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金馬57《同學麥娜絲》:以為自己是一元,沒想到只是五角命


《同學麥娜絲》比《大佛普拉斯》還熱鬧。黃信堯導演的旁白在新作的存在感更強,除了各種好玩的元素大集合外,四個「角色」鮮明有趣,納豆、鄭人碩、施人帥和劉冠廷表現平均同等精彩。

「大爆炸前,可能只是一片混屯......」

黃信堯導演的《同學麥娜絲》,故事聚焦在四個常湊在一塊打牌的同學身上:有著導演夢的添仔、事業不上不下的電風、經濟拮据的罐頭、以及開紙糊店講話會結巴的閉結。劇情架構有些鬆散,沒有高潮起伏的故事主軸,只是透過鏡頭捕捉到這群人的一小段生命歷程。

同學麥娜絲》比《大佛普拉斯》還熱鬧。黃信堯導演的旁白在新作的存在感更強,《大佛普拉斯》只存在銀幕背後,擔任稱職的劇情介紹人。《同學麥娜絲》有一點點「偽」紀錄片的味道,刻意讓觀眾意識到導演就在鏡頭外。既是《唬爛三小》的延伸(《唬爛三小》是《同學麥娜絲》的創作原型),也說明這個故事之於導演,更為親近與私密(不像《大佛普拉斯》旁白的疏離)。

同學麥娜絲》有很多有意思的設計。例如開場字幕的人名被硬生生截斷,片名叫「麥娜絲」,人名就「麥娜絲」(減半)。開場人名的呈現方式,也可以是主角們看待自己人生的方式,不上不下,沒有更好也沒有更壞,看不完整(生命剛到中年)卻又彷彿猜得到未來可能的走向(即便只有出現半截字,觀眾都猜得出是哪些字)。

「明天(銘添)你想上我嗎?」
「今天就想。」

另外,陳以文飾演的高委員和鄭宇彤飾演的委員助手瓦樂莉,之前就有在《大佛普拉斯》出現過,這兩個角色身邊的人都有個特點,笑裡藏刀,高來高去。《大佛普拉斯》酸上流階級的奢華糜爛,《同學麥娜絲》繼續挖苦上流社會話術的高雅與文藝(虛偽與攻擊),偷情可以用香濃醇咖啡暗示、嗆聲可以模仿三流電視劇的台詞外加一抹調味的法文來展現階級。有趣的是,電影裡的「官啊(委員、市長)」都在廁所喬事情,暗諷這些政客私下行事都是屎尿(排泄物),高級不到哪去。

此外,《同學麥娜絲》片中有三場夢境,添仔夢到自己在導戲、罐頭夢到AV男優加藤鷹親自授課、閉結夢見死去的「顧客」來紙糊店視察產品。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夢境多少會呈現出人們潛意識裡的渴望。添仔在夢裡導戲的語氣很專業,但現實人生卻是對戲劇的專研不如罐頭深入,對客戶總是低聲下氣百般妥協。罐頭夢到加藤鷹,出於對外表的欠缺自信,希望加藤鷹的「金手指」可以讓他成為萬人迷(或讓自己心儀的校花刮目相看)。至於單純善良的閉結,現實生活講話結巴,到了夢裡說話立刻變得流利,暗示閉結在另個世界,或許才會如魚得水。

一部電影能否引起觀眾的共鳴,除了各種好玩的元素大集合外(《同學麥娜絲》幾乎每五分鐘一個哏,有時候覺得太有趣太好玩,有時候又會覺得這些創意有點喧賓奪主),也跟電影的「角色」有關。《同學麥娜絲》的「角色」鮮明有趣:添仔是懂得把握機會的人,從他幫市長拍廣告時,頻頻恭維與拍馬屁的模樣,我們大概猜得出來這人的身段能屈能伸,懂得扮豬吃老虎。當機會送上門,添仔自然不會放過,一開始說自己會「傾聽」(聽話),後來接手「導戲」變成「明天/銘添會更好」,把每個場子都變成自己想要的模樣。添仔這角色寫得好,在於他從頭到尾沒有翻臉不認人,就算取得更多的權力,依然繼續跟高委員合作。他在造勢場合上說「傾聽」(高委員的意見),高委員則是疾呼「明天會更好」(添仔的意見),暗示兩人即便內心互有疙瘩,卻也懂得給彼此留後路不製造更多的敵人。老同學看添仔,覺得他自私與無情,但添仔不過是想把自己的人生導成一部賺大錢的賣座電影罷了。

「大家都知道你能力很好,但你的能力好到讓人難堪。」

電風跟添仔是個對立面,電風能力好,添仔會做人。能力好的人在職場上會被嫉妒與紅眼,懂得拍馬屁的人則是步步高升。電風有個停車位,窄窄的,停一台車勉強剛剛好。那個停車位就像電風的人生寫照,過得去但手腳施展不開。電風就跟大部份的人沒什麼兩樣,年輕時候有很多抱負與憧憬,可惜原則太多或是不懂做人,機會被他人給一一搶走。電風的主管跟他是老同學。主管的名字叫「梅益源」,聽起來像是「沒一元」,年輕時同學們給他取了個「五角」的綽號。多年過去,五角早已不是五角,但電風依然是電風,轉來轉去嗡嗡吹,沒能變成冷氣,繼續過著平淡(又有些焦慮與心有不甘)的生活。

