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高跟鞋 經典數位修復》:歪掉的母女情結再扳直


故事講的是一對母女複雜的情結,就是這樣而已;但阿莫多瓦不會「就這樣而已」來說故事,他用自己擅長的手法:黑色幽默、性議題、亂倫、諷刺等,來講電影《高跟鞋》。

如果說每個作者性格強烈的電影導演在他的作品裡都有符號母題,那麼《高跟鞋》(重新上映片名《高跟鞋 經典數位修復》)會讓你聯想到甚麼?尤其是一隻帶著槍把的高跟鞋?

阿莫多瓦作品有點認識的人或許認同一點,阿莫多瓦的表現主義很強烈,他要想說的都毫不保留地在電影裡每個角落呈現出來,包含劇情、角色設定、對白、攝影、服裝、美術、甚至於在片頭裡,《高跟鞋》也不例外。




故事簡單說,講的是一對母女複雜情結的故事,就是這樣而已;但阿莫多瓦不會「就這樣而已」來說故事,他用自己擅長的手法:黑色幽默、性議題、亂倫、諷刺......等,來講《高跟鞋》這故事。所以,你或許可以再這樣說:這是一個對早年親情歪掉的母女,多年之後,雙方再試圖「用自己的方式」,來找回失去的那分愛的故事。

敘事從回溯開始,小女孩蕾貝卡有一個歌手紅星的媽媽,可惜媽媽感情世界複雜,讓蕾貝卡心理蒙上母親會被「那個叔叔」搶走的陰影,即使年幼看似天真,那個保護媽媽的強烈意志讓人不禁毛骨悚然,看她做了甚麼好事:小蕾貝卡好可怕。




蕾貝卡(Victoria Abril 飾)長大了,她是新聞主播,有一天與回西班牙定居的紅星媽媽(Marisa Paredes 飾)重逢,兩人相擁而泣,感情深厚溢於言表,不過,這只是暴風雨來的前夕,光怪陸離的事件從她們去看一場變裝秀表演後才正式上演:蕾貝卡跟媽媽舊情人結婚、舊情人對媽媽藕斷絲連、蕾貝卡對變裝男產生戀母情結、雷貝卡的老公被槍殺、人到底是誰殺的、變裝男另有其真實身分、真實身分其實還有另一個分身......天啊!阿莫多瓦你嘛幫幫忙,這般環環相扣的情節讓主角的情緒隨著劇情推展而緊張起來,觀眾也是,陷入一團迷霧,但似乎又看出些端倪。

這些情節(plots)正是阿莫多瓦的手法,但敘事核心還是在「蕾貝卡你到底想幹嘛?」,而這也正是母親對蕾貝卡的疑問,觀眾當然也想知道,但目前為止我們只知道的是「蕾貝卡真的怪怪的」。

看《高跟鞋》除了閱讀故事文本之外,還可以瞧瞧阿莫多瓦的個人風格,那些外顯在元素上的風格是明顯可見的,例如他喜歡來一段現場歌舞(印度寶萊塢style,是嗎?)、他用色大膽而鮮明:母親的紅、高跟鞋的紅、女囚犯穿的像馬戲團般的五彩繽紛、片頭裡安迪霍爾風格的普普藝術表現、他喜歡變裝:不只人妖秀,還有易容術、他的性愛劇情很直接而「有趣」、黑色幽默把「謀殺」這件事的犯罪、恐怖成分降到最低。

《高跟鞋》有一場戲是我個人偏好的,那就是蕾貝卡播報謀殺案的新聞攝影現場,透過角色的互動,宛如一場精采的相聲,筆者林老師曾在電視台混了近二十年,阿莫多瓦對媒體煽色腥的諷刺,我可是看的再清楚不過了(哈~)。

電影結尾當然也要交代故事的結論,我們再次看到了高跟鞋這個母題,而蕾貝卡講開了塵封多年的內心話,母女情仇冰釋化解,故事在溫暖的音樂中結束,畫面FADE OUT。

沒有看不懂的晦澀劇情,沒有欲言又止的設計,阿莫多瓦要說的故事就是如此清清楚楚,好玩又有趣,這樣形容感覺是去了一趟兒童樂園,但《高跟鞋》真的給我這種感覺。

喔!差點忘了提一件事,負責《高跟鞋》配樂的是教授坂本龍一喔!

作者:林政賢(北投社區大學講師)

本期焦點-【v.783】 202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