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火口的二人》為了愛而跨越道德的界線


《火口的二人》以性愛來描繪人們心中的慾望與雙方對情愛的探索,原本為了繁殖而交配的生物本能,到了人類身上卻因為有了「愛」而變成維持伴侶之間的情感連結。

影評評價《火口的二人》是一部2020上映的日本限制級愛情電影,由荒井晴彥執導,瀧內公美柄本佑主演,改編自直木賞作家白石一文的禁忌小說,劇情講述聽聞前女友直子即將在十天後結婚的消息,離開秋田多年的賢治重回故鄉準備參加她的婚禮,兩人久別重逢,看著直子為了迎接新生活而翻出來的一本相簿,裡頭全是賢治跟她一絲不掛的黑白照片,也讓他們回想起過往跟隨慾望本能共度的青春時光。


火口的二人影評:在世界末日跟隨身體原始本能
一般來說,我們觀看情慾電影的動機與重點,比起真的對故事本身感興趣,應該更多是因為能在片中看到演員挑戰大尺度的裸露床戲,加上發行商總是以「大膽」、「全裸上陣」等標語來宣傳,使得觀眾多半不會抱持認真嚴肅,而是以「福利」的態度去看待,但事實上,像是《火口的二人》這種優秀的情慾電影在藝術層面上,卻能夠把裸露或性這種原本出自生物本能的原始慾望,當作是一個表示人物當下心境、傳達出無法用簡單言語表示情感的最好媒介。


火口的二人電影好看嗎?
相信許多觀眾對《火口的二人》的認識與對它的第一印象,都是去年在《2019高雄電影節》開幕式上,鬧出民眾大聲質疑韓國瑜:「為什麼《火口的二人》不能在中國放映?」的爭議。我們這邊先不討論那位民眾詢問高雄市長有關中國問題的目的,但光是從能讓人們心中產生「中國能否上映」的疑問,我想就能在觀影前預先得知《火口的二人》的裸露與性愛畫面確實有著「無法通過審核」的尺度。

也正是如此,導演荒井晴彥把《火口的二人》故事聚焦在瀧內公美柄本佑演所飾演的這對分手多年往日戀人身上,透過他們陌生又彼此熟悉的關係,在片中五天之內一次次對話、吃飯、睡覺、性愛等日常生活的相處過程,展現出這對久別重逢的情侶明知道女方即將結婚,但又因為回想起過往時光而逐漸舊情復燃,最後完全無法自拔地深陷情感、慾望與肉體的糾纏之中的矛盾,都成功讓電影跳脫許多觀眾心中會將情慾電影跟 A 片劃上等號的既定印象。


火口的二人的禁忌關係
火口的二人》以性愛來描繪人們心中的慾望與雙方對情愛的探索,整部電影層次感十足、在動與靜之間往掌握得宜的故事節奏,搭配沉穩的敘事方式、演員精采表現與既大膽激烈卻又優美的性愛場面,都非常巧妙的讓觀眾感受兩位角色的火花及內心的情慾流動,進而從對舊情往事的回顧與懷念,還有他們如何看待這段關係與自身過去、現在、未來的想法,建構出《火口的二人》整個故事關於人在受到外界因素影響之下,內心面臨糾結的主要核心。

在《火口的二人》這段婚前的最後兩人世界,觀眾能藉由兩人的性愛和生活看到他們對彼此的認識與了解,只有在對方面前才能毫無壓力展現自己的舒適感,但也正是如此,在電影中段透過對話得知平時互動就像一般情侶的兩人其實為堂兄妹之後,不僅讓他們的關係更為禁忌,這種來自社會倫理道德的枷鎖,也跟他們這些日子以來親暱互動產生極大的對比。


火口的二人劇情的設計
或許這就是《火口的二人》這部電影最有趣的地方,原本為了繁殖而交配的生物本能,到了人類身上卻因為有了「愛」而變成維持伴侶之間的情感連結和增進彼此親密與幸福程度的一種方式。片中兩人的話題不斷圍繞在婚姻之上,直子因為自己的子宮肌瘤而萌生想結婚的念頭,而賢治則在與直子分手後,因為有了孩子而跟新女友結婚,但到頭來,如同性愛重點還是在於「愛」,我們在挑選陪伴自己後半生的結婚對象時,除了許多現實等外部條件之外,是否也該以內心真實聲音作為最優先的考量?

