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迴路追殺令》:硬漢柔情動作片+時空迴圈+電玩特性


《迴路追殺令》是傳統的硬漢主角加上鐵漢柔情特質,看似老套動作片,卻又混入了同一天不斷輪迴的「流行」,拼湊出了一部熟悉又有新意的混種娛樂片,主要的對象還是適合爽片觀眾。

迴路追殺令》是傳統的硬漢主角加上鐵漢柔情特質,帶著把槍林彈雨當家常便飯的殺戮泰然,看似老套動作片,卻又混入了同一天不斷輪迴的「流行」,再加上電玩闖關死了可以重來的概念(雖然是重來但會記得關卡的特性然後試不同的方式破關),拼湊出了一部熟悉又有新意的混種娛樂片,主要的對象還是適合爽片觀眾。

電影是直接從動作場面開始,切入無限輪迴的一日,由主角親自當旁白,告訴大家他如何「熟練」地過這個莫名其妙從一大早就開始被追殺的日子,所以觀眾馬上就可以接收到像電玩一樣的概念,主角死了可以重新來過,但要從頭開始,然後把玩過的部分再玩一次,同樣的關卡、同樣的對手,可能細節會有些許不同,你也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打敗對手破關。現在只是主角親身進入到這個模式當中而已。




迴路追殺令》的步調是很緊湊的,且有重覆的部分,通常都是快轉讓觀眾知道「又來了」,除非是有不同的做法才會恢復正常速度。但在不斷的重覆當中,又會發現新線索,漸漸破解出這個無限迴圈是怎麼回事。除了打打殺殺之外,也是有故事。

故事的設定是簡單,就是科幻動作片等級,壞人就有辦法研發出很強大的機器,看娛樂片就不用追究這個可能性或學理了。人物的設定也是簡單,壞人就是壞人,目的明確手法明確;主角和前妻關係也是標準的沒時間陪伴所以搞砸,再加個孩子進來,沒有什麼太深刻的刻劃,可是不會覺得假,或許是演員選得不錯,導演也知道怎麼呈現他們的人情味。

梅爾吉勃遜〔Mel Gibson〕演大頭目,《迴路追殺令》特別給他一段蠻長的說故事戲碼,讓他帶著半威脅的口吻,講一個內容其實挺普通的故事,可是靠梅伯那種有歷練且越陳越香的味道,他的抑揚頓挫加上肢體及表情,就是能讓觀眾很聚精會神去聽。




法蘭克葛里洛〔Frank Grillo〕演的筋肉男主角,也不是所嚮無敵,就像遊戲的主角一樣,走錯路碰到一票對手也會掛點,遇到強頭目也要打很多次才能贏。《迴路追殺令》安排了一些他和兒子的戲,他演起來還蠻有感覺的,雖然這種電影不會花太多心力去描繪親子關係,但《迴路追殺令》很清楚抓到一些重點,讓單點式的關係營造也不會有假假的感覺,父子的相處很溫馨可愛,甚至到後來說到兒子的各種生活小事時,都暖暖的…法蘭克確實有把硬漢的柔情面帶出來,導演也知道如何在大量的暴力中拍出這種溫柔。

動作的部分,量大,花樣多,其實並沒有特別精采的一場打鬥或是戰鬥,是綜合性的闖關,有時候要打直升機,有時候要飛車追逐,有時候要在街上跑,有時候要潛入警備森嚴的大樓,有時候要一對一鬥劍,有時候要用手槍一路殺嘍嘍,諸如此類。就是吃豐富的,再搭配主角的自在調調和一些嘲諷,輕鬆地玩死亡,形成這部片子自己的風格。

所以,雖然總的來說《迴路追殺令》的細節都還是為了商業娛樂設計的,也就是說不會有太深的深度,看好玩、看過癮是沒問題的。片中的元素都不算新穎,總是在某些電影中看過,只是把它們通通加起來,又成了一種新組合。比起一成不變的老套,把各種老套切開重組,也是種變的方式,也可以帶來一些不同的刺激。

別太認真,《迴路追殺令》就是有種「玩」的特質在。

本期焦點-【v.800】 2021/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