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Netflix《鬼滅之刃》觀後感:符合現代浪漫的大正劍客浪漫譚


趁《鬼滅之刃 無限列車篇》電影將在台灣上映的熱潮,跟風在Netflix追完了動畫26集,這部被譽為燃燒經費、口碑像旋風病毒一樣席捲網路的高人氣作品,讓人好奇它究竟有多好看?

鬼滅之刃》是日本漫畫家吾峠呼世晴2016年於《週刊少年 Jump》連載至2020年5月完結的作品,描述日本大正時代的山上普通人家,哥哥下山賣碳,返家後發現家人被鬼攻擊滅門,只剩妹妹存活,但妹妹卻也變成了吃人的鬼。在阻止妹妹吃掉自己之際,得到一個殺鬼獵人的幫助,經由對方引介,踏上成為殺鬼獵人並找尋能讓妹妹恢復成人的方法的旅程。

鬼滅之刃》主角炭治郎與妹妹彌豆子

趁《鬼滅之刃 無限列車篇》電影將在台灣上映的熱潮,跟風在Netflix追完了動畫26集,這部被譽為燃燒經費、口碑像旋風病毒一樣席捲網路的高人氣作品,讓人好奇它究竟有多好看?實際花了一周時間慢慢觀看後,發現有幾處令人頗感意外,而這些意外讓我對這部作品留下深刻印象。

第一,《鬼滅之刃》其實火紅的叫人不可思義,因為相比下,比《鬼滅之刃》更有劇情深度及細膩度的少年作品,現在也並不少,與以往像《神劍闖江湖》、《死神》、《火影忍者》或《進擊的巨人》比較,《鬼滅之刃》的人物故事與格局也顯得封閉和簡單許多;第二,劇情發展的時間與節奏非常的快速不拖沓,和熟悉的少年漫成長公式有些大不同,動畫第一集主角竈門炭治郎發現鬼的存在,偶遇鬼殺隊富岡的協助,決心要幫助變為鬼的妹妹彌豆子恢復回人,第二集炭治郎就和彌豆子順利找到了師傅開始學習殺鬼的技巧了,第三集炭治郎已經修練快2年,習得呼吸法並具備實力,可以參加鬼殺隊的考試出師了;第三,《鬼滅之刃》對於主角實力的成長和過往舊有的少年漫畫主線──強調主角與夥伴一路上實力的累積、越來越強、從零變成英雄救世主得到景仰的優越感,有著微妙的差異,《鬼滅之刃》反而多次強調主角內心的善良溫柔體貼和堅強,而通常在少年漫畫中,這種陰性特質的角色,通常不是擔當配角,就是負責動腦思考策略的輔助角色,偶爾才會有一話與他相關的主要劇情,但在《鬼滅之刃》中,擁有這樣特質的炭治郎成為故事中實力最強也最會動腦的主角。

鬼滅之刃》被稱為燃燒經費的19集對戰

不久前看到「鬼滅之刃為什麼爆紅?業界人士:我也不知道!」這篇文章覺得共鳴,也覺得有趣,在業界人士眼中,大概也不認為《鬼滅之刃》有多麼優秀,但它確實有一定爆紅的現象可以觀察,用文中所說「天時地利人合」確實不為過。《鬼滅之刃》的動畫化帶動這部作品火紅有一定關係,《鬼滅之刃》的動畫品質高且26集都維持穩定,特別是在19集熱血燃燒對戰蜘蛛「累」的戰鬥場面中,推波助瀾了《鬼滅之刃》的知名度。

鬼滅之刃》的戰鬥場面十分俐落,加上製作公司飛碟社(ufotable)的空間立體的CG效果與光影,搭配著刀劍的戰鬥,雖整體動作設計偏簡單,但成功給人符合直覺式的戰鬥印象,有著寫實立體與一氣呵成之感(砍掉鬼的頭就結束了),另外炭治郎角色各種水之呼吸的華麗招式,以浮世繪表現,在視覺方面又相當酷炫,加上梶浦由記音樂的製作聲光效果十足,一般觀眾都會被其戰鬥場景所吸引(個人是被善逸怕到極點的無意識瞬間拔刀驚呆了)。

而《鬼滅之刃》另一個吸引人之處,是前面提及它令人感到意外的地方,擷取少年漫畫常有的各個元素,卻又反其道而行。例如,一般少年故事主角描繪為了什麼而變強,實際注重的往往是變強的過程,主角故事的內核是為了滿足觀者成為最強的虛榮心,「為了什麼」都只是附加的好聽藉口與動機,但在《鬼滅之刃》中,情感是堆動主線和副線所有劇情的重要基石,尤其是為著他人著想的這種強烈情感,炭治郎投入殺鬼的各種行動,都是依附於妹妹彌豆子,揮舞著刀也是為了他人能不再經歷如同自己家人被鬼殺害般的痛苦,這分人與人關係的連結和共感,形成了其特別的魅力。

在《鬼滅之刃》中,鬼恰好是完全遵循自己慾望也只在乎自己感受的可恨生物,鬼不會群聚,更缺乏關係,而往往炭治郎斬殺鬼後,劇情會帶到一小段描述鬼還身為人時渴望與人連結的可憐,同時這些情感衝突的拿捏鬆弛有度,越到故事後期越能抓到輕重緩急,調度大多時候給人非常輕鬆,偶爾有些動人,這之中界線操作得宜,不刻意經營騙取觀眾淚水,是一部非常符合現代人對關係浪漫想像的作品,它呼應了現代人渴望一種對情感關係的需要與對自我內心強壯的期許及表現,在冒險動作的類型中,本作對情感掌握相當獨樹一格,或許也能視之為爆紅的可能之一,特別是在單一強調自尊與變強的少年漫畫已稍顯式微的現今,《鬼滅之刃》的備受關注,多少有碰觸到年輕世代的內心縮影,有打到主流的年輕世代渴望看到的故事吧。

作者:Angela

本期焦點-【v.759】 2020/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