人的秘密後開始對信仰產生質疑。



事隔幾年,他再度化身退役軍人,但這次的任務是拯救陷入性交易危機的女孩,《失控救援》(2017)使他當上坎城影展影帝。而與現實生活中女友魯妮瑪拉一同主演的《抹大拉的馬利亞》(2018),則讓他從以往的神父、追隨者,化身為一世紀的耶穌。

作者:Joanna

本期焦點-【v.646】 2018/0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