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惡之畫》──魔由心生!


一位長年浸淫在繪畫教畫,對藝術堅持,卻對邪惡人性天真看待的中年畫家,引爆一連串加害者、受害倖存者、受害者家屬、司法、媒體的大亂鬥,是否「藝術歸藝術,犯人歸犯人」?是導陳永錤丟給所有觀影者思考的一個命題。

電影反映人生,而人生離不開國家、社會、家庭、個人與群體,自然也就離不開政治的影響,離不開對於親情、愛情與友情的描繪,不管你願不願意接不接受;而身為社會觀察者的創作者的電影人,自然有著比一般人更敏銳的觸角,去剖析探討一些具有爭議性的社會議題,並藉由作品為自己,或他關心的社會弱勢群體發聲,進而去影響改變社會主流大眾的觀感與立場。

這其中以政治最為錯綜複雜,影響層面又最為廣大,政治可以影響立法,立法可以影響司法,而近年台灣政治一味高舉著民主人權的大旗往前衝,卻忽略了台灣與歐美國家民情不同的差異,其中最為人詬病,就是那些無差別殺人的現行犯,在媒體廣泛報導教育下,多數都已學會以「罹患思覺失調疾病」為由,作為逃罪避重刑的藉口,法律原本做為弱勢受害者最後一道保護防線,是民心最後的仰賴,但偏偏活在高樓裡的司法官,卻恪守冰冷教條,屢屢做出與民意背道而馳的審判,枉顧社會人心的道德常理。

當決定善惡定罪的法官,做出的司法判斷,保護的不是弱勢受害人,而是作奸犯科的加害者罪犯,輕忽大眾長年累月的積怨時,司法、社會輿論、與道德標準的隔空交錯相互拉扯,便愈演愈烈!既然保護不了好人,無路可走的受害者,「以暴制暴的非法正義」就隱然浮現,而身為政府高層以尊重司法、沉默以對的態度,更增添了受害者家屬的憤怒,也只有當漠視民意的政權,因這些長年累積而成的民怨而逆轉時,改朝換代後的人民,才有機會從權貴手裡拿回話語權。

這幾年,網軍空戰的威力,如何反過來影響政治選舉成敗與社會輿論風向,成效大家有目共睹,只是就算民意如流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但全球不分東西方,在現行民主國家一人一票的選舉體制下,佔全人類最大多數的愚民,成了左右國家政權的主流,心機政客透過了煽動的言行,輕易地擄獲迷惑愚民的心,全世界就陷入了無止盡的惡性循環。




東明相、黃河、劉品言洪都拉斯王真琳與林志謙領銜主演的電影《惡之畫》(The Painting of Evil),導演陳永錤藉由作品中在監獄習畫受刑人的一場公開對外展覽,透過本片中最關鍵的事件啟動者,一位長年浸淫在繪畫教畫,對藝術堅持,卻對邪惡人性天真看待的中年畫家,引爆一連串加害者、受害倖存者、受害者家屬、司法、媒體的大亂鬥。

只是當司法、媒體、旁觀者與主流愚民背後,有其各自的盤算與論點,都不是那麼可以全然信賴時,當一則單純事件,滲入了藝術教化、商業算計、媒體加油添醋、複雜人性、親情人心,與司法定罪等元素後,誰的意見與觀點,才是代表正義的一方?誰有權力任意批判它人?即使他們是萬惡不赦的殺人犯?該不該回歸當初單純的想法,讓「藝術歸藝術,犯人歸犯人」是導演陳永錤丟給所有觀影者思考的一個命題。

電影《惡之畫》故事中的中年畫家,在監獄教導受刑人繪畫,背後的根據是獄方與畫家,相信受刑人的品性,將可以透過「藝術治療」的形式,達到一定程度陶冶品性教化人心的效果,只是片中他遇上的是一位冷酷無情狡猾兇狠的隨機殺人犯,人性的複雜與糾纏因人而異,中年畫家只是因為驚豔於他畫中展現的潛力,基於愛才惜才的心理,便著了魔似地,天真想為他與其它受刑人辦一場公開畫展,可能只是藝術家「好東西要讓更多人知道」的單純想法。

他既不曾花點心思去了解這些殺人犯的背景,也忽略典獄長的重大提點,還大喇喇地為這些一般社會大眾唾棄不恥的殺人犯親自繪製個人肖像畫,然後高掛在畫廊公開的場合,這麼高調的吹捧受刑人的展覽,經過媒體報導與宣傳過後,看在憤怒的受害倖存者與受害者家屬眼裡心中,會引爆怎樣的社會輿論可想而知。

但整起事件的背後並不是那麼地單純,還有一心看好中年畫家作品市場賣價,畫廊女老闆的心機盤算,還有面對媒體煽風點火引爆的言論,馬上避之唯恐不及的典獄長,以及懷恨在心的受害倖存者、加害者家屬面對的社會壓力,在在都讓人觸目驚心,新銳導演陳永錤藉由一幅畫引爆社會各方爭議,卻在過程中讓觀眾看到了畫家、典獄長、畫廊女老闆、受刑人加害者、受害倖存者、受害者家屬、司法與媒體的多重面貌與心思,不管是天真還是老謀深算,入魔的人心都讓人看得坐立不安,最後導演又巧妙地以一幅多年前佚失的畫,作為出人意表的轉折與收尾,看到最後的觀眾可能了然於心,也可能如陷五里霧中,一如導演在特映會前的短暫談話:「一部電影作品問世後,不管之前有多努力籌備費盡心思,也要安然面對觀眾看完後的所有評論。」




以2007年電影《練習曲》成名的聽障演員東明相,經過這些的沉潛,本身也蛻變成了一位畫家,找他來詮釋片中的男主角,一位有潛力但不得志的中年抽象畫家許寶清是很棒的選角,他也將片中一心沉溺在藝術天地,卻不知世間人心危險的畫家,從單純到世故,從天真到入魔的心境轉變,詮釋的恰如其份。




而以《紅衣小女孩》獲得第18屆台北電影節最佳男主角稱帝的黃河,飾演隨機殺人犯周政廷,在片中的戲份不多,從造型到眼神再到臉部表情肢體語言,演出十分精準非常精彩,他飾演的角色從人到畫,精準地反映了本片片名《惡之畫》的意涵,片中他周遭的人們,因他與他的畫而魔由心生,都讓人看得不寒而慄。




2002年十四歲時,與曾之喬組成女子歌唱團體Sweety出道的劉品言,如今已蛻變成輕熟女,遊走在影視圈,挑戰多種不同的角色,這回在《惡之畫》中飾演一位一切以商業利益最優先的畫廊女老闆,為了取得獨家代理權不擇手段,盡展精明女人的風采。

另外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兩位新演員,《最乖巧的殺人犯王真琳在片中飾演受害倖存者,在那場隨機殺人事件中失去了男友,自己也成了半殘;與《五月一號》林志謙在片中飾演加害者周政廷的弟弟,事件過後失去了父親,也飽受街坊鄰居的惡言霸凌,兩人將片中演出一爆發一壓抑,但內心都受到極大創傷的受害倖存者與加害者家屬心境,表現得十分到位。

電影《惡之畫》即將於2020年9月18日在台上映,關心隨機殺人死刑犯社會議題的朋友,千萬別錯過這部充滿省思的精彩小品。

本期焦點-【v.776】 2020/0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