(底下有關鍵劇情,請斟酌閱讀)



「仙女下凡,一切都會被打回原形,失去了距離,也就失去了美感。」

罐頭在戶政事務所工作,探訪不同階級的人。某次查戶口時,發現學生時代暗戀的校花如今是性工作者。罐頭想要跟校花求愛,但又對自己外貌沒有信心而不敢追求,好不容易鼓足勇氣向對方告白,卻在關鍵時刻落荒而逃。逃離現場的罐頭在大馬路上哭成淚人兒,他的淚水是明白兒時閃閃發光的人,如今變得跟他一樣黯淡。生活不只折磨了自己,也折磨了他的女神。麥娜絲象徵罐頭對美好生活的想像,如果連這分嚮往都變得黯淡,那人生還能怎麼過下去?

話說,《同學麥娜絲》有一場戲對我來說實在有夠曖昧,罐頭在夢中與麥娜絲發生關係,夢醒後,見到加藤鷹前來拜訪他(夢中夢),並且親自授課,讓罐頭學會「金手指」的奧秘。罐頭在電影裡有一直表現出對校花的愛戀,甚至做了春夢,但他和麥娜絲在現實生活並沒有發生任何親密關係,加上罐頭開場未久就在三溫暖自殺未遂、他在夢裡被加藤鷹教導(玩弄)他「握緊」的手心,對方還因此手部高潮...害我忍不住猜想:罐頭是深櫃同志嗎?他的夢境其實不是在意淫校花,而是加藤鷹?!

四個主角最討喜的人物莫過於閉結了,一個單純善良的好人。電影開場有陰陽眼的閉結看到「老李」(陰間使者)一幕,觀眾大概就猜到他可能的結局。只是結局一刻真的來臨時,我還是有點感傷。閉結這個角色讓會我想起《大佛普拉斯》的肚財。黃信堯導演在這兩個角色身上都投注了大量的溫柔,他讓肚財吃飽飽了才上路(加菜的雞腿),也讓閉結找到幸福(可依靠的對象)才上路。閉結這個角色的體貼,在於他橫跨生死兩界,為生者付出(阿嬤與同學)也為死者付出。這個世界因為有閉結的存在而變得更美好一些。講到這不得不提本片我最喜歡的女性角色:王彩樺飾演的阿月。她和閉結的愛非常動人,閉結想什麼她都懂,語言有時候會騙人,但心裡的話最是真實。阿月從跟閉結認識的第一天起,就不是在看對方的外貌(或身家財富),而是內在的靈魂。導演安排阿月這個角色,不只是讓閉結在生命的尾聲體驗幸福的滋味,更是因為阿月的存在讓他的枉死得以瞑目(阿嬤有人可以幫忙照顧)。

同學麥娜絲》之於我的缺點:我不太喜歡片中幾場性愛畫面,總覺得有拖慢電影的節奏、我也不那麼喜歡影片過度依賴旁白才能把概念說得清楚,例如片尾的房地產風格廣告,導演若沒有解釋,我可能會猜不出它所代表的意義。矛盾的是,儘管覺得旁白有點講太多講太仔細,但我又很愛黃信堯導演的聲線與口條(目前還沒聽膩),大部分時間仍會被導演生動的旁白勾起或笑或哭的情緒。

另外,我很喜歡《同學麥娜絲》的結局,黃信堯導演特地在結尾入鏡(從鏡頭後方跑出來踹添仔),既是讓電影有「實感」(讓我想起《我們的青春,在台灣》,導演成為自己作品的一部分),卻也更凸顯影片的「假」(畢竟都是熟悉的演員演出)。黃信堯導演踹添仔這場戲也讓我想起《海角七號》開場的「去你媽的台北」,帶有怒氣,彷彿兩部影片的導演都透過戲劇來宣洩他們對某些人或某些事的不滿。

如果電影裡的麥娜絲代表的是生命的美好想像,那麼添仔代表的便是成人世界的「現實」。《同學麥娜絲》片尾,導演與電風等人對添仔一陣拳打腳踢,不是因為添仔跑去選立委,而是感嘆老同學已經徹底變得「現實」。只是這樣大快人心的情節通常只會存在電影中,電影外的現實世界,人們常常無力抵抗看不順眼的人與事,只能把苦往肚裡吞,無奈地承認(接受)不懂做人不懂拍馬屁欠缺才華或機運的自己,不過是一隻飛不起來的雞。

最後,今年金馬獎的男配角入圍提名作品中,我只剩下張少懷的《》還沒看,單就《同學麥娜絲》的納豆鄭人碩、《刻在你心底的名字》的戴立忍和《無聲》的金玄彬比較,我個人比較偏愛戴立忍金玄彬,前者戲份少但戲感足,後者角色戲劇性強,很有渲染力。至於納豆鄭人碩不會不好,可惜《同學麥娜絲》的四個角色表現平均,沒有誰特別突出與搶眼(施人帥和劉冠廷的演出也是同等精彩),少了讓人更驚豔的力道。

作者:香功堂主 【香功堂】

相關文章


本期焦點-【v.784】 2020/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