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孵魔》只要妳快樂


導演漢娜貝格瓊說《孵魔》是一部「人類因『無愛』進而創造出『怪物』的故事」,將父母對子女「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期待和現代因網路發達出現的亂象合成一部驚世寓言。這顆孵出怪物的蛋不是只為了後面的結局反轉,它更是這個無愛世界裡唯一有愛的存在。

劇情簡介:

年輕的體操選手蒂雅有一個人人稱羨的家庭,她的母親打扮得光鮮亮麗,在社群上維繫著完美家庭的形象;她的父親西裝筆挺,溫柔體面;弟弟更是乖巧懂事。看似毫無瑕疵,充滿溫暖的家庭,卻因為誤闖客廳的烏鴉全亂了套。

沒想到,崩毀的節奏不止於此,蒂雅在森林裡意外發現一顆神秘的蛋,她偷偷地將蛋藏起來,對它悉心照料。

蛋以飛快的速度生長,眼看著即將孵化,裡頭孕育的駭人生物卻遠超蒂雅的想像。


不知道是我平常接觸北歐恐怖電影、驚悚電影太少,還是它們本就自成一派,本週上映這部由新銳女導演漢娜貝格瓊執導的芬蘭驚悚片《孵魔》,彷彿同樣承襲著北歐類型電影的靈魂,與導演尤沃金提爾的《魔女席瑪》結合超自然和現實的情節相似,試著將主角內心對於自我的困惑造成的混亂,以能帶給觀眾視覺上衝擊的方式呈現,不論是《魔女席瑪》中的失控超能力,或者是《孵魔》裡那顆詭異的蛋,都是主角在成長路上偶然遭遇到的自我質疑、擔心達不到父母甚至符合這個社會期待與標準的恐懼與恐慌所誕生的產物。只是雖然兩部作品皆選擇用驚悚電影來包裝青少年成長故事,但《孵魔》相對《魔女席瑪》來說較為簡單且直接,導演尤沃金提爾探索著青春期裡更多的東西,他幾乎把青少年會碰上的問題都放入了其中,親情、友情、愛情...,全面性的刺激並逼使著主角加速成長進程。而《孵魔》其實只在談一件事,也就是為人父母那「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期許一旦過度,不只會成為子女的壓力,更會造成許多難以挽回的結果。

「我能表現更好,我可以的。」

基本上《孵魔》就是一個扭曲病態的電影,它沒有《魔女席瑪》即使不對勁卻仍能讓人感受到那一縷縷的浪漫唯美,亦試著在不尋常的劇情裡尋找內心平靜的轉機,但《孵魔》沒有。導演漢娜貝格瓊從頭至尾就是讓觀眾陷在不正常的假象裡,主角蒂雅的是正常的、可她卻活在了不正常期待製造出來的不正常環境裡,觀眾只得看著蒂雅從正常慢慢的走向不正常,然後把自己從「該為自己而活」活成了「為了母親而活」,想要讓母親開心、想要讓母親感到驕傲、想要讓母親更加愛她…,那顆從森林裡撿回來的蛋,好似承受著她不想讓母親失望的恐懼,以此為養分的蛋中生物就這樣在蒂雅的照料下長大,或許能用怪物來形容之的牠,可以說是牠替蒂雅「排除」妨礙那些害她沒辦法讓母親開心的人事物,也可說是蒂雅潛意識裡想要滿足但她難以辦到、母親她那所嚮往「既美好又美妙的理想生活」的實現。


「妳喜歡體操嗎?」

「這種運動很好。」

「妳努力表現是為了妳媽吧?」

和母親外遇對象的短短對話,直接點出了父母與子女間的問題所在,也道出了那些活在父母期許壓力下的子女心中悲哀。當任何東西都能拿來炫耀、拿來比較的時候,從夫妻感情、家庭狀況一路比到子女成就什麼都能炫、都能比,每個人都想贏過別人、都想被別人羨慕,蒂雅的母親同樣如此。而藉著網路科技的發達,她一步一步的營造出家庭美好和諧的假象,不讓那些不想被別人知道的家庭醜事入鏡,只上傳會被人按讚分享還留言說好話的好事。但就像是修圖修太多讓照片都歪了,蒂雅的影片早已被修得讓這個家失去原來的樣子,明明知道妻子外遇也要裝作不知道,明明不喜歡體操也要說服自己喜歡,就為了努力幫助蒂雅母親維持外人眼中的優質形象。當蒂雅的善良死命阻止怪物將她內心這些可怕想法的成真之後,卻是換來母親更冰冷的對待,那句「我多希望起碼妳會讓我快樂。」重重的擊中蒂雅,她憤怒的把怪物趕出家門,然而幾日來悉心照顧著牠的感情,讓蒂雅終究沒能狠心的將牠拋棄,更在後來替牠擋下了母親的一刀。

