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失蹤的女孩:長島連續殺人事件》社會的標籤


一部2020在NETFLIX線上播放的美國懸疑犯罪電影,以真實發生的兇殺案件來包裝受害者的家庭關係、社會價值觀的檢視,電影真實地呈現出人們在被貼上「性工作者」、「失職母親」、「精神病患」等標籤後所受到的異樣眼光與不合理對待。

影評評價《失蹤的女孩:長島連續殺人事件》是一部2020在NETFLIX線上播放的美國懸疑犯罪電影,由莉茲賈柏斯執導,艾美萊恩湯瑪遜麥肯錫蓋布瑞拜恩主演,改編自美國真實事件,劇情講述瑪莉吉爾伯特(Mari Gilbert)的女兒夏儂(Shannan Gilbert)某天離奇失蹤卻不見警方有所作為,於是自行展開調查,循著女兒最後的蹤跡來到位於長島的門禁社區,因此迫使執法單位和媒體追查十幾起受害者皆為性工作者的未偵破謀殺案。


失蹤的女孩長島連續殺人事件影評:以偽紀錄片形式拍攝會更好
相信大家都曾在網路上看過這樣的社會實驗影片,拍攝者分別裝扮成衣衫襤褸和光鮮亮麗的兩種形象,透過在大街上向路過的來往行人們求助,來觀察不同的外貌是否會對路人停下腳步的意願造成影響?然而不管測試結果如何,我想拍攝這些影片的目的都還是希望引發觀眾對社會的重視,告訴我們關懷生活周遭的熱心,不應該被一個人的外在樣貌或身分給影響,而《失蹤的女孩:長島連續殺人事件》同樣也是如此。


失蹤的女孩長島連續殺人事件評價好看嗎
電影《失蹤的女孩:長島連續殺人事件》故事聚焦在 2010 年底,一位二十四歲的女孩夏儂離奇失蹤,母親瑪莉來到她最後出現的長島社區尋找女兒的過程,透過她這些日子以來在當地的經歷與所見所聞,帶出許多底層人士受到這個社會普遍存在的刻板印象與階級歧視影響,而無法在她們有需要的時候獲得應有幫助的社會現象,相信在真實故事改編的背景根據之下,都能夠帶給觀眾強烈震撼與影響力。

起初警方因為夏儂是一名應召女郎而認為她可能是因為經濟或家庭等因素離家,即使瑪莉多次到警局求助,也不願意積極派人追查她的下落蹤跡,因此錯過了尋找失蹤人口的黃金時間,直到夏儂七個月後,警方意外在附近「公園大道」旁的沿海沙灘上,陸續發現遭到棄屍的十多人遺骸,有些甚至已經死亡超過十年,這才終於引起當地警方與媒體的重視,開始往「連續殺人事件」的方向偵辦。


失蹤的女孩長島連續殺人事件的主題
或許《失蹤的女孩:長島連續殺人事件》尋找女兒、找出兇手的劇情走向讓它看似為犯罪懸疑類型,但實際上電影卻更偏向於劇情的描寫,非常真實地呈現出人們在被貼上「性工作者」、「失職母親」、「精神病患」等標籤後所受到的異樣眼光與不合理對待,無論是夏儂撥打 23 分鐘的報警電話,警方卻在掛斷後一個小時才到現場、瑪莉希望搜索女兒下落的請求遭到無視,或者因為夏儂遺體沒有像其他死者一樣被發現,社會大眾開始出現她可能因為其他原因而下落不明的輿論,都使得案件的發展更為嚴峻。

電影從瑪莉一家人的視角來觀看整起事件的演變過程,不僅以連續殺人案為觀眾塑造出懸疑驚悚感,也逐步揭開這個家庭的背景,明白夏儂自從12歲就離開、住在多個寄養家庭的原因。看著片中瑪莉跟她三個女兒之間關係與彼此的互動,描寫受害者家屬抱持一線希望的煎熬,還有在尚未確定自己親屬離開之前面對傷痛的方式,對比警方抱持消極態度使得案情毫無進展,甚至直到現在殺人兇手仍逍遙法外的情況,都能讓人深深感受到除了親人離開之外,人們的忽視所對這些家屬帶來的二次傷害。


失蹤的女孩需要我們重視
就因為如此,《失蹤的女孩:長島連續殺人事件》以真實發生的兇殺案件來包裝受害者的家庭關係、社會價值觀的檢視,甚至是管制社區的爭議,把電影核心主題鎖定在底層人們受到經濟、家庭等現實因素的限制,成為被大眾成為被歧視或刻意忽略的群體,種種無奈卻又無從改變的現況才更能引起觀眾去關注的動機,並給予我們更多能夠切入和深入了解的角度,我想這就是一部真實事件改編電影的價值與其最大的優勢。

或許因為案件還未偵破,《失蹤的女孩:長島連續殺人事件》沒有太多高張力的場面,把重點放在這些「失蹤的女孩們」之上,比起其他類似題材的懸疑犯罪電影要平淡許多,也無法像《李察朱威爾事件》、《黑水風暴》、《不完美的正義》、《重磅腥聞》等真實事件改編電影非常直接地把片中母親希望大眾能夠多加重視的目標傳達給觀眾,但即便如此,在有著影后艾美萊恩與曾在《兔嘲男孩》飾演猶太女孩湯瑪遜麥肯錫的情況下,兩人的表演依舊能讓我們被受害者的心境給感動,明白電影所要講述的主題,進而有去關注相關事件的動力,我想這樣就非常足夠了。


失蹤的女孩長島連續殺人事件影評結論
整體而言,拍攝紀錄片出身的導演莉茲賈柏斯(Liz Garbus)這次跟 NETFLIX 線上平台合作,推出《失蹤的女孩:長島連續殺人事件》這個看似駭人聽聞,卻沒有獲得民眾太多重視的連續殺人事件,並把故事聚焦在受害者家屬的心境描寫,確實能從片中對於「標籤化」的呈現感受到她社會議題的關注與重視。

但正是如此,導演的紀錄片背景與尚未解決的案件也讓整部電影居於片長過短、缺乏懸念與轉折的尷尬局面,就我個人來看,既然有著真實故事的根據,與其拍成典型劇情片來描述一起沒有結尾的事件,或許以偽紀錄片的形式拍攝來強調事件的真實性,同時彌補戲劇性不足的缺陷,我想應該會是更好的選擇。

作者:如履 【如履的電影筆記】

本期焦點-【v.753】 2020/04/06