有趣的是,就像是《抓住救命稻草的野獸們》人在生命遭到威脅時會有許多出自於本能的行為,《火口的二人》不僅以 311 地震過後不久作為故事背景,觸及所有日本人深藏心底的創傷,甚至還發生富士山即將在幾天後爆發,這個勢必會對全日本造成巨大衝擊的災難事件,為的就是讓兩人能夠跟隨最真實的自己,而此時,偷情、出軌或亂倫對他們來說已經不再是需要考慮的重點。


火口的二人的地震與火山爆發
火口的二人》前段以回歸過去瘋狂的青春來探討愛與婚姻意義,而後段聚焦在角色即將步入下個人生階段的改變與地震、火山噴發等大環境變化,不僅藉此帶出每次性愛時對過往的懷念,更以日本國民面對災難的心情,透過性這個最能代表身體的原始慾望,呈現人們在害怕、迷惘時多半會轉而追求自己最熟悉事情的現象。

導演在《火口的二人》最後把原本將跟愛人分別的五天期限轉換成另一種真正的「世界末日」,很巧妙的把「分手」與「災難」、「死亡」劃上等號,正是如此,賢治與直子在兩人封閉的小世界裡,面對外界環境與社會價值觀的崩毀,比起思考未來的生活,跟對方一起活在當下、讓身體跟隨「性」和「愛」這些出自於本能的反應,或許也是一種面對災難與死亡的一種方式。


火口的二人結局的含意
我想《火口的二人》最終想要傳達的思想,就是無論時間早晚,人的生命終會有走到盡頭的一天,而就如同知曉世界末日即將來臨一樣,我們在明白自己會死之後,又該如何運用、把握那些剩餘的時光?是要讓自己受到各種因素牽制,又或者拋開一切去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火口的二人》不禁讓我想到《天氣之子》中帆高為了拯救陽子而願意犧牲整個東京的選擇。到頭來,人的未來都是從現在的自己開始,如果連現在都無法掌控,那我們還有什麼未來可言呢?

那張貫穿全片的火山口照片,不僅象徵著兩人堂兄妹之間的禁忌關係,更代表著他們即便身處危險也無法輕易被動搖的愛,實在難以想像「我可以射在裡面嗎?」這句多半會被視為渣男的話,在電影最後由賢治說出會是如此的浪漫。「可以哦!」直子回應之後,我們可以隱約聽見從某處傳來「噴發」的聲音,但這又如何?只要最後能跟自己真心相愛的人在一起,世界末日似乎也不足為懼了。


火口的二人影評結論
整體而言,我喜歡《火口的二人》從原作者白石一文對東日本大地震的體悟與反思出發,透過人們在肉體和情感的強烈慾望,呈現出在面對無法抵擋的災難、外部險惡的現實環境,或是往後的未知人生道路時我們所應該抱持堅強、樂觀與勇敢的正向態度,都讓《火口的二人》整部片不再只是一部情慾電影,相當值得肯定。

看著片中角色對富士山噴發感到驚恐,對照到如今因為武漢肺炎而變得混亂的世界,確實在這個時刻,疫情的爆發擴散已經對我們生活造成不可忽視的影響,但身為這個世界的一份子,與其去過度驚慌害怕、搜刮超市的物資,我們能做的不就是聽從主管機關的指示,守好自身本分、並把握當下的時間與快樂嗎?如同約翰藍儂在越戰期間創造了:「不要作戰,要做愛!」的口號,或許我們看完《火口的二人》之後,也賦予「我可以射在裡面嗎」這句話更深層的意義呢!

作者:如履 【如履的電影筆記】

本期焦點-【v.753】 2020/0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