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複身犯》~~白牌公車綁架案


《複身犯》是結合了尖端科技醫學的犯罪推理辦案劇,更是國片中少見的科幻懸疑片,觀賞前原本擔心本片僅空有噱頭,在燒腦一個多小時後,仍對台灣電影團隊能執行此高實驗性質的故事給予肯定。

複身犯》(Plurality)是結合了尖端科技醫學的犯罪推理辦案劇,更是國片中少見的科幻懸疑片,觀賞前原本擔心本片僅空有噱頭,在燒腦一個多小時後,雖對劇情完整度稍有不足甚感可惜,仍對台灣電影團隊能執行此高實驗性質的故事給予肯定。

一場五名乘客死亡的車禍竟牽引出連環兒童失蹤綁架案,警方為了查出兇手以破解兩年多來的懸案,請來腦科醫學博士沈宜玲(張榕容Sandrine Pinna)運用未公開的人格意識上傳技術來協助,期望從乘客意識找出犯嫌與近期被綁架的兒童。

編號193死刑犯植物人陳光軒(楊祐寧Yo-ning Yang)則成了被植入瀕死乘客意識的載體,王志成警探(李銘忠Frederick Ming Zhong Lee)欲釐清案情而詢問他時,四個乘客(一名大學生乘客人格意識尚未上傳)的人格會輪番出來應訊或鬧場,王警探和沈博士疲於奔命追查每條可疑的線索,發現綁架勒贖事件背後藏有驚人真相。

導演蕭力修和編劇洪子詠挑戰這個題材應該頗費心力,剪接任務必然困難,而觀眾也不省心,因人格會變來變去,再加上後段的轉折復轉折,觀影時要不停腦力激盪。劇情虛實交錯奇幻驚悚,主線支線爬梳還算流暢,某些情節設定及科學知識的bugs尚能接受。

楊祐寧飾演人格意識載體193,要同時詮釋三男一女乘客的行為舉止與說話方式,也要刻劃植物人的暖男父親形象,演出精采可榮獲「變色龍」美名。李銘忠的硬漢性格很有魄力,不過常表演太用力與莫名氣憤。張榕容美麗依舊,但口條不流利演技也生疏,致使母親角色欠缺共鳴稍顯多餘。


配角陣容堅強,有金馬金鐘影帝陳以文龍劭華加持必能錦上添花。楊祐寧扮演廖志輝人格時和飾演大頭仔的龍劭華有一段高潮迭起互動,讓人意猶未盡。

我完全認不出《返校 》(Detention)的王淨,外貌美艷表演風格英銳,另增角色支線讓她發揮會更加分。另外,要為《消失的情人節》(My Missing Valentins) 教大媽跳廣場舞的周群達請命,下回給他多一些露臉的戲份啦~

第一次在大銀幕看到田寮月世界空拍,泥岩地形景觀有一種蒼涼獨特之美,白堊土山峰映襯綠意植物頗具視覺震撼。警探調侃商人廖志輝「你去(荒涼的月世界)觀落陰喔」實在kuso,此地可是美國NCC推薦必遊景點喔~

此外,夜間飛車追逐戲是在去年12月才開幕的「台中中央公園」拍攝的,園地遼闊設施新穎。高雄與台中地景同時入鏡,互為對比各有特色。

特別談一段配樂,許明哲哼了一首耳熟能詳的《兩隻老虎》旋律,原本輕快有趣的兒歌竟透出恐怖氛圍,詭譎效果奇佳(好像哪齣電影也用過?一直想不出來)。

實際上《兩隻老虎》原版是法國民間歌曲《賈克修士Frère Jacques》(樂譜收藏家研究此曲於1811年首次出版),它被改編無數次,歷史生命豐饒,除了國語版《兩隻老虎》,還有德語版本《馬丁兄弟》、英語版本《約翰兄弟Brother John》及其他國家版本喔。

第一次聆賞奧地利作曲家古斯塔夫·馬勒Gustav Mahler於1889年首演的D大調《第一交響曲/巨人Titan》第三樂章「葬禮進行曲」時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5A5tFyXQio&feature=emb_logo,驚奇的聽到《兩隻老虎》旋律,查察後發現馬勒真的是從《Frère Jacques》改編而來,小調旋律令人過耳難忘。


電影序幕文字:你叫甚麼名字?我是群,因為一群人住在身體內(馬可福音5:9)。英文片名《Plurality》有複數、多數之義,呼應體內有多重人格的複身犯。

觀看預告片時,大家應該會想到電影《分裂》(Split)裡原人格凱文Kevin的多重人格(解離性身份障礙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DID)病徵,不同的是,Kevin的多重人格是由自己創造出的,而植物人陳光軒的「乘客人格意識」是被博士植入的,是不是覺得也有《Black Mirror 黑鏡 》的未來科技fu呢?

