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俘虜》觀後感:大島渚播下種籽的驚世一吻


在電影《俘虜》中,大島渚其驚世駭俗、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功力更給了大衛鮑伊與坂本龍一兩人一幕禁忌之吻,這一吻流傳於世的速度及力量比電影本身還要猛烈強大。

俘虜》是日本著名導演大島渚1983年的編導作,改編自英國作家普斯特依真實經歷撰寫的小說《種籽與播種者》。《俘虜》這部作品就像《大國民》或《菊次郎的夏天》一樣非常為人熟悉,例如人人幾乎讀過《大國民》的影評或是聽過《菊次郎的夏天》的鋼琴旋律,但實際真正看過它的人並不多,《俘虜》即是如此,它的兩位主演大衛鮑伊坂本龍一是東西音樂才子,首次合作共演蔚為話題,坊間釋出的電影花絮中,坂本龍一甚至坦承《俘虜》是自己第一次演戲,直到開拍時他都不知道原來演員要背台詞,以為只要看大字報演出。

電影描述1942年的爪哇日軍戰俘營,被俘虜的英軍勞倫斯因諳日語,負責擔任日軍與英軍中間的溝通橋梁。某日,一名新的被俘英軍傑克(大衛鮑伊飾演)出現,其說話的方式與姿態吸引了日軍指揮官夜井上尉(坂本龍一飾演),夜井將傑克安插在自己的戰俘營內,戰俘營卻因為傑克的到來讓原本營內東西文化的衝突升級加劇。

俘虜》劇照

從《感官世界》到《愛的亡靈》,大島渚一明一暗的敘事與調度到《俘虜》是越加清晰,通常以表面所見的熟悉故事去勾勒更深層次的心理運動。故事表面層次上為戰俘營內文化的衝撞,實則在幾次衝突中隱含對日本帝國主義與集體瘋狂的心理做出根本的批判;電影又以夜井上尉與英軍傑克的關係為明,而日軍阿原與勞倫斯的關係為暗,在掙扎於自我和社會群體的歸屬慾望做出刻畫,更以電影中夜井與阿原從頭至尾的行為與內在的變化:一個渴望順應群體秩序表現漸趨失控、一個被個人情誼影響選擇違背集體秩序榮譽,彼此互為對照呼應。

在一些評論中,對電影裡日本演員與西方演員各自表演方法的差異也多次被提及,對於觀眾來說,很難不留意一個畫面同時出現西方寫實與日本外放的演技,難免不習慣,但有趣的是正因為電影聚焦在東西衝突上,兩邊不和諧的表演反而融入了劇情故事中,呈現了兩邊文化制度背後的脈絡與關鍵矛盾。《俘虜》之中北野武與飾演勞倫斯的湯姆康提演技較好是明顯不過,很多較為細膩的情感流動也都由他們傳遞表達;相對的,沒有銀幕表演經驗的大衛鮑伊坂本龍一大島渚似乎選擇了他們身上天生帶有的符號精神放入電影之中,他們的氣質自然為電影中的兩個角色代言,他們的形像直接成就電影中需要的兩個東西代表形像。

俘虜》劇照

而在電影《俘虜》中,大島渚其驚世駭俗、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功力更給了大衛鮑伊坂本龍一兩人一幕禁忌之吻,這一吻流傳於世的速度及力量比電影本身還要強大猛烈;但令人玩味的是,往往看過電影,真正會發現《俘虜》最讓人深刻被感動之處,其實不是那禁忌之吻,而是北野武最後用澄澈雙眼向勞倫斯重覆說的那句「Merry X'Mas Mr. Lawrence」,富含犧牲意義的話語以及其註定迎接的悲劇性。

大島渚的電影其實很佛洛伊德,藉著《俘虜》去察覺他過去的作品,他核心人性都有論及愛與慾望與犧牲;但也可以換句話說,以原始的性作為刻畫與挑戰的導演作品,大部分用佛洛伊德的理論來分析解釋容易說的通、也容易去理解那種人隱晦的心理動作。

台灣難得能一次在院線與影音串流平台看到大島渚的作品《感官世界》、《愛的亡靈》與《俘虜》,也難得有機會一聽坂本龍一所做的配樂與主題曲〈Merry X'Mas Mr. Lawrence〉的廬山真面目。對《俘虜》有興趣的朋友,不妨把握機會進戲院一觀。

作者:俘虜

本期焦點-【v.792】 2021/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