電影的最後蒂雅死了,可喝下蒂雅流下血液的怪物卻活了過來,更還成了蒂雅的面容、蒂雅的身形、蒂雅的聲音,當「她」向著母親喊了聲時,那種感覺有多詭異就有多詭異。《孵魔》把結局收在這裡真的漂亮,這不是像是會有續集的未完待續,而是真正讓導演漢娜貝格瓊把她的觀察、將父母對子女「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期待和現代因網路發達出現的亂象合成一部驚世寓言,而望著電影的最後,蒂雅她那以「抱歉,沒能成為(母親)期待的樣子」死去、而怪物用著蒂雅的模樣以「(母親)期望的樣子」重生,是如此驚悚卻也如此可悲。


「妳眼中只有自己吧?」

導演漢娜貝格瓊說《孵魔》是一部「人類因『無愛』進而創造出『怪物』的故事」,這不禁令人聯想到導演楊雅喆同樣「無愛」的作品《血觀音》,不同的是「我是為你好」成了「我只為我想」。就像外遇對象說的,蒂雅母親從來眼裡都只有自己,她就是另一個《血觀音》裡的棠夫人、或者更適合的對應角色應該是《辣媽的秘密》裡的薇若妮卡,她們為了利益、為了成名、為了博取更多的關注,可以把除了自己以外的人、包括丈夫還有兒子都拿來利用,甚至不惜因此毀掉他們也無所謂,反正只要不被別人看到早已腐壞生蛆的真實生活就好了不是嗎?真可以說她們的愛不是愛,而是有條件的給予,對她有用她才會給出對方想要的愛,如果對她沒用了,那麼對她而言眼前的就不是人,而是「發臭的東西」。

孵魔》最讓人難過的編排是,這顆孵出怪物的蛋不是只為了後面的結局反轉,它更是這個無愛世界裡唯一有愛的存在。蒂雅明知無愛卻假裝有愛,她把從母親身上得不到的愛,盡可能的都給了她的「孩子」、也就是這顆蛋。她包容著怪物的一切,她可以願意為了讓牠吃東西而猛吞鳥飼料再吐出來餵給牠吃,當怪物不聽話時她會訓斥牠,當牠像個孩子般知錯發生嗚嗚聲,蒂雅又會心軟的抱抱牠,在牠被玻璃刺傷後,會心疼、然後溫柔的替牠擦藥包紮...。蒂雅與怪物的互動、她對牠的態度,都是母親只有在「經營自己」的時候才會出現的,所以這顆蛋的出現不僅是蒂雅想要實現母親的理想生活,也是她自己對嚮往的親子關係最深切的渴望。


蒂雅家庭成員「不太對勁」的角色設計感,成功替電影營造出詭異的氛圍,我滿喜歡蒂雅母親開頭溫柔的向蒂雅討取被她抓到、輕柔捧在毯子內的烏鴉,然後下一秒笑著把牠頭扭斷的那幕,短短幾分鐘就直接告訴了觀眾這個角色的心理不正常,也順勢替後續她壓抑到最後發狂的模樣埋下伏筆。整體來說《孵魔》劇情雖然普通但還算有意思,兩位主角、飾演蒂雅母親的索菲亞海格拉以及飾演蒂雅的西里索拉琳娜表現不俗,尤其是索菲亞海格拉特別出色。此外,電影的化妝與特效替電影增色不少,不論是該給觀眾的斷狗頭、蒂雅鄰居滿身傷還斷手的畫面都很直接,以及怪物從孵出、長大到容貌變化等等的過程,都讓《孵魔》提升不少異色感,以首部劇情長片作品來看,能有這樣的成績是不錯的,令人期待導演之後的作品。

作者:老子(OldMan) 【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本期焦點-【v.864】 2022/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