(2014年《黑鏡》特輯《白色聖誕節White Christmas》中一個女孩請科技公司複製自己的意識,並將此cookie意識體放在白色電子蛋中…後段越看越毛骨悚然)

電影僅以一間醫學實驗室,光軒頸後的意識上傳植入孔就完成科幻設定是有些簡單啦,所幸加上了紅光藍光的意識層面空間補強,也增添故事情節的豐富性。

陳光軒因人體內同時有4個人格意識存在,他(和其他公車乘客)被譏笑是借屍還魂的怪物。科技雖能創造更好的未來,許多時候卻須犧牲被憲法保障的權利。陳光軒是植物人,對於實驗,他無法傳達個人意識說yes或no,然而,因為陳光軒是死刑犯,警界根本不在乎他的死活。

植物人與死刑犯都具有人權,沈博士利用高科技醫學做出違反他人個人意志的人體實驗,美其名是為了抓綁架犯,私心則是為了找出自己的失蹤兒子。實驗成功時似乎皆大歡喜,若失敗呢(機率很高)?必然會引發另一場災難。


劇情雖採多視角觀點,但邱俊生、王庭和廖志輝的人格較容易辨識,劇中用來製造王警探、沈博士與觀眾視聽混淆的是許明哲和植物人陳光軒的人格(片頭公車上出現一名男子手拿紫藤的相片應是故弄玄虛吧)。兩人的人格意識變換錯綜複雜常讓人難以判斷,到末段才能清楚辨別。

進入紅光藍光深層意識空間,念那本富哲學寓意的《怪角鹿》故事給女兒聽、鼓勵女兒相信自己的片段則是陳光軒的視角與思想。

在大腦意識中神出鬼沒的神秘人是許明哲,他既要指揮另外三個人格去拿回在大頭仔(龍劭華 飾演)那邊的贖金,又想置其他人格意識於死地,最後要利用陳光軒的身體真正復活。

在與王警探對打亂鬥後,陳光軒的意識因女兒紫藤聲聲叫喚「爸爸救救我」而覺醒,壞了許明哲的完美計畫。

面臨相近的情境,每個人仍會有不同想法和做法。許明哲和陳光軒都是擁有殘疾女兒的父親,也都因為女兒而殺人(前者殺綁架來的兒童,後者殺老婆),差異部分在於明哲的父愛是直接消除女兒的存在,而光軒的父愛是灌輸女兒「美與醜不必讓別人定義」,學習忽略旁人惡意言語,要勇敢做自己。


原來,車上五名乘客都是綁架案的共犯,有《東方快車謀殺案》(Murder on the Orient Express)的另類既視感喔。

非法白牌公車綁架案(俗稱野雞車)的五名共犯因其個人需要成為一個團隊,有的為錢、有的自暴自棄、有的對社會不滿…動機不太相同,卻令人有些傷感(可能因為片長關係被剪接,許多角色故事性不夠清晰連貫)。

28歲公車司機邱俊生(林哲熹 飾演),他心急躺臥病床的阿嬤醫藥費沒著落加入綁架集團,負責開車,心繫阿嬤而常常吵著要去找她,甚至請求讓阿嬤意識一起住進載體,算是少見的孝孫。

20歲離家出走女孩王庭(王淨 飾演)無家人關愛,做甚麼事都不在乎,負責引誘兒童,口頭禪是「臭婊子」。(她口口聲聲想死,人格意識遭迫害時卻不想死?)

50歲生意人廖志輝(陳以文 飾演)鋌而走險想要賺很多錢照顧家庭與家人,拿贖金時身手俐落出手殘忍,竟殺死大頭仔和手下一票人,口頭禪是「阿你白癡喔」。大學生林子平(劉修甫 飾演),負責聯繫團隊和禁錮兒童,不清楚加入團隊企圖。(博士原本說明子平意識尚未上傳進入光軒載體,卻在末段出現於光軒腦內?)

第五個乘客是許明哲(周群達 飾演),會在光軒載體中出現他的人格來運籌帷幄,但只有在末段秀出模糊面孔。許明哲是統籌綁架案的大boss,他會綁架兒童與下列這段聖經經文有些關係。

王警探找到大學生林子平的秘密基地,看到聖經經文(申命記 17:1):「凡有殘疾,或有什麼惡病的牛羊,你都不可獻給耶和華你的神,因為這是耶和華你神所憎惡的。」


許明哲的女兒是個殘疾兒童,這就是綁架集團特別找殘疾孩童的原由。許明哲認為殘疾兒童活在世上太痛苦了,他殺了自己的女兒(王警探猜測,事實不明),又綁架與殺了其他人的孩子。

有殘疾的兒童常不會被社會接納,於是許明哲當起神來掌控他們的生死,自認如此即能終止這些孩童的苦痛和折磨。不過,仔細看看這些被綁架的兒童,有的是因耳疾戴助聽器,有的是社交障礙的自閉症,(沒被綁架的紫藤則是臉上有白斑)。

嗯,感覺不像肢障、視障、聽障或多重障礙那般嚴重啊,所以到底許明哲女兒究竟是得了甚麼疾病(又怎麼死的)未明說,真是一處敗筆,這可是引發惡魔作案的主要動機啊。(我也疑惑王警探的左邊義眼為何沒有聯繫到劇情中,文末幫他做了聯結)

綁架兒童的魔王兩年來犯案數起卻未被偵破,此次會被積極處理,是因為綁架了連警察局長都要鞠躬哈腰的大官郭晉德的兒子郭正,嘲諷意味濃厚,一般平民百姓家的兒童失蹤,若沒有遇到積極警探和媒體助攻,或許只能自求多福。

如同劇中警察所說,綁架殘疾兒童案的凶手不是中邪就是變態,這句話的確對身心瘋狂的許明哲下了最佳註解。

又如王警探所言,這些罪犯的養成,身為社會一份子的我們都有相關責任(殘疾兒童不被接納、兒女不被家人所關愛、老人醫療費用過重…)。許多事情置身事外、輕忽、冷漠、自私的結果,就是全體民眾要付出沉重代價(王警探終於道出同為殘疾人士的感同身受了)。

尾段,陳光軒又被救回來,也許是他本人,也許是另一個人的人格意識~吧!?

相關文章


本期焦點-【v.800】 2021/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