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緝魂》:殺身祭奠,以魂易魂


《緝魂》從劇本到特效、妝髮再到演員都相當到位,尤其是飾演阿超的張震氣場十足,就連坐在輪椅上都能藉由眼神與表情將人帶入他的情緒裡,凌厲眼神與微顫肢體都要人相信他正拖著重病的身體辦案。

備受矚目的新生代導演程偉豪改編自作家江波《移魂有術》的新作《緝魂》,其實和去年同樣風格類型的《緝魔》有著異曲同工之妙,魔與魂沒有真正出現實體,而是成為一種意象的存在,用以暗示著觀眾劇情的走向,或者真相。如緝「魔」明指著的是殺人魔高俊偉、肖一銘兄弟,暗指著的則是溫子昇、韓雪甯兩人各自想要消滅的心魔;《緝魂》裡阿超與阿爆所追緝的其實不是人而是「魂」,不管是導演盧豐淵還是導演程偉豪,他們都不約而同的企圖透過魔與魂的意象來傳達對生命的想法與提出可能。《緝魔》讓兩位主角被心魔困住,查案的過程與結果就像是與心魔的拉扯對抗,「無論過去經歷了什麼,都應該要爭取重新開始的機會」是其理想;《緝魂》則是提出「以魂易魂」好延續生命的可能性,未來、甚至近未來將會有某種醫學技術能讓人的靈魂、意識轉移到別人身上、成為那個人,用新的軀殼、舊的靈魂「重新卻繼續」活著,可同時亦對這樣的可能性提出質疑,「轉移複製的靈魂還是原本的靈魂嗎?」的假設值得思考。

雖然我說《緝魔》與《緝魂》有著近似的概念,然就成品來說《緝魔》是完全比不上《緝魂》的。《緝魔》立意很好卻慘被劇本以及剪接拖垮,而這兩者恰好是我認為《緝魂》成功的關鍵,或許是有了前部同樣是犯罪驚悚類型電影的《目擊者》的經驗,導演程偉豪這次在可說是更顯穩重且細膩,處理人物關係與敘事上有條不紊,絲毫不會讓觀眾有搞不清楚狀況的時候,如這類型電影最需要的就是扎實的劇本,雖然離《佈局》般的精采還有段距離,也不曉得改編《移魂有術》多少,不過《緝魂》不論是前半段的偵查過程,還是後半段的幾次翻轉,都確實超乎本來的期待,有許多時候是沒有預料到的發展,我覺得「比預期好」、「沒預料到」是這種類型電影最重要的部分,特別是最後的結尾,儘管看到後來快結束的時候有稍微猜到,但還是有小小驚呼一聲,整體來說是部水準之上的犯罪驚悚電影。



「殺身祭奠,以魂易魂,娑婆迷魂,往生淨土。」

緝魂》最聰明的設計是,它險些讓人以為電影發展會與怪力亂神有關,從開場的王氏集團創辦人王世聰遭人殺害,導演程偉豪就一步步的誘導觀眾去往邪教、詛咒、儀式等超自然的方向想,傭人王媽與王世聰妻子李燕的證詞、房裡的監視器畫面、王家內部不為人知的醜事,種種線索都將結果導向是王世聰前妻唐素真的詛咒,王世聰的問題兒子王天佑就是殺害王世聰的兇手,母子倆生前信仰著邪教、對王世聰恨之入骨的幾點都像是證明了他們的可疑,房裡散落的書籍與發生在李燕身上的不思議轉變與現象,彷彿都告訴觀眾唐素珍的靈魂佔據了李燕的身體成為了她,和王天佑在偵查室的「母子重逢」的戲碼感人肺腑、道別完後的李燕昏厥活像是被附身結束的模樣,更教人幾乎不會去對這樣的「結果」產生懷疑,事實上就算電影真是邪教、詛咒作祟似乎也能成立,但真要是這樣做結非但無趣單調,還可能被人吐槽一番,如這樣類型的電影觀眾最期待看見的不外乎預料外的劇情發展,對於這點導演程偉豪也明白,於是從中間開始電影分為二,後半段就不與超自然有關,而是以科學的角度來去分析,可厲害的是即便這樣,《緝魂》還是有辦法將超自然與科學牽扯在一塊談,只要靠「情感」去調和就行,讓詛咒也好、醫學技術也好,都是基於人對人的情感才發生的。

「那不過是活著人對死去的人的一種執念罷了。」

愛是種情感,恨自然也是。人可以因為各式情感來去做很多事情,就像唐素真與王天佑他們對王世聰的恨驅使著他們借助著超自然的力量來復仇,他們寧願承受身體上的痛苦、情願永世不得超生也要讓對不起他們的王世聰不得好死,而萬宇凡和阿爆也都各自因為深愛著王世聰與阿超做出錯事,萬宇凡協助王世聰進行開發RNA修復技術,誘騙李燕成為受試著,企圖將重病的王世聰大腦複製移轉到李燕身上,好達到所謂的「復生」,不僅是能夠延續他的生命,好讓他繼續經營著王氏集團,更是完成了他想當女人的心願。阿爆從醫院得知這項技術,又隱約發現到萬宇凡與李燕(王世聰)的計畫,加上握有殺害王世聰的真兇不是王天佑而是李燕(王世聰)的證據,為了罹癌的丈夫阿超她寧願賭上所有、違背職責和兩人達成協議,她讓他們脫罪、他們則讓阿超接受RNA修復技術,萬宇凡與阿爆都知道這樣不對,但就是因為愛使他們犯錯,犯下與唐素真等人不同的錯,他們的執念或是主動或是被動的讓王世聰與阿超活著,可看著王世聰還有阿超,都讓人忍不住想問「這樣的他們還算是『人』嗎?」,會不會像唐素珍那些宗教書籍裡所寫的那樣,違反陰陽法則的人都將受到懲罰?他們四個人都將用不同的方式面對不同的苦。


「我有一個推論你聽聽看。」

可能前面有提到我覺得《緝魂》有條不紊,不會讓觀眾搞不清楚狀況,但其實我還是有小小的疑問產生,那就是假使王世聰移轉到了李燕身上,他成為了她的話,那麼在行兇過程被錄下的那段音檔又如何解釋呢?從錄音檔裡面可以提到李燕(新王世聰)要解決尚未斷氣的原王世聰、要他趕快讓出繼承權給第一繼承人的她,而原王世聰則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反抗,嚷嚷著「這是我的,不是妳的...」,照後來萬宇凡的說明是說兩人有共存了一段時間,表示這時間可能王世聰尚未完全移轉到李燕身上,在李燕的身體裡同時有著兩人的意識,李燕應該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逐漸被王世聰取代,既然如此為何她要殺了王世聰?李燕(新王世聰)要殺了原王世聰當然是想要趕快繼承財產,可對李燕自己來說她殺了人又沒好處,因為她不會知道王世聰與萬宇凡背後搞的事,所以說說話與殺人的人應該都是新王世聰才是,假使真是這樣知道自己計畫的原王世聰為什麼要抵抗李燕(新王世聰)殺掉自己、還留下關鍵性證據被警方發現計謀?再來的一點是,要是王天佑或是李燕(新王世聰)沒有殺掉原王世聰的話,等到原王世聰整個移轉至李燕身上之後,那剩下來的原王世聰的軀殼裡的會是誰?

撇除上述疑問不說,《緝魂》是近年來同類型電影的國片中最值得一看的一部,從劇本到特效、妝髮在到演員都相當到位,尤其是飾演阿超的張震氣場十足,就連坐在輪椅上都能藉由眼神與表情將人帶入他的情緒裡,凌厲眼神與微顫肢體都要人相信他正拖著重病的身體辦案,一場他在病床上與張鈞甯關於生死的對話使人心碎,然最讓我動容的,是本來以為只是小動作的她皺眉、他替她舒緩的親密動作,卻成了最後結尾最感動的安排。而飾演阿爆的張鈞甯這次的演出是我看過最不一樣的她,只可惜的是在張震面前她氣場被壓過去,許多表現都被對方搶走注目,只有同樣一場的病床戲有感受到她的爆發,論角色的層次與豐富度她甚至還輸給飾演要假裝成被唐素真附身、實際上已經成為王世聰的李燕的孫安可,吸睛度也低於張柏嘉林暉閔這對母子,以女主角來說是略為可惜的中規中矩。

作者:老子(OldMan) 【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本期焦點-【v.796】 2021/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